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Westbrook 奪一屆MVP、連續兩季季度場均三雙僅三年,已恍如隔世。運動世界的時間流逝特別飛快格外無情。如今 Westbrook 乘火箭一季後離隊似成定局,是好時候談這話題人物。(尚在修練,只匆匆草寫,沒談或留空的地方就靠各位讀者補上)

– Knicks 和 Westbrook 互相適合。Knicks 需要一個具叫座力的當家球星,越有話題性越好。而 Westbrook 亦仍有上佳戰力,曾充分展示能以一己之力將球隊 (Thunder) 拉拔到 playoff contention 水平。

– Westbrook 在過去一季未停擺前 / 未受大腿傷困前,場均數據:得分27.5、籃板8.0、助攻7.0、盜球1.7、~47% 命中率,屬高水準。亦足證他適應 Rockets 系統的速度,不如坊間既有印象般緩慢。

德州狂人 Duo 長年 aggressively 實驗所積存的合約及球隊構成問題 — PJ Tucker 的過細合約、後衛氾濫、球員向心力不足等。

– Rockets 小球有意 overload slashy — 後衛,以提高攻速,讓對手無法調配如此多的 guard defender。

Rockets 的後衛攻手有 Harden、Westbrook、Eric Gordon、Austin Rivers、Ben McLemore。要防守兩位 MVP 後衛已是大難事,還有接近正選實力的進攻後衛。使 Rockets 有強勁進攻爆發力、聯盟頂級得分力、飛快進攻節奏。

– 可是 Mike x Morey 的「Stats-inspired 籃球哲學」側重三分與零距離投籃。三分則是首要任務。但在萬人球場,冰冷球場空氣中,要維持火熱投射手感,並沒 Curry / Korver 等高強射手在鏡頭前表得那麼輕鬆 — 遠程投射差之毫釐極盡精妙。球員歷經訓練萬計小時,重覆修正、雕琢同一套動作,一天千球、年計數十萬球計,然後才顯得輕鬆平常。(否則這些移動炮台無法做億份之一以射術賺得年薪千萬計美金的人。)

– Rockets 過去一季沒成就更好成績,原因包括以下數個:

– Harden 不投 mid-range。不打中距離實屬不智,儼如自斷一臂,可是並非人人能做楊過,即使能做亦不等如值得做。

簡而言,Harden 若再度加入中距離這進攻手段,他的攻力會更超之前他數季 (即聯盟最高水平亦即世界最高水平)。中距離能開出更優質的三分投射機會,及切入機會 (詳見雷與箭末段)。

不擅三分的 Jimmy Butler 與三分能力不算頂尖的 Kawhi Leonard 也將球隊打到最高舞台。一個奪冠,一個力闖 Finals,皆超越外間預期許多。空檔中距離價值實在大於被緊貼防守的高難度三分。

– Harden 封印 mid-range 的同時,也是封印了從 long-two range step back 到三分區域這難以提防又高價值的一招。而 Harden 的中距離命中率不難維持在 55+% 這高水平。

– Westbrook 沒戒絕「意氣波」,仍投過多三分 (尤其受挑釁後) 。而他今季三分命中率僅有 2x%。這僅有 Charles Barkley 口中 “Keep the defense honest” 的效果。

可是防守者還是寧可放空由他射 — 慳體力,而且拉勻計屬有利的算計,同時凍結 Westbrook 衝擊籃底的攻力及蠻力。

– Close game 末段尤其是季後賽,勝負往往繫在一兩球 clutch shot。能否在關鍵時間投進一球、兩球 field goal 且能持續、恆常的做,就是 championship 隊伍與四強球隊的分野。

– D’Antoni 長於給予球員空間及自主權。他麾下出產多位頂級控衛是明證。他弱項是臨場 in-game adjustment,也弱於發展與打磨球員。例如 Isaiah Hartenstein、Bruno Caboclo 等年青球員皆有充足發展潛力。但罕見 D’Antoni 有心思打磨,也不見他在球賽多用年青球員讓他們在實戰中成長。 

Letting players run free can only take Rockets so far. 

