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懷念著當初太陽隊的「飄髮哥」?
多少人懷念著當初太陽隊的「飄髮哥」?

一段小引子,卻說當年Jason Kidd還在太陽隊,老大哥Kevin Johnson還壯健,他問主帥Danny Ainge:「Kevin在打擋拆的時候總是以得分為優先而不是傳球,這樣還算是個控球後衛嗎?」Ainge曾經是波士頓王朝的控球後衛,他的答案最具份量,如是:「孩子,不是每個人都有你的大局觀、視野,Kevin是位天生的得分手,他有爆發力,球隊就應該讓他多得分。」

而故事發生的年份,是1996-1997年,當時Nash也在太陽隊,Jason Kidd從來不是個怎樣去謙遜的人,不論以球員或教練身份亦然。他這個問題不過想表示「老子才是真正的控球後衛」,只是他大概沒有想到,他身後那位金髮小子,都有著同樣的大局觀,而且日後在得分方面也絕不含糊。

當Nash再次回到太陽城,眼神比過去自信得太多。
當Nash再次回到鳳凰城,眼神比過去自信得太多。

一支有Amare Stoudamire、Shawn Marion「哼哈二將」加上Joe Johnson和Quentin Richardson兩位年輕優質射手的球隊,完整的軀幹,就只差一個大腦。那個年代的人都曾經目擊過Steve Nash如何帶領著小牛在季後賽中與全盛時期的帝王隊、馬刺隊死纏著,而瘋子Don Nelson每年夏天所引進來的「劍走偏鋒」型的球員時,Steve Nash都夠幫助他們得到高效的表現,就單舉一例,前鋒Antawn Jamison,在達拉斯的短短一年中打出了50%命中率與40%的三分命中率,這也是他生涯中僅能達到這目標的一年,這種點石成金的能力,最令太陽隊唾涎,他們的目標是重塑80年代的”Showtime”。

另外,有關Steve Nash在太陽的瘋狂歲月中,還涉及到一男子,他是意大利人,曾經在意大利職籃聯盟中呼風喚雨,熱愛在三分線外出其不意地起手,與如今的Stephen Curry有幾分神似,甚至令當時還身處意大利的童年Kobe Bryant為之著迷過,他是日後的太陽隊教練Mike D’Antoni。

在加盟太陽沒多久,D’Antoni就邀請了Nash到他府上燒烤,Nash當時剃了個小平頭,就似櫻木花道在敗於海南後的落髮一樣,清新且意味著另一個開始。

這個POSE真的好嗎?

Nash和Mike D’Antoni一拍即合,他們開始逐步實現自己的理想籃球,將之具體描述就是:在進攻時間8秒內完成的Early Offense。

一切真的太瘋狂,在這項簽約完成時,實在沒有帶來甚麼大轟動,人們預計太陽隊可能會有少許的進步,至於聯盟第一,根本沒可能;至於Nash,可能還是全明星,如果說他將會在Shaq手上搶來MVP獎座,更是天方夜譚,然後他們做到了。

Amare Stoudemire場均得分由20分升到26分,這個表現當然直接令他與隊友Steve Nash和Shawn Marion攜手進入明星賽。而Stoudemire和Marion的命中率都首次達到5成以上。上述有提及的兩位射手Joe Johnson和Quentin Richardson在外投命中上都有所提升,你甚至能夠說是Steve Nash為Joe Johnson帶來了日後的一份天價合同。這就是Steve Nash的魔力。以往人們用一句說話去評價過John Stockton:「他可以在路上找來幾個路人,然後帶球隊進季後賽。」至於Nash,我想他是可以讓身邊的球員看起來像名人堂球員一樣。參考Joe Johnson的案例,那一年他打出了場均17分及48%的三分命中率,令鷹隊以為他將會成為至少可以統治聯盟五年以上的外線新星。

太陽就整年憑著V字陣式,射手往外切,Stoudemire和Marion向內走,一記記三分遠射、一個個空接暴扣,取得了62勝20負的戰績。他們甚至急不及待進入季後賽,在首輪就以4-0將Pau Gasol與Jason Williams的灰熊隊掃走。在次輪,Steve Nash全年最期待的時刻到了,太陽碰上了達拉斯小牛,他們說不上是仇人,但Nash始終對沒能被Cuban續約一事耿耿於懷。

