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1

過去的夏天,大帝占士(LeBron James)同時身兼導演、編劇、球隊經理、人事部嬸嬸及球員等多個角色,主導了一場屬於克里夫蘭的新桃園三結義,三弟艾榮(Kyrie Irving)受寵若驚,而二弟勒夫(Kevin Love)應該在前往克里夫蘭的路程中,腦海就只有「季後賽、季後賽、季後賽……」媒體開始讚美著這個組合將會如何偉大,怎樣可以超越過去的熱火三巨頭。然後,當賽季開始,騎士(Cleveland Cavailers)表現不似預期,球隊一度回落至過去占士「單天保至尊」的年代,嗯,我說的是當D.吉遜(Daniel Gibson)還是騎士迷心中的明日之星那個年代。往往這個時候,謠言就會從你身上鑽出來,先是占士和主帥白蘭特(David Blatt)傳出不和,然後就是勒夫的抱怨,加上占士對勒夫的公開指責。當然,這些只求炒作的肥皂劇會隨著一波連勝而消散。但是,克里夫蘭人會讚美艾榮、敬拜占士、開始欣賞「新援三寶」JR史密夫(J.R. Smith)、莫芝戈夫(Timofey Mozgov)及深柏特(Iman Shumpert),至於勒夫?他們似乎對他不再「愛」了。

love2

勒夫,可能是全NBA最被低估的俊男,現役連續Double-double的紀錄保持者,加上汽水廣告中的「最佳男配角」,他一到達克里夫蘭後就開始被人拿作比較,而比較對象就是前熱火三巨頭的三弟保殊(Chris Bosh),因為保殊是占士身邊的最成功犧牲品,他由過去在多倫多飛天遁地的「龍王」,退化成占士身邊的定點射手,然後再進化成內線拆擋專家、兩側的防守大師及特大號三分投手,最後他也得到了熱火(Miami Heat)的大合同作為一切的回報。

至於勒夫,在加盟騎士前,他是個怎樣的球員?首先,他在高中至大學的歲月裡,就不斷被人歌頌他的籃球智商、他的長傳技巧,甚至有人會將他比作名人堂成員比爾華頓(Bill Walton),原因不用太多,UCLA、籃板、傳球、零運動力(華頓雙膝早就是80歲的健康水平),當然比起華頓那個雪山怪人模樣,勒夫長相討好得多,哪怕當時他還是個胖子。關於勒夫的長傳,他在UCLA裡可以令當時還不怎樣會那招「彊屍式跳投」的韋斯布克(Russell Westbrook)每晚只需快攻就拿下10分,那時候的韋斯布克還未打過控球後衛。進入NBA後,勒夫來到了明尼蘇達木狼(Minnesota Timberwolves)那時還有艾爾謝弗遜(Al Jefferson)這個「山寨狼王」,而習慣黑皮膚及咆哮聲的明尼蘇達人對於這位白胖子確實沒有甚麼感覺,直到2010年一個晚上,他拿下了31分31籃板5助攻,「愛」終於成為了愛。再往後的日子,他每年都在自己的兵器庫裡增添武器,三分球、Dirk式Fadeaway跳投,他幾乎甚麼都會,就只有兩件事辦不到,一、花式灌籃;二、進季後賽。「雙30」的光環漸退,勒夫少不免被扣上數據刷子的罪名,也開始萌生了去意,畢竟明尼蘇達不是個可以長待的地方,當全世界以為他會去金州的時候,他抵受不了占士的商業大計。

