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之罪式誅心抹黑是連在籃球場上號稱“King”(帝王) 的LeBron James 也無從躲避無法倖免;那我們這些平民百姓怎能奢望自保不受抹黑污衊?


[抹黑的粗暴]

– 人的意圖(intention),一如人的心理歷程、體驗、感受等內在真實,是宇宙之間僅有自己獨個可以見證及確認。(1) 而當所有其他人都無從得知,那麼偽造、抹黑的空間即是無限大。

– 現世的資訊傳播環境也造就了偽造抹黑的粗野暴力 – 在Web2.0世界中,資訊量大爆發,網路民眾不可能有足夠時間與精力去了解每一個切實重要問題的箇中關鍵。

– 況且還有不少把持(被賦予)話語權、坐擁公共傳播力與大氣電波使用權的貪得無厭者甘願為物質利益作卑賤且危害他人之事(這些貪婪者通常是衣冠楚楚冠冕堂皇- 圖令觀眾不其然聯想「專業」/「可靠」)。即使明知助紂為虐特別罪孽深重,即使Hannah Arendt 的「平庸之惡」之概念已如文化常識;但甘願作齒輪來推動巨大壓逼奴役機器的人們還是有各式合理化方法(rationalization)來瞞騙自己,讓自己心安理得不自責。

– 仗着話語權行偽造抹黑之事是很低劣可卑,但實在粗暴有效又成本低(智能成本、物質成本俱低)。

– 粗暴- 看了抹黑即使不信,但海量的抹黑訊息無間斷全方位湧現難免令看官煩厭。數次看到被抹黑者與污穢訊息同時出時(co-occur),就足以讓人腦將兩者連繫(associate);之後再看到被污衊者,即使明知其無辜,腦袋還是會忠實地回溯(recall)污衊訊息的惡臭印象。所以即使不信,也會見效;即是信不信也見效,此之為粗暴。

– 低成本- 抹黑的dirty bomb(骯髒炸彈)已有既定範本,可工廠式低廉地大量生產。簡單如黄賭毒、精神病、性別、性向等污名行之有效,任何人、任何群體皆適用,甚至不加思索擲出來就可望收效。

– 在民風崇尚規矩與服從、團體與傳統的地方,具獨立思考、具獨立人格、不從眾本身就是罪過。而這些展示跟主流文化不同可能性的人們通常就是抹黑的目標。

– 有說成功就是最好的復仇 – 但若抹黑者了知博弈推演(game dynamics)因而着意滅絕往後一切成功可能性的話;這些被抹上渾身泥濘、散發惡臭的受污衊者往往要花費多幾倍力氣才有翻身的可能。

– 而正因如此,絕地超拔而成功翻身者不啻是背負一眾被屈辱者的願望與寄託,替他們昭彰於苦痛屈辱劫難中掙扎尋真求平反的超凡堅定與自我珍重(2)


插畫家:姜雲行/作家:金庸,《神雕俠侣》(香港:明河社,1976)。

[面對制度問題,個體如何是好?]

– 可想像,若然網路基建更進步的話,應起碼有以下三項變革: (I) 原地解毒- 應該將「解毒文」放置於污物(被辨認出有偽作抹黑成份的網路資訊)旁邊(3);(II) 助人學習判真- 共享教材助網路使用者學習判別訊息真偽的方法、程序與習慣(4);(III) 分享傳播真相/阻截虛假的工具- 架設網上的共享工具庫,工具應包括教材、懶人包製作工具、圖表製作工具等等。

– 在未有圓滿基建面世之前,諸位網路使用者唯有肩負上責任- 自我裝備,並堅拒做無意識的加害者。若行有餘力,就助愚掃盲,直指錯者之不是並提供完善進步的路徑。

– 遇到蠢/懶而堅持不改的,也不能枉費時間,只好由他自生自滅,終吃自己蠢/懶而不改的無明惡果。


[成為自己仰望的英雄]

將方法先成風尚,再成常識,使足夠多人裝備起來,方可能共同維護網路清淨,及利用網路為個體賦權(empower)(5)

當今地球大勢中,社會個體日復日在資本主義世道為存活必需的種種身累奔馳,還歷盡諸如疫症、氣候危機、侵略戰爭等各式人禍共業的磨蝕,磨蝕得空餘無力感與孤獨感。對抗這世代的原子化陷阱(“trap of atomization”);我等人類可以依靠的,終究還是自己。(6)

同理,是當眾人皆指望自己多行一步甚至成為網路遊俠時,才有望不讓網路這公有基建淪為險惡者、權勢者打壓逼害個體的又一工具。


注釋:
(1) Ludwig Wittgenstein, and Peter M S Hacker. 2011. Philosophische Untersuchungen =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Oxford [U.A.] Wiley-Blackwell.
(2) 如是忍辱波羅密之修行者所照射出的人性光芒。
(3)「解毒文」應是對事實縱觀且合理的陳述與解釋,由可信的編輯機構撰寫 (香港的現有機構有Factcheck Lab)
(4) 優質的思考方法學教材模範有《思方網》
(5) Bertrand Russell 曾言人世中許多我們認為文明而美好的事物,皆是由人造就(“artificial”),例如是民主、科技、藝術等。我們共建humanity的常識庫,以維護互聯網這人造建構- 本身就是推進文明的美事。
(6) “Trap of atomization” 的於社群層面的症狀包括疏離冷漠、責任擴散、不知所措、前景/目的不明等等。

相關閱讀:
1. 球星爸爸細路場 — LeBron的AAU風波 [老編]
2. Arendt, Hannah. (1963) 2006. 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London: Penguin Books.
3. Russell, Bertrand. 2009. Mortals and Others : American Essays 1931-1935. Volumes I and II.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4. our world’s limbo (0.1 of IV) | [tk]

(此文有待各路義人增潤補缺,共同為網路清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