然後發生了甚麼事?該系列賽場均28分的Amare Stoudemire不是得分王。小牛錯在,他們為了成為總冠軍的有力競爭者,他們選擇放棄了Nash,他們沒有真正地認識Nash。但反過來說,Nash對這支球隊的一切都太熟悉,他每一次傳球都將小牛的防守拆解,每一次出手更是直接刺穿了小牛的心臟,他在Game4得到了48分,當中只有4分來自罰球。最後太陽用4-2氣走了小牛和Cuban,Cuban在出局後被問到有關放走Nash的一事,他臉不改容的說不後悔,但傳聞有人看到他在酒吧裡大發雷霆。

意氣風發的太陽和Nash再劍指馬刺,聯盟最逆傳統的球隊碰上聯盟最傳統,還打In-side-out而不是如今半小球的馬刺隊。太陽全年唯一一次挫折,他們的進攻突然不再靈光了,事實上Nash還是Nash,Stoudemire甚至能夠和Tim Duncan互爆對方,拿下了場均37分的亮眼數字,只是外線球員遇上馬刺防守的纏繞,沒能夠再提供上兩輪的火力。但對於任何一個組合的第一年來說,能夠闖進西岸決賽,敗於該年冠軍馬刺的手上,已經是個不錯的成績,可以帶著笑容去想著下年如何再重整旗鼓,只是,太陽和Nash都沒想到,這只是宿命的開始。

如果你認識左邊那位球員,我獎勵你買一件NBA球衣給自己。

為甚麼Nash可以用極高的聲勢奪得MVP?當年的O’Neal可是其中一個稱得上「努力」的賽季,而傳統球迷又比較推崇巨人於籃球的作用,甚至認為Nash的成功有賴於隊友。但首先Nash打出了歷史級別的數據,15分11助攻加上50+40+90的三項投射命中,而當Mike D’Antoni為首的教練組翻看錄像時,發覺很多情況是對方五名球員將注意力放在Nash身上,以為要將Nash逼到牆角之際他從一個不太可能的角度將球傳出,這一點完全是反傳統去進行的。過去學院派的教練都要求後衛不要作出這種高風險的切入傳球。2007年,馬刺再次擊敗太陽,但同時發生了一件極具爭議性的事情,足以改變了整個系列賽的走勢。這張已經是最不血腥了。

再考慮到,Nash剛剛填補了控球後衛上的空洞,曾經有段時間,老Stockton退下火線,控衛已成為了Jason Kidd與Gary Payton分庭抗禮的局面,而其他所謂控衛,都漸傾外得分化,當紅的Allen Iverson、幾位搶過風頭的Power Guard如Baron Davis、Steve Francis。Nash的出現就似重新提醒世人控球後衛的作用,他說過一段話:「我在某程度上相信,控球後衛不是後天練出來的,他們天生的,但你必須要讓自己變得更好,你必須好好利用你的天賦,使他得以施展。你聽過那些所謂的雙能衛,他們並不十分像控球後衛,也不十分像得分後衛。通常他們會變成甚麼樣的球員?『平庸的得分後衛?』『完全正確』。」這番話當然不是針對其他同時代的後衛,而是對下一代球員的提醒,事實上不是每個6尺球員都是Allen Iverson。

然後要提醒你,MVP的全名是”Most Valuable Player”,最具意義的。Nash在得獎後,Bob Cousy打電話去恭賀他,這個Cousy是1957年的MVP,同樣是控後後衛,你可以說他是控衛中的鄧不利多,因為他首先將籃球帶離了一個人人爭著將球丟到籃上的遊戲中,他將運球的作用放大,首先將一式比較花俏的動作引入。如今Cousy特意致電Nash,就好像他找到自己生命中的哈利波特一樣,你可以想像那個電話內容是多麼語重深長,兩個成年男子隔空深情對話。

nash8
鳳凰城永遠的痛。

肥約簽到手,而Nash也不是騙子,他交出了與銀碼相符的表現,名利都得到了,目標就只有一個。

但新季賽(2006-2007),Stoudemire要進行手術,Joe Johnson去當鷹王、Quentin Richardson都走了。這個情況就像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要拍續集,然後美國隊長和Hulk都說不演了,一下子有這樣的消息,無論你是導演抑或影迷,都會招架不住。而這對於Steve Nash來說,也是另一道考驗,因為總有些人會將上季太陽的成功全歸功於Stoudemire,對他們來說,要承認一個外藉白人球員的價值實在太難,更何況他不會防守。

