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班波友的chatroom之中,有一個小子早就特別喜歡Matthew Dellavedova,欣賞他underdog的出身、防守拼勁、從外型到射姿都醜到不行卻備受重用。前陣子Delly兄一招「旋風地堂腿」(飛步語)連斬對手兩大將,他對重播細加研究,再搭上一篇關於這位Delly兄的文章,宣佈他不是「髒」,而是「不懂規矩」。

「如果你是職業球員,就不應該不懂規矩吧 LOL」我說。

「他沒有天份、沒有突出的技術、沒有高度,只能做的就是把握住上場的每分每秒!
就像我們以前打學界,在垃圾時間被派上場,明明無人認真打我們都會去盡。」

Delly 1

我很明白,我是因為Iverson而打球的。年輕時Undersize的自己打球每次都要拼到倒地。

那我再講一個自己的故事:有一次不過很輕鬆的全場街球,我一個輕描淡寫的上籃,並沒有做保護動作,因為肯定沒有飛人會來封阻;突然後面有人重重地撞過來,我完全失去平衡之下用左腳落地,卻承受了兩個人的重量,我「呀」的一聲慘叫,左膝劇痛。換來的一聲「對不起」以及怕傷及十字韌帶的惶恐,結果要掏腰包去看骨科,足足兩個禮拜不能走動,更不要說碰球了。

我後來知道了那個撞過來的人的故事,但是相比我的膝蓋、甚至是任何一個人的膝蓋,他的故事、甚至他是否有意撞我根本不值一提。同一道理,為什麼我們在Dellavedova撞傷Korver後關心的竟然是一個underdog的故事,而不是一個已經34歲才達到生涯頂鋒,卻遭重創的勤奮射手?

我當然不是要訴說Korver的故事,作為一個同樣跑不快跳不高的白人射手,今年入選明星賽、球隊單季60勝、以及聯盟真實命中率(True Shooting Percentage) 第一的射手,他花在投籃的訓練我想不用誰人說明。同樣地,我不需要說明膝蓋對一個射手、一個籃球員有多重要。儘管他不會被品牌出一個復健廣告,但他已經34歲了,你敢打賭那一撞不會是他場上最後的一個鏡頭?

celticslife

Brotherhood

我尊敬所有那些有過豐功偉業的名宿,但他們最老屁股的時候就是總在說,現代籃球的身體對抗很少、很軟、他們在這個時代可以橫掃千軍云云……是的,他們有些鐵漢長年征戰不倒,同時讓人可惜是一個個天才脆弱的膝蓋,Grant Hill、Penny的故事已經講得口水乾。有人說,當時的醫學沒有現代昌明,但你肯定和他們崇尚的肢體對抗沒半點關係?

pennygrant

這班名宿同時是所謂忠誠的代明詞,被認為優於現在這個商業掛帥的一代球員。自Lebron 03一代擔起大旗,球員們更有自主權、掛在咀邊「This is business」– 現在的球員們更明白,老闆只是發糧的,不是家人。自己今天的對手、也許明天就是隊友了。每一個球員都是表演者,表演者和表演者之間才是有共同利益的Brother。

名宿的那些時候,對手是敵人,活塞壞孩子要廢MJ武功是該辦的事;眼下的這個時候,對手是家人、是共同的表演者,有很多無需宣之於口的共識。

比如說,儘量不要讓彼此受傷。

說得明Pro(專業),他們優異的當然不止身材和技術,還有意識和經驗。用心拼搶每一球並無不可,會不會傷到人他們當然知道分寸。最簡單的例子是,今年防守一二陣的球員有傷過人膝蓋嗎?Tony Allen上年季後賽防KD身高相差甚遠,他有使出Bowen的絕招嗎?你看,拼勁與傷人沾不上邊。

我會承認,從前的NBA更有血性、更有讓人血脈沸騰;但我更不希望一個個天才球員因傷患而無法打球。姚明、D Rose、Brandon Roy,他們根本沒有碰撞的受傷鏡頭已經夠我們揪心了。難道我們還需要那些Paul George那些超刺激感官的表演?

 

體育精神

我一直認為,中國內地、香港的運動員和觀眾質素非常參次,輸球時搗亂和暴力時有所聞。王家衛講功夫:「眼中只有勝負,沒有人情世故」同是分勝負,體育競技原本就有很多人情世故。我們常說的「比賽」,你發現外國人說的是「Game」,遊戲罷了。競技,說明比的是技巧,「有對手、知高低」,為的也是發現自己之短和取他人之長。技巧高超的球員自然不會每一晚都在地上打滾。

事實的確是,愈是技不如人的人,愈輸不起。可能我們都受Iverson的影響,覺得那些為了勝利不顧一切的把自己身體往地上扔很酷,像Slamdunk一樣為救球受傷的畫面很美:你喜歡摧殘自己的身體是你的自己的事,但請不要也同時摧殘旁人的身體。猶其是大家根本不是職業球員,沒有專人會為我們治療和復健,可是對你的健康和錢包卻是永久性的損害。所謂的勝利,值得用健康去換取嗎?

AI dives

相信我,沒有人會喜歡和這種人一起比賽。後來的波友之中,有一個人亦就這樣打法,和他對位總會有過激的對抗:我看到年輕時候的自己,怪不得早些年我沒有一群固定的球友。他後來不斷的傷患,而且球技從沒進步過。

是的,他的天賦不好,我的天賦也不好,Dellavedova對NBA水準來說也不好,但是不是傷人的藉口?我寫這麼多次自己都要笑了,天賦不好和努力到底跟傷人有何關係?我明白那位朋友和Dellavedova,我們都不是有意的。只是自己的心臟有多大,並不是用同場player的膝蓋去證明的。

所以年輕的朋友們,Dellavedova的故事告訴你,無論你的出發點如何、你的手段如何、有意或無意,傷害到別人始終是責無旁貸的。我們要站在籃球場上、Delly兄要在NBA混下去,都要好好的明白到,你和這班兄弟明天還要上班糊口上學學習。而如果你做不到,我希望你會離開籃球場。

Delly 2

*為免招人口舌話我馬後砲,現在心平競猜今年勇士4:1騎士奪冠。網上這麼多前瞻,我實在懶得寫文章。

**如果你仍然有興趣知道那個撞過來的人的故事:他為了籃球,四肢都動過手術,身體裡面還有金屬。你認為這樣才叫做play hard?

心平

心平

身高體重都不適合打籃球,偏偏情迷於高牆肉林之中飛舞。沒辦法,籃球是我的熱情所在。
心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