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今年有幸到台北的小巨蛋觀賞HBL的總決賽,老實說男女子組的決賽都不算十分精彩,幾乎都是壓倒性的勝利。而且在技術層面上,球員的水平雖然遠超香港,但比起本地的UBL及SBL 卻是遠遠不及的,更莫說現正進行得如花如荼的ABL,但我卻看得熱血沸騰,即使回到酒店仍激動得徹夜難眠。HBL在台灣的關注度遠超其他聯賽,其中一些傳統勁旅如松山、南山、泰山等,即使對香港球迷來說都是耳熟能詳。一個地區性的高中聯賽之所以得到巨大關注,除了資本的投入、傳媒的渲染,我想最重要的是球迷都在其中重溫到心中久違了的悸動。

今屆台灣HBL男女子MVP:松山高中高國豪(右)及普門中學羅培甄(左)(圖片:Nike Basketball Taiwan)
今屆台灣HBL男女子MVP:松山高中高國豪(右)及普門中學羅培甄(左)(圖片:Nike Basketball Taiwan)

展開白色的巨幕,3D投影機在小巨強中心投射出球員的比賽片段,光影浮動的通道裡,球員由父母陪伴出場,接受過萬名球迷的掌聲和喝彩。整個「出場秀」最吸引我的,不是瑰麗的燈影,也不是影片的精彩瞬間,而是球員家屬臉上的笑容。這與香港父母的臉色形成強烈的對比,在香港,醉心運動的學生與「沒出息」、「家門不幸」及「不務正業」等關鍵詞劃上等號,父母成了年輕人追逐夢想的道路上,最難跨越的欄架,投訴教練、門禁、逼子女退隊等事俯拾皆是,更甚者,學校也不支持運動員,老師們早已慣性把學生成績的不濟與運動掛勾,筆者更曾親耳聽見有老師說「打波果d都係壞學生」,在這樣的大環境中,還有多少球員能夠堅持?又有多少才華橫逸的球員淹沒在這種洶湧的偏見之下?

台灣經濟雖不及香港發達,但他們的高中生,至少能在父母那一抹溫暖如搖籃的笑容裡,在小巨蛋炫目的燈光下,安穩地造一場短夢。有了目標,有了支持,於是就有了一個個動人的故事,有了十年前預賽出局後,每天空著肚子,在清晨稀薄的陽光下「DO OUR BEST」的松山精神;有了以骨折的右手,在決賽戰至最後一刻才黯然離場的「屏中魂」曾勇誥。他們也會疲倦,也會流淚,但他們總會挺起胸膛,朝著目標一步步邁進。我們的學生呢?每個都背著屬於父母的沉重寄望,弓著背,茫茫然走在TSA和DSE的崎嶇路上,前面一片混沌。當香港接二連三有學生離我們而去,成熟的大人除了板起臉,批評他們「抗壓力低」,「唔捱得」之餘,是不是也該給予我們的孩子一個堅持去下的理由?運動雖然在中港台都「沒有經濟貢獻」,但請打開電腦,看一場HBL,或許我們的城市就缺少一個像小巨蛋一樣的舞台,我們的小孩都缺少一個足夠承托夢想的笑容。

離開時,碰見好幾個香港人,他們仍然意猶未盡,熱烈地議論著球賽,我想他們都是專程越洋而來,重溫年少時造過的舊夢。快要進入捷運的時侯,我聽見其中一人道:「唔知我地d學界籃球幾時可以響紅館打呢?」

筆名:無牌球員
作者簡介:醉心籃球,只與自己競賽。閒時自學戰術,琢磨技巧。而立之年,卻仍相信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