然後Nash又上演了另一套魔術,他的助手是來自亞特蘭大的鋒線搖擺人,他被教練認為是打外線沒有速度、打內線沒有高度的球員,渾渾噩噩地過了兩個季賽,最後來到鳳凰城,那時候他還不是個胖子,他叫Boris Diaw。沒有人會想到這種沒專長的球員會頂替到Stoudemire的位置,但Nash卻讓這件事發生,他令本來就懶洋洋的法國人Diaw重新拾起對籃球的熱誠,他們在該季成為了拆擋的好伙伴。雖然他複製不了Stoudemire的暴力籃球,但他卻演繹出另外一種籃球的美學。他一個個利落的跳投,輕巧的放籃,再加上他是Nash之後球隊最會傳球的人,又有多少球隊會同時有兩名球員被人用「魔術師」去形容?大概就只有05-06年的太陽隊了。

在那一年,Nash還是MVP,人們不再輕看他,除了一些怪咖硬是將Shawn Marion說成真正的MVP,那一年,Nash靜悄悄的踏入32歲,他還在隱藏自己的年齡,他場均得分到達生涯新高,但是各項命中率還是變態一樣的存在。進入季後賽,他將無論體力和技術都處於顛峰時期的Kobe Bryant擊倒。雖然Kobe投中了一個日後無限重播的絕殺,但對不起,勝利者還是Steve Nash,不論在MVP的角逐或是進級的資格。再接下來,他們又用7場比賽收拾了另一支來自洛杉磯的球隊,然後敗了在達拉斯手上。

當戰勝你的人是達拉斯小牛,Nash必定會感到氣憤,但是他還相信下一年,因為Stoudemire要回來。

事實上,2006-2007年的太陽的確是空前地強勢,隊友Raja Bell在季後賽對Kobe來了一招「迷魂鎖」過後,好像拾起了壞人的角色,決定要壞到底。他得分能力上升,令球迷漸忘記Joe Johnson的名字。而在太陽潛伏多年的Leandro Barbosa經過Nash幾年調教後,甚至有了球星功架,「巴西閃電」名字也從那年開始流行。而太陽的快攻也成為了聯盟的第二招牌,至於第一招牌,是Nash另一個熟悉的地方──達拉斯。自往年季後賽,Cuban終於得到屬於自己的成功,雖然小牛敗了給某幾個問題判罰,而Dirk也被Wade公然指責他沒有領袖氣質,但這也阻止不了達拉斯人的氣勢,他們成為了一支「跳投與防守」的球隊,得到了67勝(然後被黑八、然後被黑八、然後被黑八……)。

又是季後賽,這次湖人和Kobe都撐不到7場,太陽只用5場就把他們解決。下一輪,馬刺。Stoudemire急不及待要再和Duncan較量,但回頭發現戲份被搶走了。

Game1,終場前2分53秒,Tony Parker打算晃過Nash,不慎扭到膝蓋,倒地之際他的額頭撞到Nash鼻樑,當時Nash以為受傷的是Parker,慢慢才發現自己鼻翼都濕了起來。

「我以為當時流血的是我。」Parker回憶說。

在簡單的包紮過後,Nash起手命中了一記三分球,102:102,一分鐘起又再突破上籃得手,比賽還有54秒。不愧是「風之子」,可能速度太快了,Nash傷口再次出血,不得不在決勝時刻離場,到他再能回到球場時,已餘下9秒,太陽準備吃一敗仗。

Game2,整個鳳凰城主場的球迷都在鼻上貼上了膠布,這是我看過最感動的季後賽時刻,多麼希望那一刻在在現場,然後兜售膠布,好了,不鬧了。

Game4,比場還餘51秒,太陽以100-97領先,當時太陽在總局數上以1-2落後,Nash在後場運球上前,眼見將要把局數扳平之際。眼前出現了一個寬闊的身影,馬刺隊的Robert Horry故意用肩膀撞在Nash身上,在重量巨大差異之下,Nash整個人往後倒地,Nash很冷靜,當時他的鼻還是可憐的歪著,他只關心勝利。但板凳上的Stoudemire和Diaw看不過眼,要出來理論。如果你再細心去看,Horry是在終場前1分鐘內才被換上場,你可以說這種安排是馬刺需要他的三分投射能力,但最後的結果是,Horry作為一名老將被禁賽兩場,而Stoudemire和Diaw兩位主力,都各自被禁賽一場。我只可以用一句總結:「Mr. Big Shot」

