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

九十後球痴,不幸中NBA毒,樂意和大家分享毒癮。 FB Page:十人追一球
40 篇

殘存未必絕路,兵敗卻如山倒 [安迪]

騎士隊是如何橫掃整個東岸,很簡單,防守上對持球者的大量包夾與施壓,進攻上就是LBJ與三分球。這是LBJ多年來習慣的套路,不論他初處克里夫蘭,後往邁亞密抑或如今重臨克里夫蘭。東岸一眾單打好手,波士頓的Thomas、多倫多的Lowry與DeRozan雖然都曾經有出彩的表現,但始終沒能夠逃過騎士的鐵蹄,也沒能夠阻止騎士在三分線上的火網。然而,就西岸來說,在戰術的豐富度與實際陣容深度都比起東岸要好得多,波士頓空有戰術卻沒有陣容,熱火有陣容而欠缺戰術,西岸一眾球隊,都能兩者兼顧,對於LBJ與騎士來說都是難以用舊模式就能應付的。

浪花小,雨點大 [安迪]

Shaun Livingston 2012年效力過騎士、Marreese Speights 2012年效力過騎士、如今勇士助教Luke Walton 在2012年也效力過騎士,以球員身份、Richard Jefferson在2012年和2013年都是勇士隊球員。更不用說偉大的影帝Anderson Varejao了,所有人都以為他要在騎士退役,他就變身成勇士了。 這樣的比賽,就像你出席前度的婚禮,放眼過去都是熟人,又有種說不出口的怪異。

勇士騎士決戰前瞻 [安迪]

又一年,LeBron James與他的隊伍以輕鬆的姿勢輾過東岸所有對手。同時,這一年,他身邊的是健康的Kyrie Irving和Kevin Love,配上首次出現在總決賽的火槍手J.R. Smith和Channing Frye。圍繞著這五人的新騎士陣容,在過去的季後賽比賽中刷新了季後賽的三分球紀錄,當中Kyrie的高效表現與Kevin Love的復甦都令人認為他們會給衛冕隊勇士帶來不少壓力。

Western Conference Finals Game 7, A Game To Remember [安迪]

先要再次強調,即使身為勇士迷,但在兩軍對壘前我是較為看好雷霆隊的(幸好我沒有以吃掉整張桌子之類作為賭注)。最終,整年來都在創造歷史的勇士隊,又再寫下一段足以改變日後籃球發展走勢的歷史,而這兩場比較也是季後賽鮮見的「浪花兄弟」式比賽。

甲骨文之役,勇士雷霆最後一戰 [安迪]

剛過去的Game6可以說是歷史上最純粹的個人投籃表演,勇士最後時刻的防守自然是無可挑剔,Iguodala、Barnes、Draymood三人針對Durant的小組式防守,讓後者的手感只存在於中距離位置上。但是若論到扳平功成的英雄,我們還是要說Klay Thomspon。

勇士雷霆,不只是田忌賽馬 [安迪]

無論結局如何,這都將會成為一個詩史式的系列賽。

致Kobe Bryant(上) [安迪]

再有多一個20年,我們亦未必找到另一個Kobe Bryant。更重要的是,即使真的出現了,我們都沒有另一回青春去見證一個孤獨皇者的掘起,有的只是一個個老頭,去指責屏幕上的球員打得很沒勁,不像我們年輕時那個Kobe Bryant。

成名趁早 – Karl-Anthony Towns [安迪]

如果因為我在這一篇文章中,對木狼隊(Minnesota Timberwolves)狀元Karl-Anthony Towns的過份吹噓導致我日後被嘲笑的話,我極之樂意。

有一種籃球,叫Lamar Odom [安迪]

若果人生用分季來分,Lamar頂著「魔術師第二」的名號首次大駕光臨洛杉磯,自然就是春天。那時候,他才剛剛從自己夢魘一樣的成長階段中掙脫過來,從媒體的舌頭上感受到甜蜜,在他眼前的盡是一大片風光明媚,他可是真人版的「Freq」。他在處子戰中就砍下了30分12籃板3助攻2抄截2封阻的數據,然後又成為了NBA歷史上最年輕的三雙得主(這個紀錄後來才被LeBron James刷新),主場球迷在暇想,他們終於可以放聲說洛杉磯有兩支籃球隊⋯

Kyrie Irving的師父 - Rod Strickland [安迪]

Rod Strickland何許人也?90年代明星賽遺珠之一,然後當記者採訪他的時候,他沒有說甚麼失望之言,而是說:「入選的話我也不會出席。」這類說話除了聽起來酸溜溜之外,更顯得很不識趣,而這也是Strickland生涯的最佳寫照,他就是對整個聯盟的氣氛感到不適應。因此,即使他有著獨有的切入能力,加上足以媲美後來Jason Williams的華麗球風,更加是繼Mark Jackson之後另一位可以在John Stockton手上搶去助攻王的人,卻一次次的被球隊交易出去、失寵於聯盟。

上帝放漏了的配方 [安迪]

如果成功是不需要努力的話,以下一堆人不會成為一次次的遺憾,我不是說他們沒有付出過努力,所有能夠踏身NBA的球員,背後的努力絕對比只會玩2K...

被刪去的兩年 – Scottie Pippen [安迪]

或者,Scottie Pippen永遠也得不到一個中肯的評價,一個相稱的歷史地位。這時候你可以播放飛人陛下的一段廣告:''Maybe is my fau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