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第一節餘下四分多鐘時上陣,Isaiah Thomas在場邊預備上陣,全場觀眾都即時起立鼓掌,隨住播報員一句:Welcome to the Land,IT面上也不禁露出笑容。這位由塞爾特人被交易而來的球星,賽後也表示,這一晚將會畢生難忘。「我已沒有比賽七個月,但(他們的歡呼)令我感受到如像為騎士征戰已久,為他們出戰總決賽。我感謝這邊的球迷滿有耐性,也感謝他們的愛。」

大部份球迷都是單純的,當你加入他們的愛隊,就成為他們的家人,這種球迷之愛,每每是球員最難忘的,正如IT今日仍感激豆城的球迷。可是見他由綠轉紅,總是有點不慣,尤其是上季還帶領住綠軍在東岸決賽激鬥騎士,一時間真的轉不過來。幸好因為剛復出關係,IT也如76人的Joel Embiid,暫未能在back-to-back的比賽上陣,所以周四早上將不會對舊東家塞爾特人。

今日IT打得相當不錯,全場有17分,在第四節得到的6分,甚至比LeBron James還要高(5分),久違了的Mr. 4th Quarter,威力仍在。最重要是今仗的數據可見,在IT上陣,LBJ下場休息的9分鐘,騎士和拓荒者的分差是31:13,起手的數據是射21中12,有5次助攻和僅1次失誤。比起LBJ或Jose Calderon控球,IT和隊友打P&R或入楔分波更純熟,如Tristan Thompson或Kevin Love等都會受益更多,料可提昇球隊火力,LBJ的上陣時間也可慢慢回落至30分鐘左右,以免太早burn out。

在專頁分享完IT今早的比賽精華後,不少球迷都擔心他上陣時的防守問題。記得Kyrie Irving在季初帶領綠軍打出連勝佳績時,有球迷就開始佩服Danny Ainge的先見之明,認為Kyrie既年輕防守也更好,為了綠軍的將來,這步棋不得不下。不知由何時開始,球賽變得如此乏味,大家都以贏為先,忽略的越來越多。贏波當然重要,但要是球隊不重視陣容和默契,不斷追逐更好的球員,那球賽一樣會變得乏善可陳。原因是球員轉了又轉,一件波衫印了又印,球迷也會無所適從。例如雷霆的PG和Melo,大家都像接受了他們是過渡的球星,要球迷打從心底愛上,真的不容易。

球迷其實很簡單,有時不止希望球隊成績好,而是想看到球隊團結一致去爭勝,有時最愛的不是最頂級的球星,而是身邊的配角,綠葉,看到他們在有限的上陣時間內打出成績,拼盡爭勝,推到極限,才扣人心弦。可是在以勝為先的風氣下,各支球隊崇尚速食文化,大家爭相組隊,一大班球星瓜分上陣時間,一季試驗失敗,又再換過一批,這種球隊一點也不好看,和打機沒有兩樣,就是輸了就按reset,贏不了就load save。而且球隊速食,也衍生「勝利球迷」,難怪每季開始,總有節目是考考球迷能夠認得出幾多位「愛隊」球星,結果「勝利球迷」只能瞠目結舌,答不上嘴,令人發笑。

3_170925_beeker_md_003.png

籃球是甚麼?是五個人各有長短,為同一目標而奮戰,例如你防守較差,那大家會幫忙補位;我的三分不行,那就拉空或做個單擋,以能在近籃一點起手。正如Rajon Rondo的功用是以助攻幫助隊友,要是強求完美控衛,那Rondo可能也不合格;至於Stephen Curry這幾季常被對手重點進攻,難道勇士也要找個更高更強的控衛?籃球迷人之處,不是五個超級巨星在一隊,而是大家各有不同的技能,在場上互補不足,發揮teamwork,贏得比賽。這樣說或者很抽象,可是這種球隊才會更有性格,也更加迷人。今日的球隊不若昔日吸引,除了因為那時的超級球星因種種限制,較少走在一起,也因為各隊的性格使然。要數近20年最吸引人的球隊,不是愛隊馬刺,而是在2004年打敗湖人F4的活塞,這支球隊嚴格上來說,就只有Chauncey Billups說得上是球星,幾位主力都重守輕攻,本來難以吸引球迷,可是他們發揮出來的凝聚力,那種團結和決心,令Bad Boys 2成為一股熱潮,最後贏得總冠軍,既寫出「灰姑娘」神話,至今也令不少球迷緬懷。大家各有特色,如拼圖般的陣容,像兄弟般的友情,那需要歲月去磨練去培養,要是一、兩季失敗又換,那只會是面目模糊的冠軍隊。

不知何時開始,冠軍成為了衡量球員偉大與否的唯一標準,忠誠不再被重視,上面提到的兄弟情也成為笑話。或者大家都忘了在公牛君臨天下的日子,其實不只他們受球迷歡迎,紐約人的鐵血、溜馬的凝聚、爵士的沉穩、太陽的火力四射、超音速的不甘雌伏、甚至是騎士的二奶命,全都在回憶佔上一角;到湖人三連霸時,我們仍有帝王的華麗、76人的血肉長城、速龍和公鹿的搶分show,再數之後的馬刺和小馬,太陽的快打旋風;近年?有Derrick Rose和Joakim Noah的熱血公牛,有Russell Westbrook和Kevin Durant兩兄弟的狂攻雷霆,綠軍的三巨頭已經開始變質,然後應該是勇士吧,可是隨住KD加盟,我們或許已再沒然後了。

究竟球員應否把總冠軍當成唯一標準?那漸漸變成近似道德觀甚至是形而上的問題,要視乎你在過程中如何抉擇,因人成事還是與隊友兄弟一步一步打出江山,要是最終功敗垂成,那在我眼中,仍是非常值得敬重。「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這裏說的不義,我覺得正好拿來形容尋找冠軍的過程,是否已盡全力,還是早就走捷徑,那應該有個客觀標準可以衡量。

不知是天意弄人,還是命中注定,Danny Ainge冷血地交易IT,換來Kyrie與Gordon Hayward聯手,最後Hayward卻是打了一場即「報銷」,反而大敵騎士終於等到IT歸來,形勢大好。不過故事未完,目前來看,兩隊還是極大機會在東岸決賽會師,而G.Hayward也有望趕及今季復出,這筆帳,看來五月還要再算一次。最痛苦的莫過於綠軍球迷,一面是自己的愛隊,一面卻是昔日的英雄,想來掌聲也要分成兩半吧。

-a40fcdae6e0cac36.jpg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