最後他們以2-4,「又」敗了給馬刺,Mike D’Antoni及太陽的8秒進攻哲學開始受到質疑。

記住他是怎樣離開球場。
記住他是怎樣離開球場。

如果這樣不夠悲壯的話,請你務必繼續看下去。

接下來的一年,不知道那一位天才的放話說:「Duncan最怕鯊魚。」(少年時曾經是泳隊的Duncan因為害怕鯊魚而轉為打籃球),令Steve Kerr做出了一個足以讓他引咎離開太陽的決定。他把多年來的主將Shawn Marion換走,弄來了老邁的O’Neal,對於這項交易的風險,Kerr其他比所有人都清楚,他當時說了句:「要麼我是天才,要麼我就是白痴。」

無論如何,太陽的華麗快攻年代就此終結,但Nash還是幫助了老O’Neal打出了生涯最後一個有威力的賽季,不知道有多少次當他接過Nash妙傳後會幻想如果更早就遇上了Nash會怎樣。甚至連新入隊的另一位老兵Grant Hill,他都迎來了第二春,像Marion一樣的跑快攻,從來沒有三分能力的他更加成為了底角的三分手。但那時候Nash已經33-34歲,漸漸都成為了和他們一樣的老兵,他的首要任務不是要幫助其他人奪回青春,而是要奪冠。

結果,Duncan怕鯊魚成為了全年最佳笑話,改革後的太陽在季後賽對上馬刺也沒有半點反抗的能力,連幸運女神也從來沒有幫助過太陽,Duncan的三分球,Ginobili的絕殺。

1-4,太陽慘敗而回,Mike D’Antoni成為了炮灰,終止了他和Nash這幾年來的愉快合作。沒想到,太陽還要繼續的錯下去,他們決定要成為一支有防守的球隊,請來了新帥Terry Porter,過去拓荒者的著名角色球員,太陽成功地在季後賽開創了一個新局面,因為他們這年連季後賽都進不了,Nash又老了一歲。

Alvin Gentry,如今勇士隊的進攻教練,他接過了Terry Porter留下的空位,成為了太陽隊的新教練,對比起Mike D’Antoni,他在球員輪轉上更加靈活,至少不是2K式的讓主力打40分鐘,太陽也因為他,再次得到新氣。至於Nash,這幾年來他還是那個Nash,可以投進三分,全場不停奔跑妙傳,偶爾會來個別扭的錯腳上籃或者騎馬射箭。只是,你見他的比賽漸漸吃力起來,不再是過去可以砍48分的Nash。

不過,Nash還是將新隊友Jason Richardson激活過來,讓他回歸到最舒適的射手位置,而不是過去其他人總期望他達至的單打得分手角色。Nash又將Channing Frye改造成人人害怕的三分高射炮。27歲的Stoudemire,在O’Neal離開後再次得到了禁區空間,場均得分來到了23分。事實上太陽也不過用了半季時間就由摸不到季後賽的球隊再成為了54勝的西岸球隊,但是你又可能察覺到,Nash已經35歲了。Goran Dragic,他老遠的走過來太陽,就是為了和偶像Steve Nash做隊友,這時候,我想Nash想不認老已經不太可能了。

整體來說,2009-2010季賽是令人鼓舞,他們在季後賽竟然用4-0將馬刺掃走,過去爬不過的牆,今日竟然輕而易舉。事實上,馬刺都面臨著衰老與改革的問題,而那一年太陽對他們的狠狠一腳,卻幫助了他們去加速這個步伐。在西岸決賽,太陽對上了湖人,他們面對過最強的Kobe Bryant,並將他擊敗,但是,那時候他身邊還沒有Pau Gasol和Andrew Bynum。然後又是一連串的如果,如果Marion還在、如果Ron Artest沒有經過籃下接到那個球、如果Kobe沒能夠命中那些高難度跳投……

之後,太陽和Nash都沒有進過季後賽,Nash還是成為了大合同製造機,因為他「又」幫了Marcin Gortat、Jared Dudley和Robin Lopez等人打出了一整年的好表現,讓他們被其他隊搶走。至於Nash本人,他在兩年後加盟湖人,38歲,背腰年齡大概是10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