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kinda feels like,
I’m on a whole different page right now than you.」《Seduction》-Eminem

萬眾期待 快艇棟樑

「下一個Penny Hardaway」、「下一個Magic Johnson」,初到Los Angeles的Shaun被寄予厚望,人人都期望他能成為快艇的船長。在04-05年新秀賽季時,受右膝傷患困擾的Shaun只打了30場,其中15場為正選,但已鋒芒畢露,場均上陣27.1分鐘,便交出了7.4分、5助和3板。

圖片:網絡圖片

去到05-06賽季時,大名鼎鼎的外星人Sam Cassell 加盟快艇隊,兩人便結下了師徒關係。在14年BleacherReport的一篇《Inside Nets Catalyst Shaun Livingston’s 7-Year Recovery, in His Own Words》中,「儘管那時Sam已去到生涯的尾聲,但他仍然十分了得,我會學習他如何控制球隊。」Shaun 自述,「我不怕挫折、不怕犯錯,一去到場上我會發揮自我。」 師徒兩人,聯同Elton Brand、Chris Kaman 和 Corey Maggette,帶領球隊殺進了季後賽,並晉身次圈,創下了隊史的最佳紀錄。

「以他這個歲數而言,他的球商是令人難以置信的。」05-06年全明星 Elton Brand 憶述,「我沒試過這麼容易取分。我喜歡跟他打球。」

「隊中的所有人都認為他會成為球隊的領袖。」前快艇總教練 Mike Dunleavy 稱道。

「在Shaun加入後,你每晚都想到健身房看他鍛煉,見證他成長、變得更強壯。」快艇隊資深主場旁述員Ralph Lawler (自1978年)憶起,「你會願意圍繞著他來建立陣容。」

2007年2月,是一個戲劇化的月份。

2月12日,ESPN雜誌刊出《Point Not Taken》一文,當中寫道「教練拒絕為了一名7次全明星球員而交易他;球員,包括現時的領袖,都期望他在場上指揮。」Shaun也自信地表示,「我的潛質還沒被開發,我有足夠的技巧和工具成為『The Man』,現在我只需要發揮我的潛質。」他更形容了自己成長的轉變,「Allen Iverson 曾經是我的最愛,但去到這一刻,Steve Nash 成為了我的最愛。他可以投30次籃,但沒有人認為他只是為了自己。」

2月23日,在與勇士的對決當中,Shaun交出14次助攻,創下了生涯紀錄。

2月26日,天光,Los Angeles Times 刊出了《Livingston gives performance they’ve expected》,文中引述總教練Mike Dunleavy:「我希望他運用他的才能,因為這可以帶領我們去到另一個境界。」

2月26日,天黑,7時30分,快艇於主場Staples Center 迎接山貓隊。

「Then everything changed.」(然後,一切都改變了。)-《Inside Nets Catalyst Shaun Livingston’s 7-Year Recovery, in His Own Words》

「This shit makes no sense to me
What does it all mean?
I can almost taste it
I can almost see it」《Almost Famous》-Eminem

「像蝴蝶餅」 險被截肢

第一節8分24秒,「Livingston斷球」

第一節8分22秒,「啪!啪!」

第一節8分20秒,「uh!!!!!」

第一節8分18秒,「受傷了,是左膝。」

快艇訓練員Jasen Powell 立刻衝上前,物理治療師Steven Shimoyama也隨之趕上。

第一節8分10秒,球賽暫停。

「就像蝴蝶餅一樣。」Steven心想。

Steven蹲下,然後替Shaun放鬆膝部和臀部,令腳筋鬆馳,以避免在使力「正骨」(pop back)時令Shaun抽筋。他深知正骨的風險,假若第一次不成功的話,成功的機率只會一次比一次低,甚至乎引發「烏腳症」(Gangrene)。Steven然後把手肘放那塊蝴蝶餅上,用力一拉。

