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季後賽,我們見證37歲老將射手Kyle Korver 為loose ball 奮不顧身飛撲。也看過他場上穿插找空檔,窮追一個三分出手的機會。我們或沒爲意,Kyle 可是抵着錐心之痛上陣作賽。

連同Kyle,Korver 家一共有四兄弟。四個都熱愛籃球,曾先後效力同一支高中籃球隊,皆是隊中重要成員 — 他們每位在比賽得分及籃板,都屬學校All-time Top 10。從小到大,籃球一直是他們四兄弟間的共同語言。

三月初,Kyle 的27歲四弟Kirk 發現身體出現問題,而且狀況一直急速變壞,需要長期留院。但即使不停接受治理,Kirk 身體各個器官仍繼續高速衰敗。三月中,作客Portland 的賽事之後Kyle 包下專機,飛到Iowa City 探望臥牀已久的Kirk。當時幾兄弟和家人還能談話說笑、一同看NCAA的球賽。

肝臟嚴重衰竭的Kirk 當時排在器官移植等侯名單第一位,本身預訂在3月20日早上接受移植手術。但在當日清晨4時,Kirk 狀況急劇轉壞,需要插喉才能維持呼吸,10時,首次搶救,11時半,第二次搶救,下晝1時,家人同意拔除維生儀器。

僅僅15小時,Korver一家由原本滿懷盼望到喪失至親至愛的小弟。到目前,Kirk 的確實病症及直接死因尚未被確認。不知就裏的迷惘是非常煎熬的精神折磨,Kyle 說自己在弟弟逝去之後數個月,球賽前會痛哭,直至哭着入睡。他說這樣子睡醒後,會感覺到內臟顫震翻騰。及後起床、去球場、上場出賽,對他來說每一樣都是使盡力氣才勉強做到的難事。

世間罕見童話,四兄弟全員打籃球從此沒有下一次。Kyle 在最高籃球舞台的馳騁喪失了無可替代的見證人,如同Korver一家往後的任何事情,都不再有四弟的見證和投入。家庭每位將背負無法排遺無法擱置的憂寂;往後的聚會、合照總會有個不可能填補的突兀空洞。種種悵然憾事偶爾在腦海閃現所致的憂悲失語會是個綿長而無解的後遺。

故事沒有脫物道理,只是又一次提醒俗物凡人,對於別人的痛苦我們都是徹底無能爲力。痛苦無法代受,殷切關心的旁人當下所能做的,僅是注視欣賞Kyle 在悲慟中繼續堅持行進,同情理解他家的悲傷,懷善念默默爲他們作精神友伴。可也僅此而已。


Kyle 忍着淚水爲弟弟Kirk 致輓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