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季NBA季中,Clippers將他們的當家球星Blake Griffin交易至Pistons,這位自加入Clippers並迅速成為洛城新竉的狀元爺,離開了繁華、擁有大舞台及娛樂市場的洛衫磯,去到了相對沉悶的汽車之城。但這也阻止不了這位NBA巨星的「棟篤笑」夢想。他甚至將「棟篤笑」帶到底特律,在那裡舉辦「棟篤笑」。

Blake Griffin向來對「棟篤笑」情有獨鍾,早在Clippers時,他已經舉辦了多場「楝篤笑」,並好評如潮。對於「楝篤笑」,Blake Griffin更視之為第二份職業:「這是我未來其中一個打算,當我不打籃球了,這將會成為我第二份職業。我的想法是,現在就要開始準備,聚集及認識一大班人,會有人加入,有人離開。當我不再打籃球時,我便不用從頭開始。」

而Blake Griffin也不是說說而已,他確實舉辦及參演了不少「楝篤笑」,也將會出演一些喜劇。他對「楝篤笑」的喜愛,來自他小時候在家中跟爸爸一起看「楝篤笑」。在Oklahoma長大的他,小時候跟爸爸Tommy一起看過《Saturday Night Live》及《I Love Lucy》等當地「楝篤笑」節目,並對主持人有著深刻印象。在長大後,他在駕車時也愛將收音機調至播放「楝篤笑」頻道,向節目主持偷師。

2009年,他以狀元身份,被Clippers選中,並來到洛衫磯這個擁有具大娛樂事業的地方。他也開始接觸不少「楝篤笑」協會,並越來越愛「楝篤笑」。2011年,NBA因勞資糾紛問題,球員們集體擺工,當時沒事做的他接獲搞笑網站《Funny or Die》的邀請,開展了三天的「實習」,負責構思故事大網及撰寫劇本。

《Funny or Die》其中一位監製Betsy Koch對於Blake Griffin這位實習生,有這樣的說法:「你不會知道一個運動員或音樂人,是否對喜劇或表現有一定的理解。」她續說:「最後一天,Blake在Will Ferrell(美國著名喜劇演員)指導下不斷進步。那很清楚的時,他能跟Will好好合作,並能自己控制好場面。Blake Griffin是NBA的Will Ferrell或Daniel Day-Lewis。」

其後,Blake Griffin繼續接觸不同喜劇界及「楝篤笑」的人士,機緣巧合下,他認識到這方面的殿堂級人物Neal Brennan,並向他取經。Neal Brennan也對Blake Griffin作出悉心指導及建議。在他的指導下,Blake Griffin覺得,「楝篤笑」可以成為他的第二人生,並得到了嘻笑節的演出機會。

Blake Griffin憶述說:「他們問我有沒有興趣在這個節目上表演。我很蠢地回答說有啊,當時不知道自己真的會上去表演。5分鐘﹖那很夠了。當日子越來越近,我開始驚慌失措,我提出了幾個笑話,然後開始不斷修收。Neal幫助了我很多,給了我很多建意。」

2016年,Montreal的嘻笑節,Blake Griffin將有五晚表演,第一晚,他的表演並沒有如他計劃般成功進行,他準備好的笑話,沒有能很好地表達出來。他說:「1000%,那是我最焦慮的時刻。那很奇怪,我覺得自己將自己放在一個很不適舒的環境之下。」其後,Blake Griffin打電話給Neal Brennan,向他傾訴遇到的問題,Neal Brennan也為他給出了意見,讓Blake Griffin能做得更好。Blake Griffin也感謝哥哥Taylor為他將表演過程紀錄低,讓他可以重溫及改進。當天,部份觀眾將他的表演片段拍下並放上網,隨即吸引了不少網民注意,大家都沒想過,一個NBA球星,也能給出一個這麼精彩的「楝篤笑」。Blake Griffin也笑指,完成表演後,他終於能鬆一口氣。

其後,Blake Griffin還舉辦過數次「楝篤笑」,甚至與他的慈善基金合作,舉辦「Comedy by Blake」,利用「楝篤笑」為慈善出一分力。在「楝篤笑」上,Blake Griffin提及一個關於運動員的情況,讓在場所有人笑翻肚之餘,也了解到運動員的辛酸。當時他說:「你看到運動員在電視上接受訪問。我敢打賭你一定有這樣想過。你可能會覺得我們都很蠢,但實際上我們不是啊!實際上,美式足球員真的他X的很蠢,在場沒有美式足球員吧﹖我很有興趣看看這個世界最聰明的人,在做了2至三個小時運動後,接受採訪30秒。我們根本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啊!我們沒有足夠的氧氣帶入腦來思考複雜的問題。我會証明給你看的!這裡有沒有志願者啊﹖」

Blake Griffin隨即隨機找了一位男士,並邀請他上台,要他做10次掌上壓,10次開合跳,10次原地跑。當這位男士做完後,Blake Griffin先以一個玩笑開始:「他居然將最簡單的運動做得看起來如此艱難!」接著Blake Griffin便展開他的採訪,問那位男士:「你能告訴我你感覺如何,覺得怎樣呢﹖」那位男士回答:「我覺得很好。」(不少運動員在接受訪問時,也會以此作回應)Blake Griffin立即向觀眾表示:「看到他有多蠢了吧!懂我的意思嗎﹖就是這樣啊!」然後又問:「你能告訴我你最近的性伴嗎﹖」然後男人默言不語。Blake Griffin則說:「看到了吧﹖我們不蠢啊。我們只是被放到這個感覺不太好的情況當中。」

Blake Griffin被問到,在萬多位球迷面前打籃球,對他的「楝篤笑」表演有沒有幫助,他說:「我不知道啊老友。」他指,在舞台上,焦點只有他一人,觀眾都默不作聲看著他,跟他在球迷大聲叫喊下打球,是不同的。他續說:「當你站到球場上,你永遠都有另外四位隊友幫你。那不是所有眼睛都聚焦在你身上。你站到舞台上其賓是有點怪怪的。然後你就要說話了。某程度上,站到人前我沒有什麼問題,但在這麼多人面前演說就有問題了。」

圖片:Red Bull
圖片:Red Bull

被交易至Pistons後,Blake Griffin間中還會回洛衫磯,而每一次回去,他都會抽時間去欣賞一下不同的「楝篤笑」。現時,他正籌辦在底特律舉行「楝篤笑」。Blake Griffin說:「如果我想到什麼事情,我會把它加進去。現在我已經有一堆不錯的題材。」不過,Blake Griffin沒有因此自滿,他又說:「有些還不夠好,或者還沒到位。」

從當年為練好投籃而特訓數十萬球,到現在對於「楝篤笑」的認真,這位NBA球星,確實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