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Brad Pitt主演過一套電影叫《Moneyball》(一般譯作「魔球」),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講述一個經歷過失敗球員生涯的棒球隊經理與一位與從沒打過棒球的經濟學畢業生,如何用數據分析去顛覆一條條的傳統棒球鐵律。

在籃球界也有這樣的故事在上演,主角同時是總經理與計算系畢業生,火箭隊總經理Daryl Morey,身高195cm的他在前半生沒有真正愛上過籃球,比起跑動與流汗,他老子更愛Fantasy Basketball,他對NBA的興趣也只停留於在數據上的研究與運用,嚴格來說他是個病態的數據愛好者,火箭隊正是他的大型實驗室。

houston-rockets

 走過長城

這個故事由2006年的夏天開始,莫雷出任火箭的總經理助理,在一年後正式接班成為總經理。2006年,發生過著名的T-Mac「35秒13分」事件,可惜他們在季後賽還是為小牛所擊倒,「姚麥組合」的再一年失望,火箭處於一個尷尬期,他們沒有足夠的實力去沖擊冠軍,但是距離重建又似乎太遠,對其他經理來說,這條路的走法是二擇其一,但對莫雷來說,其實可以同時進行。

莫雷不是那種會和當家球星一起老去的浪漫型球隊經理,所以像Mark Cuban與Dirk Nowitzki那樣的故事不會發生。姚明和McGrady,一個曾經被人認為可媲美Kobe與Shaq的組合,最終在一年年的激情與唏噓中散退,如今McGrady偶爾會在慈善賽中聊發少年狂、姚明都徹徹底底的是個生意人了。莫雷的經理生涯從「後姚麥時代」開始,在這段時間,他將新秀Rudy Gay換來角色球員典範Shane Battier,奢望他成為T-Mac身邊的Pippen;他又試圖引入還處於顛峰期的Ron Artest (Metta World Peace、The Pandas Friend),他是個問題人物,莫雷卻成功讓他安安份份地打出最專業的一年,成為了火箭的「窮人版」三巨頭。在莫雷思想裡,如果可以用一個瘋子的加入,去換來奪冠的機會,又何樂而不為?可惜,火箭在季後賽首輪中與湖人搶七失敗,Shane Battier拼得滿頭血還是沒有成果。這可以說是莫雷的第一場實驗,其實驗成果是:只要夠膽去收留,任何問題球員都可以轉化為即戰力。

其實,莫雷不是在一開始就打算放棄「姚麥組合」,只是二人傷病噩耗不斷,莫雷不得不作出抉擇,終於,姚麥時代要結束,莫雷一直讓球隊沉寂著,但沉寂不等如沉淪,莫雷一直都在盤算,等待一個為火箭翻身的機會。他在表面上看似在為球隊培養新人,為T-Mac及姚明接班,但實際上,他又似乎是在累積籌碼,準備一局豪賭。

Luis Scola,莫雷幾乎沒有用半分錢就從馬刺那邊得過來,擁有聯盟頂級的中距離及籃下腳步的他,是日後火箭不至淪為魚腩部隊的主要原因之一。

Carl Landry,來自一個莫雷花費百萬元從西雅圖超音速隊(今雷霆)的選秀權,莫雷相中他的敬業勤奮的態度,經歷過大傷患的他將所有自己能完成的得分手段都練得爛熟,包括左右手。莫雷讓Landry打出自己的身價,成為了候斯頓人所熱愛的Underdog故事。然後,莫雷把他交易出去,換來準全明星級別射手Kevin Martin,後來Martin又成為了Harden交易中的重要一員。這樣說法,你會認為有點牽強,但是,或多或少地,全因為莫雷對Carl Landry的獨具慧眼,才能夠造就Harden交易一事。這就是莫雷的魔力,他就如呂不韋一樣,用「奇貨可居」四字橫行。

