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這個季後賽看過37歲老兵Kyle Korver 為一球loose ball 奮不顧身飛撲。也看過他在場上東奔西跑找空檔,拼命為球隊爭一個三分出手的機會。

但我們不知道的是,他是在絕頂悲愴中打球。

連同Kyle,Korver 家一共有四兄弟。四個都熱愛籃球,都曾為同一家高中效力籃球隊,而且四位都在該高中校隊all-time 得分榜和籃板榜頭十當中。

三月初,Kyle Korver 的27歲四弟Kirk 身體出現問題,而且狀況一直變壞。然後Kirk 被送到醫院,那時候他身體各個器官正急速衰敗。

三月中,Kyle Korver 在Portland 作客的賽事後包了專機飛到醫院所在地Iowa City 去探望Kirk。當時Kirk 和兄弟、家人還能說笑、一同看NCAA的球賽。

當時肝臟衰竭的Kirk 是排在器官移植等侯冊的第一位,而他本身預定要在20號早上接受移植手術。但在當日清晨4時,Kirk 狀況惡化,並須要插喉協助呼吸。到10時,他首度要接受搶救,到11時半第二次。然後延至下晝1時,家人終要決定將維生儀器拔除。

在15個小時內,Korver一家由本身滿懷生機希望,到痛失至親。更令人難受的是,醫生到目前爲止還未能斷定Kirk 的確實病症和死因。在未知的迷惘中或許是最煎熬的一種折磨。

Kyle Korver 說,在弟弟逝去之後的數個月裡,在球賽前他有時會痛哭,痛哭到入睡。他說,這樣睡醒過來,會感覺到五臟六腑在翻騰抖震。起床、到球場、上場出賽對他來說,都是難事。

世事不盡是童話故事,或許Kyle Korver 終沒能為他弟弟成功在最大籃球舞台奪標;但我們總能欣賞他在悲慟中一直作戰的勇氣和堅持。這個故事亦沒什麼大道理或takeaway。但Kyle Korver 用他生命展示出的是 — 人到絕境,也有繼續和生命戰鬥的可能性;籃球場內也好,籃球場外也好。


Kyle Korver 忍着淚水,在弟弟Kirk 葬禮上致輓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