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

不經不覺就四十 [仙道彬]

入樽之王昔日表演,如烈酒衝擊喉頭,是官能刺激,一剎那的快感;今日男人四十仍在場上戰鬥,卻是暖冬一晝,在家閒坐而沏壺好茶,入口回甘,餘韻無窮,飲着飲着,自會想起昔日球場點滴,而不覺歲月如梭,自己也頭髮漸白,再非少年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