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h1
你必須要從頭再逐分逐分去細看,你才能發現Steve Nash的偉大。

Steve Nash與籃球之間,可能是一場極其美麗的誤會,一個加拿大男孩,父親曾經是職業足球員,Nash幾乎把所有球類運動都玩過一遍,當中足球、冰球、曲棍球更曾令他愛不釋手。在12歲的某一天,他突然告訴母親:「我將來要進NBA。」那時候他才剛接觸籃球,母親當然一笑置之,因為沒有一個人不曾懷有過這樣的夢想。或者,Nash本來就是個天才,除了球類運動,他成長時間更拿過三次國際象棋冠軍。倘若他當日沒有選擇了籃球,他還是會在其他領域取得成就,甚至比今天的多,但是出於他對籃球的熱愛,他實現了當天的一個夢話。

高中時期的Steve Nash,外型已經是我們所熟悉的那樣,但背號卻是陌生的11號。
高中時期的Steve Nash,外型已經是我們所熟悉的那樣,但背號卻是陌生的11號。

有一點比較少人知道,Steve Nash兒時的偶像是Isiah Thomas,就是當年帶著活塞「壞孩子」與綠軍、公牛,單腳抗衡Magic Johnson的鐵漢。在Nash的成長過程中,他每天想著的事就是如何能夠達到偶像的水平,怎樣才能夠有所進步,至於何故Nash沒有學習到Thomas防守,這點就無從得知,但在Thomas身上的鐵血,Nash倒是「照單全收」了。

Nash在高中打出了場均接近20+10+10的全能數據,被名不經傳的Santa Clara大學招攬,在四年的NCAA時光裡都享盡了一切的讚美,於1996年的黃金選秀年之中,在第15順位被鳳凰城太陽選中了,終於實現了他當日的夢想。

但夢想過後,就是現實,現實是當時太陽隊在1號位上已經擁有Kevin Johnson和Jason Kidd兩位全星明級別的控衛,作為新秀的Steve Nash只能夠在垃圾時間中得到上場機會,但另一方面,又鮮有新秀在剛進入NBA就得到這麼強的同位前輩進行「身教」,這情況就好比過去出現在Chris Paul身邊的Eric Bledsoe一樣,能夠在每一次訓練中像海綿一樣的吸收,甚至在隊內的競爭比起任何一場常規賽還要激烈。

次年,雖然Kevin Johnson受傷患困擾,Nash也得到更多上場時間,但因為太陽隊已決意將球隊交給同樣是金髮的Jason Kidd(從來形象稱不上酷的Kidd在當時出奇地染了一頭金髮),不過Nash的潛力被達拉斯看中,在那裡,他遇上了同樣一頭金髮的德國少年,這位少年身長七尺,但沉默內斂,在偶爾烏煙瘴氣的聯盟裡,他竟然還會為自己摺衣服,很明顯,這人就是Dirk Nowitzki。他們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一起練球、一起玩樂器、一起吃飯並討論如何才能讓自己發光發亮,不過他們大概沒有料想到日後自己都會成為MVP,只是已經身處不同的球隊。

達拉斯過去都有過「Big Three」的夢,這個夢又與Jason Kidd有關,他和Jim Jackson、Jamal Mashburn組成「三J」在首個季賽中為球迷帶來無限瑕想後,下一年因為爭女人終告不觀而散,這日後仍然是無數中年大叔在酒吧裡討論的話題。經歷過三J的荒唐,達拉斯人重新愛上了另一個三人組合,搖擺人Michael Finley加上Nowitzki和Nash,三人加起來都沒有三J任何一人的張狂,最怪誕的一件事大概就只有Finley在灌籃大賽中來了個側手翻後接球扣籃。

這不是斷背山,這不是斷背山.......
這不是斷背山,這不是斷背山…….

達拉斯人嫌棄Steve Nash的軟,認為他防守不夠好(甚至是沒有),但是又忍不住為他一次次的妙傳與遠射而歡呼,更加上他們沒有看過這種打球方式,Nash運球比其他人還要傾前,某程度上他是追著球,而非運球,然後他又會刻意將球帶到人群之中,像手術刀一樣將對方防守肢解,然後在隙縫中送出妙傳。

雖說老大哥Finley是球隊的領袖,但是他沒有很強的持球進攻能力,而Nowitzki當時只是個3號位打法的高效接球得分球員,與2011年的單打狂魔相差甚遠。而實際上達拉斯的掌舵人就是Nash,他引領球隊的快攻,他從來不抗拒在關鍵時刻出手並命中跳投。這個組合成為了西岸的一時勁旅,一時的聯盟偶像,在街上身穿Nash的小牛球衣能夠證明你是個真正懂籃球的人,他們甚至一度踏足過在西岸決賽。

只是小牛的老闆Mark Cuban做出了一個他一生最後悔的其中一個決定,他放走了Steve Nash,後者以30歲這個黃金之年回到當初開始自己生涯的地方,鳳凰城。

Nash being Nash.
Nash being Nash.

一段不知疲倦的歲月就這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