Aaron Brooks,莫雷親手提攜的神奇小個子,因為得到無限開火權,Brooks更以場均19.6分得到最佳進步球員,但莫雷用他換來了後來的另一位最佳進步球員,他同樣是位控衛,在季後賽用一節時間讓馬刺崩潰,他叫Goran Dragic。

Kyle Lowry,一個莫雷的昔日愛將,為了他,莫雷將當年22連勝的功臣控衛Rafer Alston送走,在當時,Lowry不過被外界認為是個身體強壯,但是喜歡頂撞教練的球隊刺頭。莫雷卻用較高的薪水將他帶走,當時灰熊大概還有幾分感激之情,但當Lowry開始打出表現之際,莫雷又將他交易出去,從多倫多速龍那邊得來了個首輪選秀權。

這就是莫雷的獨特之處,他愛才,以上沒有一個是莫雷不疼愛的,但他深知以上的人不足以令球隊帶向頂峰。他寧可一次次的割愛,任由Lowry和Dragic在外面發光發亮,也要堅守住自己的全盤大計。

James-Harden-Rockets

再次升空

莫雷把所有的配備都設好了,火箭就只差一位領航員。這個人曾經可能是Pau Gasol,當時他在洛杉磯正悶悶不樂著,可是這個可能性被當時的NBA總裁David Stern扼殺了,理由應該和「Basketball reason」不相伯仲。這個人也曾是準備出走奧良多的Dwight Howard,不過侯斯頓對魔獸的吸引力遠不如影城洛杉磯,後來魔獸才知道「中伏」了。後來有個黃種人以為自己是,沒想到他只不過在駕駛倉裡待了幾個月就被「奪權」了,這好比電影《2001太空漫遊》中的太空人發現自己被人工智能出賣一樣,那種無奈、心酸,其實莫雷也是一台人工智能的機械,他只會想著將效益最大化、從不安於現狀。

終於,這位領航員出現,他不過是個當紅的最佳第六人,人們將他比作曾經的波特蘭鬥魂Brandon Roy、鬼之切入Manu Ginobili,因為他們一樣的狡猾無比,但沒有人會將他當成可以比作Kobe Bryant、LBJ的巨星級人物,儘管他在雷霆打出了歷史級別的真實命中率。但因莫雷眼中,他就是一塊和氏壁,因為他得分區域只限於三分線與籃下,這正正符合莫雷心目中的理想籃球。莫雷一向認為,中距離投射往往比投三分還得費勁,而且鮮有人可以把他掌握好,不是一個高效的得分手段,他認為反正都是遠投,何不投個三分?故此莫雷過往的補強方案(Shane Battier、Ron Artest、Kevin Martin)都屬於三分比中投準的球員。而籃下得分,能取得罰球的機會更高、有連消帶打之效,也是莫雷極之推崇的,過去莫雷曾經帶同powerpoint與影片去說服T-Mac多去切入而取代大量的跳投。而眼前這位球員卻能同時滿足莫雷的兩個願望,而且他只有22-23歲,他就是我們都熟悉的James Harden。

因此,莫雷對James Harden可如劉備看見諸葛亮,如魚得水,馬上三顧茅廬。而James Harden也知道,只有眼前這個胖子,才可以讓自己的才華完全地發揮出來。Harden也不是Shawn Kemp那種得到大合同就馬上放縱的球員,他在頭兩場的比賽就共砍下了82分,為莫雷獻上最好的見面禮,整個夏天以來球迷的猜疑也馬上煙消雲散。

一個全新的火箭時代也由此牽起了。

carmelo-anthony-locker-room (1)