「不行!」
「又是不行!」
「又是不行呀!」

在10秒內,Steven試了好幾次,最後蝴蝶餅飛走了,左邊膝回來了。

然後Shaun就被抱上了擔架床,他緊抱住右腿,雙手放下,抓著擔架床,一邊搖頭,一邊凝視著左腿。伸出了左手,遮一遮左眼,摸一摸額頭,再放下,靜靜地被運出籃球場。

圖片:網絡圖片

「Wheeee-oooooo.」Shaun 被運到了醫院。

「你將進行血液測試。」醫生告訴Shaun,「在你腳的背部有一條動脈,假若你破壞了它,壞疽(Gangrene)會跑進去。要是這樣,我們必須幫你截肢。」

「血液測試?用來幹嘛?以前受傷也不用這樣..」Shaun答道。

血液測試結果出爐-毋須截肢。

但診斷後證實,他四條韌帶中有三條撕裂,包括左膝前十字韌帶(ACL)、 後十字韌帶(PCL)、內側副韌帶(MCL),以及左膝外側半月板(lateral menisci,LM)都出現撕裂;此外,他的髕骨脫臼,股骨和脛骨錯位。

為了隔絕任何負面消息,Shaun把電話交給了好朋友Art Jones。

「假若是你祖父呢?」Art反問。

「他除外。」Shaun答道。

但他無法控制自己,甚至質問自己「為何是我?為何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做錯了甚麼?」

這一夜,Shaun被黑夜所籠罩,他不知道前路究竟會怎樣,因為這種意外是前所未見的,沒有參考對象,更不知康復期要多久。他只知道,他有機會完全康復,亦有機會一輩子都無法打球。

「Cause some things just, don’t change
It’s better when they stay the same
Although the whole world, knows your name
So on a, bigger stage
They came to see you spit your game
So it shouldn’t be difficult, to explain
Just why you came back again
You hate the fame, love the game
Cold as ice, you remain
Fuck them all, tell them all eat shit, here we go again」《COLD WIND BLOWS》-EMINEM

徹夜難眠 重新上路

雖然如此,但外界已開始推斷Shaun的職業生涯會就此結束,以網站Emptythebench為例,在3月2日的報導便以《Shaun Livingston’s Career in Jeopardy》(Shaun Livingston 的職業生涯成疑)來形容是次意外。

事實上,Shaun並沒有立即在Los Angeles進行手術,而是要去到3月13日才在Alabama進行手術。在手術前的兩星期期間,Shaun每天都要雪著自己的膝蓋,以避免它發腫。加上服用大量藥物的情況下,Shaun最起碼要吃4粒安眠藥才能入睡。

「在那時,我做了一些關於醫生的資料搜集,看看他們有甚麼成就、治療過哪些人、手術成功率等。」Shaun自述,「同時,我也諮問過一些人,最後我們決定去找外科醫生James Andrews和他的同僚William Clancy。而且,Andrews也處理過我之前的傷患,所以我挺習慣讓他操刀。」

「最嚴重的情況大概就是這樣了。」著名的James Andrews說道。

神經系統受損有機會導致部份肌肉失控,所以James以「死亡之吻」來形容它。幸好,Shaun的神經系統安好,手術也順利完成,James表示「如果能把他帶回職業球賽已經是很幸運的了。」

圖片:網絡圖片

手術後幾天,Shaun的腿就像一位90歲的老人一樣,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大概是50度左右。所以每次鬆筋都要兩名醫護人員在場,一個負責把手壓著大腿,另一個就使力把它抬高,好友Jones也形容「就像在彎鐵(bend steel)一樣。」

「就像一根木造的腿,沒有爆發力。」Shaun憶述,「我要再教導自己怎麼走路。這是瘋狂的,我甚至不能控制腿上的肌肉。就像把所有英文字母忘了,然後再從零開始背起。」

出院後,Shaun每兩天就要去找物理治療師Kevin Wilk復診。Kevin坦言,Shaun的傷患「變僵的可能性是ACL傷患的5至6倍。」可見情況仍然嚴峻。

「一切都只是信念的問題。」Shaun稱道。

就這樣,他與命運的戰爭也展開了,試圖再攀上籃球的最高殿堂。

延伸閱讀:
在說「追夢」前,你應該先閱-The Recovery-Shaun Livingston ft. Eminem [一]

飛步

飛步

東併西湊,串成一文。 電郵地址:verbali711@gmail.com FB Page:飛步 verbalflystep Instagram:vfsnbaphoto
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