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極力講故

Steve Kerr 和他的父親

一個生命對另一個生命的影響難以抽離的量化,我們只能後設地回看,然後嘗試將一點一點連成線,嘗試在衆多交織難纏的生命線中找出一些關連牽引。但我們能夠知道和肯定的是,擇善固執,總不會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