機會主義者

至於之前所說的那位失落的黃皮膚小子,自然是林書豪,他和土耳其中鋒Omer Asik是莫雷在2012年夏天最意氣風發的兩份大合同,因為莫雷看中了林書豪愛好衝擊籃框的習慣,而Asik就在芝加哥以較短的上場時間打出極高的效益,加上莫雷多年來對牆壁型防守中鋒的渴求(由Hasheem Thabeet到Samuel Dalembert,甚至廉頗老爾的Marcus Camby),莫雷認為,那怕他們之中只有一個打出表現來,他就算是賺了。最後,Asik算是較為成功的一個,但是他沒能夠解決自己黃油手的問題,跟不上James Harden的腳蹤,莫雷寧可要幾乎沒有防守的Terrence Jones,至少他能在進攻端有所作為。而林書豪,他遇上的問題其實只有一個 — 三分球,雖然他已經苦練多時,但他的三分球沒有替補球員Patrick Beverley的得心應手、加上Beverley鬥牛犬式的防守太過令人印象深刻(對嗎?Westbrook),書豪在球隊的角色逐漸萎縮,終於在2014年的夏天發生了以下一件事:

莫雷在火箭場館裡,貼上了一張Carmelo Anthony穿上火箭球衣奪冠的標語,這沒有甚麼大不了,只是用Anthony夢寐以求的東西去引誘他,但問題在於,他用的是林書豪的7號球衣,這對任何球員來說都是傷心甚至令之心寒的事。終於,Anthony還是選擇留在紐約,但是莫雷此舉卻為整個球壇所不恥,也成為了他和小牛隊老闆Mark Cuban之間隔空罵戰的主要爭議點。

但無論如何,莫雷認為自己沒有做錯,只是外界人太過執著於號碼的意義,他只是為了得到大牌球員的加盟。例如,在去年,他連同教練McHale、名宿Hakeem Olajuwon一同去游說Dwight Howard的加盟,在這場魔獸爭奪戰中,終於成為勝利者,是為日後與小牛成敵的伏線(如果不計上T-Mac在大竹竿Shawn Bradley身上那一扣)。試想像,假如莫雷成功了,如今火箭就同時有Harden、Howard與Anthony,三個美國隊先發成員。噢,我忘了說,其實去年夏天,Chris Bosh也一度接近加盟火箭,現在火箭迷回想起應該也冒出幾道冷汗。

morey_icon

用人不疑

今年,莫雷將自己的籃球哲學推向高峰,因為留不住Parsons,他從巫師隊簽來了前火箭成員Trevor Ariza,比起當初,莫雷對這位球員有更全面的理解,他能防守、比Parsons更老練,只要不讓他運球進攻,把他好好放在底角三分位,他就是位高效的球員。他簽下木狼隊的Corey Brewer,這人甚麼球技可言,卻是Harden開放式打法的完美角色球員。他簽下了Jason Terry,生涯步入晚年的”Jet”,還能夠在沒有戰術的情況下瞎投三分球,而且投得進。

其中最神來之筆的,莫過於他從活塞那裡接手了Josh Smith,這人在活塞數年來,基本上被人當成大毒瘤,但在莫雷分析之下,J-Smoove的傳球有很多都能轉化成得分,而且防守效能上也不錯,莫雷深信他的半爛生涯還有可能得到救贖。結果,侯斯頓人看了幾場J-Smoove的打鐵表演過後,他果然適應了,傳球開始靈光、防守都到位,更有趣的是,投籃居然能夠穿過籃網。

其實幾年前,莫雷就想找來一個塊頭大、能傳球的大號小前鋒/小號大前鋒,他用上了一個首輪第16順位把他帶來,然後就遇上了一堆問題,這個人不能夠坐飛機、這個人有焦慮症、這個人不想打球了……最後就算莫雷有多麼鍾愛這位球員,他還是得放棄,這球員叫Royce White,如今Josh Smith在火箭的角色,大概也是莫雷當年對White的期望。

總結

最近出名嘴上不饒人的Charles Barkley不斷批評莫雷,說他只是個迷信數據的騙子,實際上他不過在增添好球員。然而,大概沒有多少個經理可以用一個夏天將一支只差兩場勝場就能進季後賽的中游球隊的主力賣出,再用上3年時間將它重新打造成星級陣容,過程中又不缺乏對新秀的培養,似乎真的只有這個瘋胖子辦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