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some things just, don’t change
It’s better when they stay the same
Although the whole world, knows your name
So on a, bigger stage
They came to see you spit your game
So it shouldn’t be difficult, to explain
Just why you came back again
You hate the fame, love the game
Cold as ice, you remain
Fuck them all, tell them all eat shit, here we go again」《COLD WIND BLOWS》-EMINEM

木造的腿 猶如老人

2月28日,Shaun正式宣佈缺席整個賽季,以進行為期8至12個月的康復療程。「這大概是膝蓋能承受的極限,」隊醫Tony Daly回答記者,「他或許要缺席明年的整季球賽。」他更表示,行醫24年來從未見過任何類近的情況,但補充道「如何一切順利,有機會在8個月後重返戰場。」

期後,外界也開始推斷Shaun的職業生涯會就此結束,以網站Emptythebench為例,在3月2日的報導便以《Shaun Livingston’s Career in Jeopardy》(Shaun Livingston 的職業生涯成疑)來形容是次意外。

事實上,Shaun並沒有立即在Los Angeles進行手術,而是要去到3月13日才在Alabama進行手術。在手術前的兩星期期間,Shaun每天都要雪著自己的膝蓋,以避免它發腫。加上服用大量藥物的情況下,Shaun最起碼要吃4粒安眠藥才能入睡。

「在那時,我做了一些關於醫生的資料搜集,看看他們有甚麼成就、治療過哪些人、手術成功率等。」Shaun自述,「同時,我也諮問過一些人,最後我們決定去找外科醫生James Andrews和他的同僚William Clancy。而且,Andrews也處理過我之前的傷患,所以我挺習慣讓他操刀。」

「最嚴重的情況大概就是這樣了。」享負盛名的James Andrews說道。

神經系統受損有機會導致部份肌肉失控,所以James以「死亡之吻」來形容它。幸好,Shaun的神經系統安好,手術也順利完成,James表示「如果能把他帶回職業球賽已經是很幸運的了。」

手術後幾天,Shaun的腿就像一位90歲的老人一樣,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大概是50度左右。所以每次鬆筋都要兩名醫護人員在場,一個負責把手壓著大腿,另一個就使力把它抬高,好友Jones也形容「就像在彎鐵(bend steel)一樣。」

「就像一根木造的腿,沒有爆發力。」Shaun憶述,「我要再教導自己怎麼走路。這是瘋狂的,我甚至不能控制腿上的肌肉。就像把所有英文字母忘了,然後再從零開始背起。」

出院後,Shaun每兩天就要去找物理治療師Kevin Wilk復診。Kevin坦言,Shaun的傷患「變僵的可能性是ACL傷患的5至6倍。」可見情況仍然嚴峻。

就這樣,他與命運的戰爭也展開了-試圖再攀上籃球的最高殿堂。

SL

#BALLISMYLIFE 你真懂嗎?

「When I say I’mma do something I do it, I don’t give a damn
What you think, I’m doing this for me, so fuck the world」《Not Afraid》-EMINEM

「一切都是精神層面的問題,你要勇於接受現實。」Shaun解釋,「我不想陳腔濫調,但事實的確如此。你不能活在過去,你必須活在當下,必須接受現況。我們仍能控制當下的事,不是嗎?」

續後,Shaun更改了電話號碼。他倒明白別人關心他,但他不想一直向人更新狀況,他只想要一份寧靜讓他思考一下。支撐著他的,是家人、密友、信念和他最愛的籃球。「整個過程都是精神層面上,是它把你拯救回來。」Shaun補充,「家人的關懷十分重要,因為我們是周街環境所製造出來的產物。」

在《Inside Nets Catalyst Shaun Livingston’s 7-Year Recovery, in His Own Words》一文中Shaun表示,父親Reggie、祖父Frank和好友Art Jones,甚至母親Ann都是他那時的精神支柱。

「他們令我每天都保持樂觀。」他憶述,「但事實是,他們不可能24小時常伴你左右,過程中會有喜與樂、有高峰有低谷。關鍵在於你如何對待失落,如何對待那個令你不想再站起來的低谷。這是整個過程中最費時的一環。」

Shaun首先要接受的,就是他的腿——就像一個90歲的老人一樣。

起初,這位小老人連屈膝也成困難,根本無法踏健身單車,出入都要用拐仗。去到第5個星期,才「學會」走路。2個月後,他再次踏上單車,那一刻的感覺,他形容為一種解脫(sense of relief)。4個月後,他終於能在跑步機上跑步。他跟自己說,「OK,這一切都是過程,因為最初之際我連腿上的肌肉也看不見。」Shaun就是這樣一步步地走來。

你或許會問:「幹!都已經是一個百萬富翁了,那麼辛苦幹嘛?」

沒法子,#BALLISMYLIFE

「就像一個過氣的拳擊手。」Shaun坦言,「但對我而言,那發生在21歲,而不是35歲。那是令人沮喪的。但這是我喜歡做的事。當你喜歡做那件事,你必須確保自己能做到。不能存有任何藉口。」

皇天不負有心人,Shaun也逐漸康復。快艇也願意為他提供合約——一份底薪合約。諷刺的是,同期出道的狀元Dwight Howard則獲魔術隊以5年8500萬續約,形成莫大的對比。

就這樣,Shaun婉拒了快艇的合約,展開了那一段「人球生涯」。

延伸閱讀:
《在說「追夢」前,你應該先閱-The Recovery-Shaun Livingston ft. Eminem [一]》

《在說「追夢」前,你應該先閱-The Recovery-Shaun Livingston ft. Eminem [二]》

飛步

飛步

東併西湊,串成一文。 電郵地址:verbali711@gmail.com FB Page:飛步 verbalflystep Instagram:vfsnbaphoto
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