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決Game 7,關於黑哨的討論不絕。大致分成兩個陣營:一方說有黑哨,一方說無黑哨。雙方各執一詞。

說有黑哨的陣營多數說球證(尤其Scott Foster) 在第二三節偏幫Warriors,在多個判決都袒護Warriors:有些Warriors 的 illegal screen 沒被裁判,有些Rockets 球員入攝時被侵犯沒call,Harden 的三分投射被侵犯沒call。

說沒黑哨的,則通常會拿出罰球、犯規數字、兩隊被誤判次數,然後說雙方的數字相約。有的也會從賽事結果來推理出沒有黑哨,推理如此:Rockets 三分命中率如此差,若真的有黑哨,不會只是輸9分;所以沒黑哨。

(Game 7 詳細數據見於此)


我認爲兩陣營都錯失了重要一點:黑哨的討論註定不可能有答案,除非大家是FBI。

「誤判可能被印證,黑哨無可能被印證」— 黑哨是指有意圖以裁判手段來操控賽果,而意圖從何而來、屬於誰、原因爲何根本是我等球迷不可能知道的。所以說,這兩方陣營是在爭辯一個沒可能得出答案的論題。但是,兩方陣營的論據與結論是否真確,並非本文着眼點。

本文着眼的,是如何合理判定/理解球證裁判/誤判對球賽的影響


裁判對球賽進程有關鍵影響 — 球證裁判質素絕對影響球員、球賽進程、賽果。一個關鍵誤判甚或就能輻射出「蝴蝶效應」,足以影響勝負。所以我並非反對裁判的討論和監察。我是說 — 若我們重視裁判質量,那就必須學懂如何判定裁判是否合理而無錯失。

此文想提醒的是 — 我們在討論球證裁判質量時,要理解以下三點:

1. 每一球的call / non-call 的合理性是能考察、確認的事情
2. 每一個誤判 / 漏判皆對球賽的dynamics 有影響;而其影響並非以直接線性因果呈現
3. 錯判影響不一


1. 每一球的call / non-call 的合理性是能考察、確認的事情

第一點就是說 — (I) 列出整場球賽的判決、(II) 審視每一個裁決的合理性、(III) 判定錯判的性質和其得益方,其實是確實可行的動作。而這樣實事求是理性考察真相,才能避免忠實而肉緊的球迷流於情緒式宣泄。

當職業球員如Jeremy Lin 都說球證確實影響了球賽,NBA就應該做求證、求真的考察,若果聯盟有意精益求精。

2. 每一個誤判 / 漏判皆對球賽的dynamics 有影響;而其影響並非以直接線性因果呈現

第二點比較複雜,要舉例說明。例如A隊多次攻籃時被侵犯,而沒得到foul call;A隊可能會調整戰術,不再倚重攻籃,並嘗試以其他手段得分。然後,跟A隊對賽的B隊可能因而部署更多防守壓力在外線。這種連鎖反應可以一直寫下去的,但這裏只是旨在解釋一個誤判的非線性影響。

也例如,球員多次在無犯規下被誤判犯規,球員或會感到額外壓力而打得手緊,影響作賽表現。

而這以上這兩個例子中的錯判的影響雖然是實在的(心理影響量度不了,但不代表不實在,更不代表沒影響),但卻是數據無辦法呈現的。即是說:球賽數據再精細也好,只看數據是不可能看出誤判對球賽局勢的整全影響。而在這些時候,只能憑籃球智慧作出判斷。


3. 錯判影響不一

第三點很簡單,一個在關鍵時候的錯判的影響力,總比一個非關鍵時候的錯判大。也是說,即使雙方被誤判的次數一樣,他們被影響的程度未必一樣。這點跟第二點有類似的啓示:只看數據是不可能看出誤判對球賽局勢的整全影響。

記着以上三點來考察球證裁判質量對球賽的實際影響,定會有比較精準合理的結論。而「Game 7 有否被誤判左右賽果」這個問題,還是留待大家作爲練習吧。說到尾我最在意始終是NBA 如何挽回球迷對於球賽執法的信心,令我等球迷忘掉黑哨這議題,心無旁驁專注欣賞籃球競賽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