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nas1

亞連拿斯(Gilbert Arenas),在「林瘋狂」之前最勵志的控衛故事,在韋斯布克(Russell Westbrook)和利拿特(Damian Lillard)之前最具名氣的0號。恰巧地,亞連拿斯既有韋斯布克的唯我獨尊的天生強大氣場、又有著利拿特的冷血特質。曾經,我們看著亞連拿斯如何地瘋狂起來,他的球員生涯就似一齣荷里活式的英雄電影,這也很合情合理,因為亞連拿斯的父親就是個專業的荷里活龍套演員。不過他未必會想到,最戲劇性的劇情,會出現在自己的兒子身上。

arenas2關於號碼

關於0號球衣,可以追溯至高中時代的亞連拿斯,那時候他的教練對他說了一句:「你永遠不可能進大學籃球隊。」教練很少會作出這種極端的批評,那怕是有心或無意,但亞連拿斯就將它牢牢記住了,更將此化為0號球衣這個印記,去時刻告誡自己。在此之前,亞連拿斯不過當籃球是興趣之一,打得快樂就夠,但因為教練這句說話,他決定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在籃球上,他每天重覆的苦練,其枯燥程度甚至是他父親都不用擔心他會學壞、沾上毒品甚麼的,因為他就只會在練球!終於,在高中最後一年,亞連拿斯成為了場均33分的球員。從正面角度去看,這是一種自我激發;但從負面去看,這卻是種不可以被看輕的復仇心態,亞連拿斯整個生涯都是用復仇者的身份出現,因為他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忽視。

arenas3

關於選秀

憑著這份鬥志,亞連拿斯打破了高中恩師所下的「毒咒」,他成為了亞利桑那大學繼碧比(Mike Bibby)之後另一位能夠帶領球隊殺入NCAA總決賽的出色控衛,他們兩者同樣地擁有健碩的上肢與穩健的遠射,原本亞連拿斯以為自己能夠追隨學兄的腳步,成為帝王隊(Scramento Kings)的球員,因為帝王隊曾經口頭上承諾會在首輪將亞連拿斯選走,要知道2001年選秀是「後衛荒」,能打出來的控衛也只有東尼柏加(Tony Parker)、怪才汀士利(Jamaal Tinsley),其他球隊寧可選個不怎麼會進攻的藍領,也不願押注在亞連拿斯身上,這才是令他最氣憤的地方,亞連拿斯在現場甚麼按奈不住,大哭了起來。因為這種失態,媒體當時更對亞連拿斯諷刺起來,認為他過份自信,事實上,在旁人看來,在第二輪第二順位被選中已經不錯。後來當亞連拿斯在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打出表現,更在新秀賽當選MVP,前火箭總經理將亞連拿斯和火箭隊的左撇小鋼炮莫布利(Cuttino Mobley)比較起來,二人都是二輪秀,但憑穩健的火力擊敗了一些比他年輕、或所謂「有天賦」的海外球員。不過,即使已經很馬後炮,但那位前總經理還是看不準,因為亞連拿斯本人就首先回應,自己的打法和莫布利有很大出入,再者,誰人料想到亞連拿斯的極限遠不止於此。

關於瘋狂

亞連拿斯有多瘋?早於勇士時期,他就曾經因為無牌駕駛和非法持有武器而被美國警方拘捕,當時聯盟選擇從輕法落,只讓亞連拿斯禁賽一場,大家以為陰霾從此不再出現。在勇士隊的第二年,亞連拿斯就成為了球隊中的「吃T王」,他一共得到13次技術犯規,這是新秀中比較少見的情況,因此,當時隊中的好友里察遜(Jason Richardson)給了他一個外號,叫”Baby Ron Artest”,有何含意,就不用多說了。

另外,亞連拿斯是個惡作劇的高手,他曾經在為隊友買的冬甩上灑上爽身粉,害得全隊都要把口中的冬甩吐個乾淨。第二次,亞連拿斯又被指派去買冬甩,這次,隊友先叫亞連拿斯自己吃一個,他就格外滋味的吃著,隊友見並無不妥,大伙兒又伸手張嘴去吃冬甩,但這次他們又把冬甩吐出來,因為他們發現口中的的冬甩,都被亞連拿斯事先舔個乾淨。

後來這位瘋子在勇士隊打了起來,成為了當個夏天最搶手的自由球員,數支球隊都爭著要簽入這位瘋子,當中以洛杉磯快艇(Los Angels Clippers)和華盛頓巫師(Washington Wizards)開出的價目最高,如果加入了快艇隊,亞連拿斯就可以和過去的偶像高比拜仁(Kobe Bryant)一樣在洛城打球,但亞連拿斯就是不按常理出牌,他沒有甚麼的考慮,將決定交給一枚硬幣,最後,他去了首都。試想像一下,如果大帝詹士(LeBron James的「決定」都是這樣產生出來,在直播之下擲幣,會是多麼瘋狂的事,至少整個克里夫蘭會陷入動亂。更加瘋狂的是,其實在亞連拿斯的十次擲毫之中,快艇隊「得分」八次,亞連拿斯卻堅決自己挑戰命運的固執性格,而選擇去巫師隊。

