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曾述進大專時憑彈跳力入籃球隊,除籃板球及封阻外,無甚建樹,令我漸入佳境真的是靠正式當老師後,學習社交舞及練田徑。雖是個高齡田徑學員,也著實跟恩師練習的日子很短,但自他身上我獲益良多,也令我在教學及教練路途畢生受用。令我深深拜服的,有下列四點:

1. 瞭如指掌*:
恩師的門生來源很廣,曾看見他安排短跑練習給一班來自銀行的田徑隊,當中多為業餘愛好者,也沒甚麼紮實的根基。只見他將其中八位男女子學員分佈各個線道,男的多在百米起點後一至五米,女的多在起跑線前一至五米,號令響起,各運動員朝終點直奔,難得之處是八人近乎同時衝線,前後不出兩步。恩師早料到銀行從業員很晚下班,拖著疲憊的身軀還要練田徑,要他們落力參與真的有點難度,曉是他知道男生總愛面子,故此刻意安排男的在較後的地方追趕,實際上分別是三米還是五米,就顯出恩師對個別學員的能力、狀態及鬥心有多瞭解。同工們,大家手頭的隊伍甚少男女混合,但能力總有差異吧!大可參考恩師的做法,安排一下,或許可提升球員上進之心,雖然球員現階段實力不同,也因此而互相鞭策呢?

2. 善打假錶*:(切記這並非做假或是一個負面的評價)
在跟恩師練習的日子,曾因目標項目不同而在訓練環節跑過幾個途程,有一百米,有百五米,有三百米,每課練習要跑若干次,當中只有為時不長的休息。身為中學體育老師及籃球校隊教練的我,到達灣仔場時已賸下半條人命,兼且要從緩跑、伸展、小步跑、加速跑做起,一切也憑意志及不服輸的脾氣硬撐,但試想要跑四個三百米,在指定時間內完成,絲毫不容易。當然,最終筆者也因兼顧太多項目而因傷毅然放棄田徑,直至後來一個擅長田徑的好友(也跟恩師稔熟)告訴我,說恩師常在大強度練習時「打假錶」,讓受訓學員以為自己疲累只是一種感覺,實際還跑得不錯,也自然令他們堅持下去,並認定只要放鬆去跑,也總不會太差。同工們,你又會否考慮在一些快攻練習模擬一下,讓球員專注一些較實在的、技術層面的要點,或許勝於不斷責罵球員跑得不夠快吧?

3. 不怒自威:
說實話,恩師其實跟我年齡相若,隨他練習的日子,他甚少大聲責備,當然筆者也非不認真的運動員,但在恩師的水平,相信我這個田徑初哥也有頗多技術環節夠不上他的要求,可是他總會再三講解,使我也不好意思馬虎了事。還記得有一段時期,當我跟校隊練完籃球,趕往灣仔之際,恩師也差不多要回家,他定必會告訴我「當晚菜單」,平日督促球員努力練習的我,亦不會趁機偷懶,心想恩師沒收我一文錢,對我有要求就顯出他全心的推動田徑,筆者也提醒自己胡亂動怒並非當教練的唯一風格。

4. 高階示範:
得悉恩師曾在主項奪得世界中學生亞軍,筆者並沒生羨慕之情,反而對他小小年紀,經歷艱苦的磨練及奮鬥肅然起敬。回想中學階段,筆者頗害怕體能訓練,運動表現一直平平,幸好當年校內一個排球場終年繫著球網,而友朋也是排球隊成員,於是每朝隨他們扣殺,才得知自己有不俗爆發力。但聽聞恩師往事,與及他輕鬆地以高素質示範,來為我作直觀教學法,方知自己單憑天賦打球,於是無論他安排何等難度的體能練習,也一律吃完,當中推使筆者近來也開始鍛煉身體,為的並非再在球場爭逐,而希望能在教球時有高階的示範,當中自己非為逞一己之能,旨在令運動員明白基礎訓練是一輩子的功夫。

*筆者後來經驗多了,才明瞭這就是運動心理學兩個上佳的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