而加盟了騎士後,人們似乎太過刻意要勒夫扮演過去保殊的角色,要知道保殊的運動力至少也有「四粒星」,足夠去成為一個大號小前鋒,在占士、韋迪(Dwyane Wade)身邊拾遺補漏,包括一些與卡位無關的遠籃板(比如13年總決賽Game6那個)、一些簡單跟進灌籃、一些空位三分球。至於過去不斷持球單打的能量,保殊都騰到防守端去了,保殊也成功成為了KG(Kevin Garnett)式的側翼防守球員,這就是熱火將他留下的最大原因,只要他們能夠用餘下的薪金空間去簽下一位獨當一面的球星,保殊的餘威仍在。但同樣的情況不會在勒夫身上發生,因為先天性的不足,即使勒夫比起新秀時期已經消瘦了很多、而且由當初的可愛小胖變成如今的蓄鬚型男,但是他還是那個隨時灌籃失手的零彈跳擁有者(其他獲提名者有Al Jefferson、Big Baby),這令勒夫永遠無法跟隨著占士和艾榮去「快打旋風」,你可以從他的隊友T.湯臣(Tristan Thompson)和莫芝戈夫身上看到那一種效果,艾榮一連串蝴蝶穿花,然後湯臣跟進暴扣、占士升東擊西,莫芝戈夫接應,而同樣情況之下,勒夫還是會停留在三分線,就算他接到傳球,他也只可以選擇再運球作單打或者將球再次轉移出去。所以更多時候甚至大部分時候,騎士會將勒夫當作投射型的內線球員去用,說實話,這樣去打的,勒夫未必會比這方面的一堆專家強,比如是懷恩安達臣(Ryan Anderson)、弗爾(Channing Fyre),同時假如你每晚就只期望勒夫多命中幾個三分球的話,實在是對他才華的大侮辱,這也是騎士當前最希望避免的問題。

love3

勒夫天生就是個進攻發動者,而非終結者,雖然他過去可以打出巴克利(Charles Barkley)式的數據,但就不代表他就是那種可以用任何方式去得分的球員,雖然在明尼蘇達的歲月裡,練就了他的一身好功夫,他既能夠在內線勾手,又可以三分發炮,也是聯盟裡數一數二可以單用三分線上的一個虛晃就能創造簡單拖步切入的6尺9以上球員(這裡要提到的人是:派臣(Chandler Parsons)、巴格拿利(Andrea Bargnani)。但是,典型的勒夫比賽模式應該是:搶到籃板後無需找控球後衛,而是直接把球甩上前場,球隊添兩分;另外就是在高位找到切入隊友,球隊添兩分;抑或是在三分線為隊友作個hand-off式掩護,球隊添兩分或者三分。這三點才是勒夫的直正天賦所在,至於其他勾手、三分球甚麼的,其實都是勒夫後天練出來的,當人人都懼怕你傳球的時候,你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去投三分球、去切入、去勾手,這也解釋了為何過去勒夫所有動作都比人慢一拍,但就是可以砍個二、三十分的原因。但是,如果你的球隊需要勒夫每晚去處理每一個進攻的話,你的球隊似乎天賦實在不足,過去的木狼就是處於這個情境之中,如今,騎士隊內天賦橫溢,勒夫就顯得有點多餘了。

但這就代表「愛」不再存在了嗎?未必,要知道Kyrie的手感不會永遠的逆天、LBJ未必每次都無所不能,有時候騎士就不得不轉換一下進攻模式,而那個時候勒夫就可以告訴其他人,他是球隊的第三進攻發動點,而不是那個控球總是不穩的替補Matthew Dellavedoa(天啊,這個該怎翻譯),同時,即使不是他的強項,但他卻是球隊少有的低位單打機器。再者,就算數據不再華麗,我們都不可以忘記勒夫的籃板功力,他的卡位能力沒有隨著他的大屁股消失而減退,他還是過去在《運動科學》影片裡和相樸手去比卡位的籃板高手,只是他將數據都「送」了給隊友,而過去隊友沒有這個能力去接受他的大禮,如今,他身邊的是馬利安(Shawn Marion)、T.湯臣、莫之戈夫等籃板強人,勒夫只需輕輕為他們卡位就夠了,除了助攻,還有助板。當然,你永遠無法要求勒夫成為一個出色的防守球員,他只可以負責油漆區內的防守,他沒有保殊的一雙快腿,甚至蓋個帽都特別費勁。但你還是可以預想到,他可以在季後賽中只用一個簡單的傳球或者籃板就將比賽改變,事實上,愛很簡單。

lov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