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生活地方的主旋律由甘願作奴的人形物把持操縱,那做一個獨立思考、心存正義而頂天立地的人,就是「非正常」(insane)。在公義不彰之地,「正常」(sane) 是醜惡、霸道、卑劣、無恥、無仁義。是故,做個橫眉冷對千夫指的「非正常人」、或曰「離經叛道的瘋人」,或就是唯一不負仁心、不負天心的光明選擇。

出生、被投擲於這逼人瘋的世間,蓋非我們主觀意志的選擇。可是,我等可以控制且不可能被他者干擾的 — 是我們生起的每一念、每一動,以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還有自我超拔至如何的境界。

透徹而完全了解自我,必然包含發現自我超越之自由本是無盡。若缺這關於自身自由的覺悟,即無法知道自由的整全意涵。不願做奴、渴望自由、為自由無止奮進的我等,不可不覺悟自由於自己第一身意志的體現 — 不可不力圖超拔。

我等自由民所敬仰的眾聖賢先烈,哪位不是在無比困乏艱辛下,抵著諸多責難非議,堅毅不屈地成就卓絕偉大,超凡入聖。

若我們共願是自由,你我不可不力圖超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