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tsi_10575143.jpg

換轉是其他28支NBA球隊,面對勇士鬥到最後一刻,然後以4分之差落敗,理應獲得掌聲。可是今早在專頁分享戰果,大家都狂踩雷霆,戰犯當然是Carmelo Anthony和Russell Westbrook。單睇數據,Melo直情應該拉去做港珠澳大橋的石躉,全場只得12分,三分射9中0,連同兩分也只是射16中4,「射準少少一定贏咗喇!」「成日企定定唔走位!」「防守毒瘤!」「三分咁癈仲不停射,傷害球隊」嘩!

不看比賽,只睇數據,其實第一戰犯,應該是Steven Adams,罰球射6中1,16.7%,要是多入兩球,最後雷霆的打法已大為不同;後備控衛Raymond Felton也要打pat pat,打了12分半鐘而5射全失,0助攻;Paul George也是冷冰冰,命中率是26.3%,三分射9中3也是僅僅合格。基本上全隊雷霆就只有Russell Westbrook頂住,以57.7%的命中率攻入44分,否則雷霆早被拋離了。

DZ6GvGVXkAAjcUL.jpg

原罪很可怕,成見也可怕。誰不想打得如勇士般行雲流水?今日有球印象很深,下半場David West上牛角位單擋,隊友空手走過,然後「大衛西」一下假動作,雷霆兩人都以為他傳波,其實他一個後轉身輕鬆上籃。勇士的成功,不是一時三刻的事,管理層有眼光,不斷透過選秀找到好球員,慢慢培養成基石;交易也有眼光,計準數換來Kevin Durant,再找自由身老將逐步補強,最重要是找來Steve Kerr因材施教,球隊每位球員都能融入文化當中,羅馬非一天建成,這支強隊不是用一年時間簽下球星就能挑戰。

有些球迷看單打,有些會看球員走位和防守,有些卻只是看數據,而忽略了球員在場上的努力。作為03年黃金一代的三巨頭之一,Melo來到雷霆,明顯已是生涯黃昏,之前無論是金塊或紐約人,都是球隊的當然第一進攻點,可以盡情起手。我很認同有部份朋友留言,指他的跑動太少,經常等波射,畢竟已33歲,其得分跌至生涯最低的16.2分,命中率40.3%也是一樣,打得很辛苦。要強人所難,要Melo不斷無球走位?那肯定不是最理想的用法。

雷霆面對是一個三難的局面,第一,韋少不是一個頂級的組織後衛,他的強項是打法全面,有極佳體能和速度,但傳球欠佳,隊友不易接到靚波,也因「黏波」的問題,隊友很難冇波走位,因為根本不會有波到!我正在寫一篇Jason Kidd vs Steve Nash的文章,這幾天都翻看兩大傳奇控衛的比賽影片,他倆的特點是人到波到,只要隊友上前,波就會傳上去。有時和年輕人打波,我常引《一球成名》的例子,你快,還是波快?就算快如韋少,也一定不夠波快,這也是他最大的問題。今仗第四節韋少坐下,由PG做PG(笑),幾球都是從後場見有隊友上前,就即時傳波,節奏快了很多。打波很簡單,假如你走位而冇波到,慢慢就會不願走。勇士的走後面和高位單擋後內切,都是緣於樂意傳球。今仗勇士的助攻數字是27,雷霆是13,大約可反映出問題所在。



DZ59B84W4AAwjki.jpg

贏波不會只得一種方法,LBJ也能在逆境下打贏勇士,靠的就是藉強大的單打能力和外線支援,令勇士的防守失衡,從而制造錯對,在進攻上取得優勢。這也是雷霆目前能做的戰術,要前半生都絕少以無波走位為進攻手段的Melo,不到9個月就滿師,未免要求太高,可是Melo是確確實實學習「如何在韋少身邊打球。」犧牲自己的起手機會、犧牲自己擅長進攻的兩邊底線位、犧牲鎂光燈而集中防守,有誰看到Melo今仗要輪流頂Draymond Green和Kevin Durant,最後一擊守到KD令其射失,如非Corey Brewer和韋少誤會,早就有機會反敗為勝?沒有。這些在數據上都看不到。這也是上面提及三難的其中一個問題,Melo在陣式上不時打4號位,很難如PG般減磅而跟上節奏,結果就成了兩不像。

Melo當然打得不好, PG也打得不好,但有誰想過,一支兩大主將都打得不好的球隊,為何仍能一直緊纏,去到最後一刻才落敗?對Melo這種王牌級球員來說,有空位一定要起手,這也是籃球的常識,當然了,三分是9次是有點多,但撇除最後一球已是追平無望的亂射,其他8次都不算是太差的出手機會。進攻不夠好,努力搶籃板和防守,這已經足夠了。正如韋少上半場的傳球既亂且急,到下半場有耐性得多,這也是一種改變。韋少就是一個這樣的球員,要他去組織攻勢太難,但他卻總是盡力幫助球隊,得分也好、籃板也好、助攻也好;正如他搏命搶板,就是因為隊友射失太多,16個籃板卻被人說成是擦數據,那真的很可悲。下半場有球令我印象深刻,Jerami Grant防守KD被推跌,球證吹進攻犯規後,韋少第一時間就衝上去拉起J.Grant,但因地板滿是汗水,幾乎就滑倒,結果反而要Melo扶住。對,韋少就是一個這麼熱血上腦,甚至是戇居的人,但同一時間,這也是他深得隊友喜愛的原因。

未命名.png

jak3wgtl6al8kjox0djn.jpg

在團體運動上去看,羸或輸,不應該,也不只是一個人的事。沒有了Andre Robertson,對雷霆的傷害極大,也令Melo和PG要做更多防守工作,這些反映了在進攻上的數據下跌,不是細看比賽,球迷卻未必察覺。我不是為Melo和韋少平反,只希望大家對他們公平一點,欲加之罪前,不如先好好看足雷霆48分鐘的比賽,就會明白他們才不是毒瘤。正如Melo今仗三分射9中0之前,之前三場的三分波是射21中12,命中率是57%,起手的位置也大同小異,可是有誰記得?今仗PG第四節有球插花也出界,打波就時這樣,有高有低是平常事。在雷霆的體系,以Pick & Roll為進攻主軸,球大部份時間在韋少手上,正如Victor Oladipo也打得極辛苦,就是因為要配合需要花上很多時間。

衡量成功,不應只看總冠軍,而是追逐冠軍的過程中,大家付出幾多,參與幾多,犧牲幾多。可歎是在成敗論英雄的世代,贏不到冠軍就是原罪,上至美國的球星旁述,下至普羅球迷,都似有共識,「唔啱換到啱」漸成為理直氣壯的更好做法,只要贏了冠軍就可平息干戈。一個為了跑過來拉起你而差點滑倒的隊友,有誰懂得珍惜?

29356714_10155723941593995_668829890929229824_oDZ6IcS3V4AAAV2Q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