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多場戰事,幾多條戰線。

– Steve Kerr 說LeBron “probably the best athlete to ever walk this planet”。在第17年生涯,34歲之齡,打出如此表現(25.0分/11.1助攻/7.9籃板),動作仍然得心應手,更有力飛身顏樽,毋庸置疑是極優異的身體質素,堪稱曠世高強。

LeBron 將今個球季稱爲”revenge season”,他着意要做的是從去季不入季後賽的劣績中反彈,證明自己並非 “washed up”,還要從季前形象低點中自我挽救。

外媒多說那是自”The Decision” 之後的最低點。同時,對不少球迷來說 (尤其非美國本土的),真實看過後是無法選擇unsee的;在看過LeBron 爲商業考量而言行不一致,再無法純粹只看他的表現而不想起某種虛僞齷齪。對於許多NBA 球迷來說 (尤其非美國本土的),支持哪一支球隊,支持哪一個球員,是種講求感情投入的關係,LeBron 那次形同出軌,多少球迷因瞭解而分開,再沒回頭看。

– Harden 場均得分39.2分,場均博得14.5個罰球 (聯盟第一多,第二Antetokounmpo 11.3個, 第三Doncic 9.3個;第十Beal 7.4個,剛及Harden 的一半),命中率是88.2%。

博取罰球和其他得分手段一樣都牽涉技術,還講求閱讀對手的能力。有不少球迷不喜此種打法,或認爲不合籃球美學,或認爲是旁門左道,或認爲延長比賽停鐘時間擾人。可是籃球場和其他戰場無異,唯有勝利重要;因此唯有總冠軍能validate Harden 非常破格特異的進攻風格 (step-back three、減速力比加速力更顯著的變速擺脫節奏、博取3-point play/4-point play 的技藝、觀察式crossover dance,還有今季加入的各式跳射步法)

Rockets 新陣容進入佳境所需的時間之短應該讓不少人驚訝。Rockets 8連勝 — 整體防守變好 (在對Wizards 失158分後),Capela、Rivers、House 等人戰力也各有提升,Westbrook 做好配合找出適當身位;皆是Harden scoring spree (近8場場均42.1分) 以外的一些重要連勝因素。

– Clint Capela 今季已經5次打出20+分/20+籃板

– Mike Conley 說起新秀榜眼、Grizzlies控衛接班人Ja Morant:”I just told him, ‘I love your game. Just keep working. You’re a special player.” 也讚揚Morant 的沉穩、不怯場和衝勁

– 早前還說不能預期Trail Blazers 當下有什麼重大質量突破,然後他們就簽下Melo。加入曾獨當一面的老將,今季已有兩個成功例子:Rose、Howard。我對Melo 的心態調整有信心,而Trail Blazers 陣容弱點確實在於鋒線。現在Trail Blazers 常靠Dame 和CJ 單打製造得分/得分機會 (他倆互動難以製造有利mismatch,所以罕見同時牽涉他倆的戰術),加入Melo 可造就一系列的新得分手段,簡單如1-4 PnR、PnP 也會有不錯效果。 況且對於Blazers 而言,以non-guaranteed contract 加入前得分王,不牽涉什麼大風險,怎說也是個該做的實驗。防守是很多人質疑Melo (和Blazers) 的重點;有傳Melo 在夏季有積極訓練防守,效果有待場上揭曉。而Howard 所揭示的成功方程式是 — 大量body conditioning + 認清角色積極配合 + 場內外extra落力

Lillard 是聯盟GM 眼中最好的球員領袖;球隊內部溝通、協作的問題,有他主導應付解決,應可預期不會重複Melo 在Thunder、Rockets 的fallout

– Washington 有全聯盟第一的offensive efficiency (第二至五分別是Celtics、Mavericks、Suns、Rockets),而defensive efficiency 是尾二 (最差是Warriors)

Bradley Beal 今季到現時場均30.1分 (僅次Harden、Antetokounmpo)

– Spurs 6連敗,確是罕見的場面。而我相信他們會regress to the mean。關於DeRozan 的狀況,他的球風是近23年的Spurs primary scorer 中最無「Spurs味」的,上手多、單打多、off-ball不活躍。他是個高強的得分手 (常被低估),近日Lonzo Ball 撰文就說他是當今聯盟最難防守的五人其中之一 (另外是Dame、Kyrie、KD、Harden)。KD 到最尾也沒有融入Warriors 體系;2017年Warriors 的blend 或是Spurs 最能借鑑的近例 (Steve Kerr 說過那年是最強的Warriors,揉合體系和KD 的”isolation brilliance”)

– Luka Doncic 打得像個見盡風雲變的老將,而他年僅20歲 (比Trae Young 還細1歲)

– Warriors woes – 再添一名傷兵,D’Angelo Russell 右手拇指受傷缺席至少兩星期。由強豪到聯盟最差成績的距離,是數個受傷就足以鋪墊成

– Ming仔,笑話。我其實從沒看過他任何作品,只有道聽塗說,但你不需吃完整隻臭蛋才知道是臭蛋。看他,不只是取態不對、浪費時間,更是品味惡劣的表現。滿口當人係白癡嘅砌詞,卻又不堪推敲,明示他是個自詡高人一等而實際自視過高的小蠢蛋。而subscribe個小蠢蛋,申請做他眼中的白癡水魚,不是口味過重嗎?

– 是要多笨才甘願拱手相讓自由意志接受操弄做極權工具?向來不情願談論本地籃壇中人,因爲客套話不值得說,而實話只要牽涉實力評價,難免惹來不快甚或仇怨。然而,認真對待自己、尊重生命的人,會認爲其他人指出自身的缺點、不足、壞處是一種好事,因爲知道需要改進的地方就能變得更好更強。一個理想的運動員對自己必然是態度真實的。做得差不會騙自己做得好,做得好不會騙自己做得差。自己的表現,差就說差,好就說好,一切如實。高水平運動員往往要直視自己的錯誤(動作姿勢、球賽概念、應賽心態、訓練方式等等),並要執迷地看film 找出自己的弱點,再賣力訓練改進。也因此我信胡先生不會因爲被指出錯處,而心生怨恨。


在低水平賽局當中打出名堂,很容易就讓人沾沾自喜。若果沒有自控和高要求,或會就此成爲個甘於平庸的smart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