關於生活

亞連拿斯是個活脫脫的怪人,他的寵物是兩隻鬥牛犬,這沒甚麼大不了。但他曾經用自己的第一份大薪金去為自己的豪宅添置魚池,而且目的是為了養一條大白鯊,每天花費6500美元。

亞連拿斯是個電玩迷,他試過在巫師隊的主場長廊裡玩遊戲機,問題是比賽都快要開始了,最後他還得到了生涯第一次的三雙。之後,他擔當了NBA LIVE08的代言人,並透露自己會在遊戲中操作自己,在對手身上砍下高分,如果你的兒子是亞連拿斯的話,你大概不能指責他沉迷在虛疑世界,因為他在現實世界都做著同樣的事情。不過現在有個人倒是相反,他會先在現實中得到成就,然後希望遊戲中的自己也有同樣的能力,那個人就是我們寵愛的「白邊哥」(Hassan Whiteside)。

亞連拿斯是個天生的笑匠,總會為隊友帶來歡樂,當中也包括他的惡作劇,但他認為這對球隊來說是件好事,這樣有助凝聚球隊,縱使他的打法比較獨來獨斷,但他個人卻是極重視團隊精神,在他初加盟巫師的時候,因為0號球衣已經為中鋒希活( Brendan Haywood)所擁有,為了令他讓出號碼,亞連拿斯答應會在每場比賽之中讓希活得到20次球,最後希活改穿00號的球衣,至於亞連拿斯有否兌現他的承諾,當然無從稽考,但至少我們知道亞連拿斯不是那種:「號碼給我!」的惡霸。

亞連拿斯的訓練時間和便利店一樣,24小時制,他試過因為不滿自己在比賽中的表現,晚上無法入睡,索性就爬起來到球館去練球。

他又試過在半場休息時間中穿著球衣球褲球鞋去淋浴,試圖淋熄自己的怒火,令自己冷靜下來再比賽。

他是絕對的迷信主義者,他在盡量在每場比賽之前都做著同樣的事情,比如是食物、停車位、音樂,而比賽後他會將自己的球衣拋上看台,作為完美的結束,同時他認為這樣做,至少每場都有一個球迷得到球衣。

關於得分

亞連拿斯愛得分,這個我們都知道,但是,他更愛在某些人身上得分。這個習慣要多謝NBA名宿「手套」彼頓(Gray Payton),在亞連拿斯還是新秀,剛剛得到先發位置的時候,他碰上當時還在巔峰期的手套,手套為人見稱的,除了他的防守之外,就是他那張嘴,他看到眼前這位菜鳥在控球,就噴:「你這小子上場是幹甚麼啊?」亞連拿斯沒有理會,也沒有甚麼膽量去理會,結果,當他防守手套的時候就慘大了,手套不斷對他進行單打,得分、得分、得分,亞連拿斯第一次這麼湛望被換下場,終於,教練忍不住了,用另一位控球後衛Bobby Sura替換亞連拿斯,亞連拿斯還跟隊友說了句:「Bobby,祝你好運!」至於Sura自然是「君體也相同」,亞連拿斯又再次進場,這次手套又開金口,說:「小子,幸好我不是AI(Allen Iverson)那類球員,要不然我上半場就在你身上砍了50分。」亞連拿斯想了想,心裡只能感謝上帝。自始之後,亞連拿斯每次碰上手套,都希望在他身上得到更多的分數,以吐回過去這一大口烏氣。

至於亞連拿斯的生涯最高分數60分,就是在偶像Kobe Bryant身上砍下的,因為偶像在比賽前對於亞連拿斯的打法有些微言,也有看不進眼內的意思,賽後,亞連拿斯更很莊敬的對洛杉磯主場的球迷來了兩個鞠躬。

而亞連拿斯的第二新高54分是對太陽隊(Phoxie Suns)取得的,原因是對方的教練是迪安東尼(Mike D’Athonie),他沒有將亞連拿斯選入美國隊,所以亞連拿斯要這樣「報復」他。這場比賽裡,當時的當紅MVP拿殊(Steve Nash)其實手感也火熱,拿了42分,但只怪教練惹了個瘋子,亞連拿斯在加時賽中還是硬生生的命中了兩記三分球,令比賽失去懸念。

有時候,亞連拿斯的得分是「興之所致」,最著名的莫過於他和麥基迪(Tracy McGrady)在一場慈善場中對轟遠程三分球,是一個今後難以複製的畫面。相反,當亞連拿斯沒癮子的時候,他可以整節都不起手,就是為了向教練證明自己的價值。

