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總是默默的,無人知曉的。

– Derrick Rose 在訪談中說,如果當年已經有load management 這回事,可能他現在仍然會是個Chicago Bulls 球員。對不少近代球迷來說,「MVP Rose 如果沒受傷」是NBA史上最讓人遺憾的what if

– 在Zach LaVine 轟49分、40秒14分的神奇夜的前一場 (對Heat),Bulls 教練Jim Boylen 因爲不滿LaVine 的防守表現而斷然將Bulls 主力得分手換下場 (LaVine 當然不認同也不情願,也對記者明言和Boylen 有不同意見)

– 在神奇反勝Hornets 之後,甚至有Bulls 球員阻止LaVine 跟Boylen 擊掌慶賀

– 從他多個跟記者的對答、臨場跟球員的互動,Boylen 看來是個認爲能以高壓來建立權威的教練,並認爲這做法能在NBA 奏效。先不論Boylen 的球場觀察正確與否 (我認爲偏差得很),認爲自己憑着平庸的head coaching 往績就能說服球員無條件信服,且不顧ego 地爲自己賣力作賽,有點蠢。也不見得權威至上的他會認錯,遑論改變。在Boylen 和LaVine 之間,現時6勝12負的Bulls 若要變革,選擇應是十分容易

– Clippers 和Rockets 的大戰十分精彩,雙方的二人組終於有機會碰頭。若非Westbrook 在第四節數次判斷錯誤及失誤 (e.g. PG 投中關鍵三分那一球的防守判斷),還有Clippers 在節初一個possession 博得四次犯規,勝者或非Clippers。這兩隊打個系列賽,相信會精彩得很

– Westbrook 說對Rockets 近來連敗不感困擾,反而感到“encouraged”,因爲瞭解到自己球隊的本質。一心關注爭勝的人都應該有此種思路

– Spurs 借Knicks 終止8連敗

– “Knicks? No, I’ll retire. That’s why I retired, they were the one team that offered me a job.” Richard Jefferson 在旁述Knicks 對Nets 的球賽時這樣說 (有Kyrie 和LeVert 缺陣的Nets 贏了)

– Trail Blazers 簽下Melo 已經帶來一些新氣象,成員一致爲Melo 慶賀提供了一些額外向心力。而他們現在還是須要好好練好防守、提升defensive intensity

– 看Blazers 的防守會有種頗爲強烈感覺,就是他們的防守非常被動且各自爲政。防守應該是積極的disruption,破壞進攻節奏、阻截進攻路向、引導進攻傾向,絕非全然的被動對應。

– Steve Kerr 早前一番話也甚有此意味 “It’s almost impossible to win in this league when you can’t count on getting three stops in a row… For years, that’s been a mantra.” (在此聯盟,如果無法連續三次阻止得分,是沒辦法贏的) 對於爭勝,“get stops“ 的重要性不下”get buckets“

– 自17-18球季,Joel Embiid 對Marc Gasol 的賽事中 (共12場),Embiid 共155投51中 (32.9%命中率)

– Giannis 50分0失誤、三分8投3中,兩者都是讓其他球隊很不安的東西

– 關於靜靜地贏 — 從沒有一個教練會在大賽前泄露自己的仔細部署 (不限於NBA;歐聯決賽前教練出來說列什麼陣容排什麼陣式打怎樣的防守,有見過嗎?)。而專業的精英也不敢這樣做,業餘的大多數還是默默的好了。

– Luka Doncic 的強勢 — 年輕又穩定,對強隊打得好,對不強隊也打得好,這個是20歲球員難以達到的高度。加上不依靠爆發力的打法,說他是聯盟的未來不會很錯,最錯大概是,他就是聯盟的現在。近來打出MVP 級別的表現,加上Mavericks 稍爲讓人驚喜的成績 (現時11勝5負),他說現時目標是爭進季後賽,按照現在軌跡,大概沒人再懷疑

– 20歲很容易讓人產生美麗的誤會,以爲Luka 是個可以輕視的對手 — 他在13歲就和Real Madrid 簽約,16歲就開始打職業聯賽,19歲就贏下EuroLeague MVP、EuroLeague Final Four MVP 並助球隊封王,而歷年歐洲賽、國際賽的經驗不是白過的。見慣大場面才能毫不費力遊刃有餘。

– Luka 近來還調戲Mavericks 傳奇Nowitzki,說去季Mavericks 是因爲Nowitzki 所以防守才會差 (雖然是實話)

– 明天有Clippers 作客連勝5場的Mavericks,如無意外會很可觀


文章最先刊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