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elo Anthony在早前接受訪問時暗指自己錯信「禪師」Phil Jackson,以至發生在Knicks的種種不快事。而他其後再接受其他訪問時更直言,覺得被Phil Jackson在背後捅了一刀。

在今天Thunder揭幕戰上,Carmelo Anthony穿起新球衣的第一場比賽,就是面對老東家Knicks。他在場上也展現了過往沒有的笑容,並助Thunder擊敗Knicks。

圖片:Slam Online

Carmelo Anthony接受訪問時說:「整個夏天,我一直跟自己說:『什麼事錯了﹖我做了什麼﹖』老實說,我問了自己這些問題。我也不知道哪裡錯了。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我不知道啊。我不能指出確實的時間,我想我們都知道是誰(做的)。但我不知道為何這樣,我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這樣。」

回到2014年,Carmelo Anthony決定與Knicks續約,Carmelo Anthony指,他當時確信自己能為Knicks帶來變化。他說:「我當時真的相信自己,以及自己能帶領紐約,有如我當初來到,去成功、贏比賽、團結球隊、打入(季後賽)次輪。我們本來應該在接下來一年建立起來,然後一切都崩潰了。」

他續說:「我沒有選擇,只好依靠自己。然後當我們得到Phil,我就像我可以相信Phil。讓我相信Phil。我知道他的往績,我知道他意味著什麼。我知道他想贏。我一直將我的信任給了Phil,我將我的信任放在Phil身上。但過後就減少了。我站到場上做了我所能做的,但我依然被人在背後捅了一刀。我不再相信任何事。我只相信那些在場上的隊友,不管是誰,這才是我要應付的。」

Carmelo Anthony接著承應,去年12月,他跟Phil Jackson直接對話過兩次,一次是有關於為何Phil Jackson公開指責他,另一次是一個長達7分鐘的離職訪談,Carmelo Anthony指那次訪談,Phil Jackson很老實地承認想Carmelo Anthony離開。

Carmelo Anthony說:「Phil很誠實,當我們去到要用7分鐘商談的那一點,他才老實起來。他很老實,他說話的方式,我理解的。我只想他衝著我來,然後更早地告訴我,而不是向傳媒說。他所說的是完全另一個方法,因為他跟我說的是跟向傳媒說的完全不同。」

被問到他是否認為Phil Jackson已經準備好將他交易出去以換來任何人,他笑說:「Oh,當然,那當然啊。那個交易是,我也頗肯定如果那個交易條款(Carmelo Anthony擁有交易否決權)不存在,我真不曉得我在哪裡了,因為那時候他已經準備好(交易)了。我想Kyrie那件事將我的情況放緩了,因為在那之前,有好幾個交易應該會完成。那只是一堆人,不是球星換球星那種。所以當Kyrie那件事發生得如此快,然後他們得到了Isaiah及Crowder,我也頗肯定如果我是管理層,我會:『Oh!等等!』你看到現在發生什麼事,所以我們要得到一些回報。那是我尊敬Scott的事。他很直接。Scott(Knicks新任總裁)是很前線的人,非常老實。他就像:『看啊,我不會什麼也沒得到就放棄你。我會讓你知道,我尊敬你,尊敬你的賽事。我知道你為球賽帶來什麼。我不會什麼也沒得到就放棄你。」

圖片:網絡圖片

「我一直想我能回來,即使我一直被排除在外。我為自己著想,我知道這將會在門後操作,我知道一些交談正在進行。我只想他們直接跟我說,並說看啊,這是我們所想,而不是要我讀(新聞)或聽到,然後找他們問:『這是什麼啊﹖』如果他們感覺到,我只想他們能老實直接地說。我想我跟他們是很誠實直接地指出,我想留在紐約,想有一支好球隊。我對此很誠實。但我感覺不到他對我的誠實。我要看新聞才知道。大家轉發給我讓我知道以及聽到,然後當我跟找他們,他們說:『Oh,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我開始用自己的方法,我專注於自己,專注於隊友,我不想談論那些交易或者有關那些事。當你準備好跟我說了,你就來跟我說。」

在今季揭幕戰對上Knicks,Carmelo Anthony認為,這讓他可以親手了結這一切,並展開新的旅程。他續說:「是的,我厭倦了這一切。我想當我第一天踏進這裡(Thunder),我完完全全覺得完結了。我不是要站到場上去証明什麼,我站出來是為了贏。那些寫我的人、談論我的人,他們知道我能做什麼,他們知道我的能力。他們知道我的賽事。所以會知道這是有關勝利及將我的天賦放在贏球上。我不是要站出來証明什麼,我喜歡勝利,我喜歡樂趣,但我不是為了証明什麼。這感覺很奇怪,因為一切發生得太快。那個交易,我來到這裡。即使現在是三個星期後,第一場與另一支球隊一起的常規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章節還沒有正式落幕。我想那個章節會真正的結束,並真正地讓我以及Knicks這個機構繼續向前。這是雙方的章節均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