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yrookie1一般來說,大三、大四生在選秀行程上都比較迂迴,因為這是個天才都恨不得高中畢業後就進NBA賺大錢的年代,像過去Michael Jordan、Patrick Ewing等巨星都願意在大學裡度過完整的校園生涯及全心投入於大學賽事的年代經已一去不返。另外一個原因是,球評們可以在這幾年之間將你由一位充滿潛力的新星,再重新描述為一位注定在NBA沒有甚麼發揮空間的角色球員,杜克出品的Josh McRoberts就是個例子,一個曾經的狀元熱門,到後來淪為二輪球員。

但這個情況沒有在Curry身上出現,因為他在大學的表現實在太過驚豔,也擺脫了刷數據的嫌疑,他親手帶領Davidson College走上奇蹟之旅,而且又有太多的數據及紀錄去證明他是位完美的射手。在當時,除了Mike Bibby之外,在Curry的選秀模板裡,出現了另一個名字,叫Mahmoud Abdul-Rauf,一個充滿宗教色彩的名字,他是1990年的3號選新秀,同樣以瘦小的身軀在NCAA裡大殺四方,曾經在John Stockton頭上砍過51分、在Jason Kidd面上單場投進8記三分……人們相信,要不是他長期受抑鬱症所困擾,他的成就會更大,而這個名字也包含著球評對Curry的期望,一個最具傳奇色彩的謎之射手,手感一來就所有防守專家都守不住。

金州勇士隊(Warriors) 用了第7順位將Curry帶走,參考09年之前勇士的慘淡選秀史,Don Nelson大概把Curry當成是能夠救贖灣區的轉世靈童,對上一次有一位新秀能夠這讓令老Nelson心動的,還得追溯當天在達拉斯那個七尺德國男孩。在選秀會現場,當勇士摘走了Curry的那一刻,紐約球迷報以噓聲,因為紐約幾乎就可以用第8順位得到Curry,對於這一點,作為Curry球迷應該馬上謝天謝地,而紐約球迷也不應該灰心,反正Curry已經將一場54分的表演送了給你們。

curryrookie2

在勇士的第一個月,Curry有9場比賽起手不到10次,他乖乖的擔當著組織者的角色,金州球迷都以為眼前這個小子是不是第二個Steve Blake、Kirk Hinrich,打球過份的合理,在經歷過Baron Davis等人的薰陶過後,在勇士打球合理就是死罪。不過Don Nelson對這位小子似乎寵愛有加,Curry一直都當著先發,除了幾場因為小傷患當替補,記者問到的時候,Don Nelson還開玩笑的說了句:「他連個紋身都沒有,怎麼打正選?」

後來,Monta Ellis身體出現問題,長期為Ellis創造機會的Curry突然得到了很多球權,他在10年1月23日,對網隊砍下了新高32分還帶7助攻,賽後他竟然為自己出手太多而感到不安。2月11日,Curry得到了36分13助攻10籃板的「大三元」數據,和他對位的正是昔日勇士亂軍寨主Baron Davis。而對上一次有新秀取得30+10+10的數據時,是1988年由Kevin Johnson創下,Curry剛巧就生於那一年。

往後的比賽裡,Curry就成為了人們所熟悉的Curry,他在7個星期內有5場比賽得到了30+10的數據,開始成為人們閒談的話題,談及他的Quick release、談他怎樣在一次切入中將Birdman騙起了兩次。在最後一場常規賽裡,他砍下42分9籃板8助攻,又一個新高,並用此作為禮物向球迷暫別。

在明星賽後,新秀Curry的場均數據是22分5籃板7助攻,而在最後一個月,他的數據更加是26分6籃板8助攻,如果Curry早些打出這樣的表現,Tyreke Evans甚至不能夠得到最佳新秀的獎項,因為他們兩隊的戰績一樣不太好看,而Evans的賣點是他的全能,乃LeBron James之後另一位場均20+5+5的新秀,全世界都知道他是刷出來的,而比他矮、塊頭更小的Curry卻一樣有能力去刷,這才是這嚇到Evans的地方。

至於為何Curry沒有一早就爆發?是他過份謙遜嗎?Klay Thompson說過,如果Curry是個謙遜的人,就不會投出這樣的三分球。既然不是,就只有其他解釋:一、Monta Ellis是個場均25分的球員,二、Curry在新頭一直在摸索著NBA的環境。雖然他從小就跟著父親出現在NBA球館,甚至會和Tracy McGrady、Vince Carter(曾經是Dell Curry隊友)玩起單挑,但是,Curry正在適應一個屬於自己的NBA,過程中他陷入過失誤過多、太早犯規纏身的問題,但這一切沒有長期困擾著他。他用更多時間去嘗試了解隊友的得分習慣,為隊友創造機會,而從不擔心自己沒有出手機會,當時21歲的他打得就像個充滿經驗的老將一樣。也許在Don Nelson親口對Curry說從自己身上看到Steve Nash的影子那一刻開始,Curry就立心要在金州有一番作為。

USA v Tunisia

2010年的夏天,四件事,勇士得到了David Lee、Curry擠走了Rondo和Evans出現在USA世錦賽的最後名單裡、Curry腳踝關節受傷、Don Nelson正式淡出。

David Lee那時候還是一台數據機器,在紐約裡得了個”DeWhite Howard”的外號,意思是他就是個白色的Howard,長年不打理內線的金州勇士願意用重金禮聘這位左撇將,背後也代表著勇士高層對於球隊改革的決心。而Curry和Lee二人在美國隊內集訓時已經接觸過,兩位都有「靠樣貌」之嫌,自然惺惺相惜。

在該年的世錦賽,雖然是Kevin Durant的個人得分表演,他每場不過投投籃,就把對手殺清光。但是,K教練在選角中也別有心思,他沒有用當時正是一號位火熱人馬的Rondo,也沒有用最佳新人Evans,而選擇了跳投大為爐火純青的Curry,大概他還是忘不了當日Curry在NCAA如何封神(日後K教練選了Curry的弟弟Seth Curry入校隊)。

Curry在美國隊集訓的時候,左腳腳踝嚴重扭傷,雖然這沒有影響他,也順利出戰世錦賽,但是自此之後,Curry左右腳踝都反覆地受傷,令他用盡方法去避免受傷,也成為了他後來在NBA發展的第一道陰影。

至於最後一件事,Don Nelson去任金州教練一職,也不再過問隊內內部事務。這位白髮老翁是Curry在NBA的首位伯樂,在他手上的新秀鮮有能夠打出成績的,因為他雖然可以看穿球員的無限潛力,但這不代表他可以幫助球員將潛力發揮。而他的去任,也標誌著勇士不設防的年代結束,新教練Keith Smart一上任就強調防守,並將Ellis、Curry、Lee三人同時任為隊長,有趣的是,三人從來都不以防守去見稱,Curry的第二個賽季就在這種矛盾性之下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