反例是非常 “chur” 的熱火及熱火文化。

– Bruno Caboclo 被巴西球迷暱稱為「巴西 KD」— 身高手長非常的他確實矯健靈活、積極進取,也有優秀 work ethics (一大重點)。但當下他當然沒有 KD 的射術,不是 Bruno 很差,而是 KD 射術實在超凡,尤其以手掌超大手超長的球員而言。

Bruno 若加以栽培,實有可能成為 small ball 關鍵核心。比 PJ Tucker,甚至 Bam Adebayo 更優秀。PJ Tucker 不可能守住 AD,甚至守不住 Zion Williamson。

德州狂人 Duo 歷年實驗講求即效 — 希望球員有即戰力,球員配搭的效果要快速調配、快速測試。當年 Melo 歷經開季數場就被裁,CP3 跟 Harden 打到最後關頭,該個休季就被換走。

這些激進實驗大家或都記憶猶新。急速變陣節奏或令球員間的 synergy 沒充份展露,加上前述的缺乏球員發展問題,成了 Rockets 特有的風土問題。這也或是劍走偏鋒,追打強者的必要代價。

– Morey 和 D’Antoni 如今都出走東岸,恰巧都是 blue state,而 Texas 是個 deep red state。火箭解體,實驗告終,最逼切原因或繫於信念。

– 大眾球評 / 球迷多認定 Westbrook 是位不易相處、不肯跟隊友配合的「個人主義球員」。即使 OKC 舊隊友如 Steven Adams、Enes Kanter 等皆說 Westbrook 是「最佳隊友」、「Thunder 最好領袖」。即使在 Kevin Durant 出走 OKC 後,發現各不相干、互不阻礙的情況下 Westbrook 的分別遠比 KD 大 — 即代表當二人同隊合作時,Westbrook 所做的 compromise 可能也遠比 KD 大。可是,大家對球員 (以至對任何人) 若有既定印象,則再難有實質改變。而當媒體樂於以既有的角色 stereotypes 來敍述故事,印象就更牢不可破。

– 若有細心留意及觀察,會知道 Westbrook 為配合球隊其他主力成員,能 readily (甚或是 most readily) 作出球路變化以作配合。例如可留意去季他在 Rockets,尤其是季初、Bubble 前後,季後賽期間等時期的球賽 advanced stats,如 usage、shot chart、player tracking map 等。最能看出細緻不同當然還是靠踏實的 film study。可是,Westbrook 的 unwavering 自信及爭勝慾望有時會讓人誤會他狂妄、目中無人。部分球迷也傾向寧願相信無人有如此堅定的自信與爭勝心。

– 在 Westbrook 加盟之前,Rockets 一直欠缺一位能服球隊上下的 vocal leader。CP3 加盟初期算是,後期 Harden 認為 CP 有各種錯誤過失,那就不是。Harden 至今都無意做一個 vocal leader。但由去季 Los Angeles Clippers 的亂象,可看出隊中最強者不開口出聲指揮的局限與問題。

Harden 和 Kawhi Leonard、Derrick Rose 等在這方面相類近,不喜發聲作指揮,通常只默用場上實力作表達。但這時球隊向心力有顯著影響,尤其在球賽劣勢、clutch time的時候。看今個休季 Kawhi 還是要向老船員 Chris Paul 招手,不就是了解場內外指導言傳身教 / 提拔隊友 / 凝聚球隊力量的重要性。 

– 題外:也有一類實力強,多說話但成不了高明球隊領袖的球員 — Dwight Howard、Kyrie Irving、Kevin Durant 等。做個高明的 vocal leader 殊非易事。

– Westbrook 受遠程投射能力所限,無法緊跟 Mike x Morey 的 3-point-heavy 戰略。在防守端也有諸多陋習 (過份賭博、over-help、走神不集中在自己對位的球員)。可是 small ball 不一定只能打三分三分三分,看 Heat 就明白這一點,下集詳述。

我仍以為,Rockets 這陣容比 Heat 有更高 ceiling,若能適度磨練、fine-t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