男兒當入樽

甚麼才是最重要 [澤北榮宗]

此時南烈問他是否像以前教他一樣去教那些小學生,他說:「只要讓他們打得開心便成了。」南烈聽到這句後彷彿覺悟了,他昔日打球便是為了快樂,快樂才是他一直打球的原動力。

「男兒當入樽」眾角色十年後的樣子,你們有幻想過嗎?

「男兒當入樽」這部作品,可以說是籃球人必知的一套漫畫,即使這這套作品已經完結二十多年,但他的影響力仍有如當年一樣....

籃球=情人 [Kevin Deng]

籃球=情人

直到世界的盡頭…還是這麼喜歡…籃球 [Kevin Deng]

直到世界的盡頭…還是這麼喜歡…籃球

由仙道到木暮,不覺《入樽》20年 [仙道彬]

九十年代,是籃球盛世,那股風潮,極其誇張,走在街頭,全身啪鈕衫褲大搖大擺,鴛鴦AJ多不勝數,籃球場上人山人海,全民籃球甚至連足球也要讓開一邊!籃球旋風從何而來?你可能會先想起兩次三連霸的公牛隊,答案當然可以是米高佐敦這百年一遇天才征服世人,可是論影響力,其實有套漫畫不遑多讓;答案呼之欲出,沒有估錯,就是井上雄彥老師的《Slam Dunk》。

《SLAM DUNK》,井上雄彥給我上的一課 [天勾]

早前一個日本網站投票說,《SLAM DUNK》被選為最改變人生的漫畫,毫無疑問,這部經典注定流傳萬世。三井的浪子回頭、四眼哥哥與赤木的堅持……這些故事說過千次萬次,只是二十多年後,他們,還有你,還喜歡籃球嗎?對很多人來說夢想,就與那部漫畫一樣,伴隨著成長成為往事,特許的時間終了,成為只能懷念的回憶。漫畫中有一個角色,井上連他名字也沒提過,但他卻是堅持籃球夢到老的人,他彷彿告訴我們,夢想,可換個方式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