而亞連拿斯的得分手段除了馳名的無限射程三分球外,他有一點比較像哈登(James Harden),他會將身體垂低去胯下運球,然後找機會就用強壯的身體輾過對手,不過哈登多了歐洲步,而亞連拿斯就多了急停中距離。畢竟他的偶像是Kobe,所以他對中距離的熱愛也和Kobe一樣,有時候會在低位來幾個轉身跳投,造成「小號Kobe」的錯覺。

arenas5

關於絕殺

說到亞連拿斯,自然離不開絕殺,他的第一次絕殺是2005年季後賽對陣公牛隊(Chicago Bulls),原本他得到罰球機會,可以提早將比賽完結,但是他罰失了,令對手得到機會扳平比分,更是完成了一個10-0的run,但最後時刻亞連拿斯將功補過,投入急停中距離,令公牛眾將徒勞無功,他的殺手特質也由此產生。
而在06-07賽季,他更是「殺得性起」,成為了當季的絕殺王,第一次,弧頂的三分球,受害者是公鹿隊。第二次,他在作客猶他(Utah Jazz)時在迪朗威廉士(Deron Williams)面前投進三分球,拿下當場的第49、50、51分,過程中,他在球還處於空中之際已經提早轉身慶祝,更加成為了經典動作之一,之後好友楊格(Nick Young)曾經模仿過,卻成為了另一種經典。第三次,他在最後時刻硬闖超音速的禁區,以一敵四完成了打板上籃。

除了直接致勝的投籃外,他也有很多扳平比分的關鍵球,當中更有在季後賽中對騎士的超遠程三分球,這種只有亞連拿斯這類瘋子才能投出來的球,甚至連防守者都回不過神來,他就張手投了。事實上,若不是亞連拿斯的出手選擇如此草率,他可以成為更高效的射手,你可以把他比喻為一個更加喜歡硬來的居里(Stephen Curry)。但就是因為性格差異,亞連拿斯是亞連拿斯,居里就是居里(雖然兩人都會在球進框之前就轉過身子來)。

關於手槍

2007年的全明星週末後,在亞連拿斯生涯正值風光之際,他遇上了傷患,山貓隊(今Chalotta Hornets)的G.華萊士跌落壓到了亞連拿斯,造成後者內側副韌帶扭傷,季賽報銷,而華萊士就是當初在選秀會中被帝王隊選中的新秀,那個亞連拿斯原本以為屬於自己的位置,這也算是命運吧。雖然正值傷患,但巫師隊見亞連拿斯還年輕,必能康復,加上他強大的人氣與市場,所以還是為亞連拿斯開出天價合同,作為禮物去期待著他的回歸。但之後兩年時間來,亞連拿斯大小傷患不斷(可說是那個時代的D-Rose故事),終於在2009年,他在開幕戰就對小牛(Dallas Mavericks)攻下29分,在12月更對上老當家勇士隊攻下45分,華盛頓認為他們熟悉的Anget Zero回來了。

然後那件事就發生了,當時亞連拿斯疑似與隊友克利特頓(Javaris Crittenton)因為賭博而起口角,雙方帶了幾把手槍到休息室作勢恐嚇,過後並無任何意外發生。但事情傳了出去,外界一片嘩然,亞連拿斯更被罰整季停賽。事情發生後,隊友包括Nick Young、麥基(JaVale McGee)都沒有公開的作出過甚麼評論,而事隔多年後,亞連拿斯才對《運動畫刊》說,「其實根本沒有人看到我手裡拿槍,我也根本沒有把槍指著任何人。」而事實上,那場賭博的爭執而屬於克利特頓和麥基,亞連拿斯不過是以後來介入,希望平息兩者的怒火,只是火上眼的克利特頓甚至將怒火遷至亞連拿斯身上。亞連拿斯更說:「當時媒體報導把問題都算在我頭上,而我也不打算多辯解甚麼。一直到克利特頓出事了,人們才發現誰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希望他是清白的,願上帝保佑他。」亞連拿斯所指的「出事了」,是克利特頓最近被指控謀殺了一位女性。

事件的始末,已經鮮有人追究,也成為了羅生門,但是亞連拿斯的大好年華,就此給揮霍掉,要陰謀論一下的話,在事情發生前,巫師隊剛巧換了老板,而新任老板曾經和亞連拿斯說了句:「現在你不被保護了。」

雖然,禁場後的亞連拿斯還是再次成為NBA球員,和禾爾(John Wall)合作過,去過魔術、灰熊,但已經再沒有教練會給予他無限開火權,再沒有過去那種意氣風發。心灰意冷的亞連拿斯更到過CBA,也打出不錯的表現,更加有絕殺球的出現,不過他再不是那個黃金0號。

arenas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