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UNBANNER

「下一個Penny Hardaway」、「下一個Magic Johnson」在04年的選秀會上,身高6呎7吋、臂展接近7呎、年僅18歲的Shaun Livingston在第4順位被快艇選中。然而,07年的一記快攻上籃改寫了他的一生。就這樣,這位籃球天才的職業生涯就變成了一顆足球,被各大小球隊踢來踢去。碰碰撞撞,勇士隊把他接實了,然後大力一揮,把這個龍門球丟到前場,殺進了2015年的總決賽。

圖片來源:centralillinoisproud
圖片來源:centralillinoisproud

「Cinderella man,
Cinderella man,
Cinderella man,
Cinderella man」《Cinderella man》-Eminem

家境清貧 望子成才

Shaun於貧困、高犯罪率、幫派林立的Peoria, Illinois成長。家貧,父親Reggie需要打好幾份廉價工,才有能力供養4兄妹,而祖父Frank則是一名護衛員。至於母親Ann Baer,在2歲時已離他而去,母子重逢已是十多年後的事。起初在教會的資助和父親的傾力支持下,Shaun能在私校Lutheran唸書,那裹的學生都是富家子弟,以白人居多,出入要不坐Mercedes就是Lexus,跟坐巴士上學的他形成強烈的對比。直到3年級,Shaun轉到公立學校Roosevelt Magnet,但去到6年級的時候,父親因質疑該校的能力,又把他轉回到Lutheran。

「他們來自不同的系統,你能夠看到不同的世界。」Shaun憶述,「但一回到我家,你會發現一大堆孩子由於家長沒空理會,而在街上流連。隨街毆鬥的情況很常見,但你必須潔身自愛,找出屬於自己的人生。」

平日上午,兩父子都會爭分奪秒地練習運球,父親亦會參照「手槍Pete Maravich」的運球教學影片來指導兒子。Shaun 7歲時練習運球的方法甚為嚇人,他爸一邊慢駛著那架1982 Caprice Classic,他就一邊在窗外練習運球。他憶述,「因為停車標誌(stop signs)的關係,我爸只能保持慢駛。」因此對兒時的Shaun而言,一邊蒙眼、一邊踩著腳踏車,一邊雙手運球都只是小菜一碟。但Shaun的課外活動並不局限於籃球,平日下午,他有時會去參加合唱團、打鼓、又有時會打美式足球、棒球或是去教會。「我用自己的方法來養大他。」父親表示。

在父親的培育下,Shaun也自然地與籃球結下了情意結,他更揚言「籃球是我的母親。」父親也憶述,「不論去到哪,籃球都伴隨著他。」「就連去教會、去戲院也會帶著籃球。還記得那次去看《侏羅紀公園》,他因為在觀賞期間運球而惹上了麻煩。」Shaun對運球的喜愛可以用瘋狂來形容,「他常在家裹運球,牆灰都剝落了。」在8年級那時,他已被網站Basketball Phenoms評為「最佳運球員」。

於2003及2004年,Shaun便兩度帶領Peoria Central High School摘下Class AA state 冠軍,2004年憑著場均18.5分、6板、6助以壓倒性的184票獲選為「Mr. Basketball of Illinois」。Shaun把這些成就歸功於父親,「就像Malcolm Gladwell 的那本《Outliers》指出的「10000小時定律」一樣,不斷重複、重複,便能熟能成巧。」

才華橫溢的Shaun被寄予厚望,Peoria Central的教練Chuck Buescher指出,「那些選秀專家說他是高大版的Jason Kidd,擁有良好的視野。他們都很喜歡他的洞察力和奇高的籃球智商。」此外,就連大名鼎鼎的K教練也想把他招攬到Duke大學,希望把他打造成全國最強的防守球員。

就這樣,Shaun 便陷入了兩難,不知該直接加入NBA,還是先加Duke大學。

圖片來源:turner
圖片來源:turner

「Is anybody out there? It feels like I’m talking to myself
No one seems to know my struggle,
and everything I’ve come from」《Talkin’ 2 Myself》-Eminem

尊敬祖父 放手一搏

「我希望他加入Duke,因為NBA對一個18歲的小子而言實在太艱苦了。但假若他是頭十順位,我會鼓勵他加入NBA。」Peoria Central 教練 Chuck Buescher 指出。

「沒有人能告訴我Shaun加入NBA的理由,不應該因為錢而不唸大學。」祖父Frank堅決表示。

至於父親Reggie和小學教練Tom Ruppert也認為Shaun應該先加入大學。

「我不想裝,錢的確是最大的考慮因素之一。當下雖有如此大的機會,但也是一個大決定。不論結果怎樣,我都希望K教練能諒解我。」Shaun 坦言。然而,筆者推測更多的可能是因為祖父Frank。

Frank Livingston 曾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經歷過韓戰,瘋狂的訓練令他變得十分堅強。「那裹不允許任何藉口。」Frank憶起當年,「在戰隊甚麼都可能發生。」在1995年,Frank確診患上結腸癌,但最後仍能生存,他解釋,「我認為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這並不是因為我仍能生存,而是因為我能看見Shaun成長。」意志堅強的Frank對Shaun有莫大的影響,Shaun在抉擇前也透露過,「我希望祖父能為我而驕傲,我想他看見我打NBA。」

或許,Shaun最後選擇NBA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要讓祖父在有生之年看見自己最高的殿堂上打球。

「不像其他高大的控衛,他是真材實料的。他跟Penny Hardaway很相似,但Livingston更加更加接近教練們喜歡的『純控衛』,擁有超棒的視野。」ESPN在Shaun的選秀檔案上這樣寫著。

「他擁有所有『教不到』的才能。你可以教一個人投籃,但你教不到如何觀察、如何傳球。」Michael Jordan 和 Kobe Bryant 的御用訓練師,兼《Relentless: From Good to Great to Unstoppable》的作者Tim Grover,在試訓後這樣形容Shaun。

就這樣,Shaun在04年的選秀會中,在第4順位被快艇隊選中。

飛步

飛步

東併西湊,串成一文。 電郵地址:verbali711@gmail.com FB Page:飛步 verbalflystep Instagram:vfsnbaphoto
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