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年青還有打球時,在一場賽事前剪了短髮,當時的美籍隊友並不贊同,說這是個咒詛,會害球隊落敗,其時不以為然,認為乃迷信之說,至於該場球賽是勝是敗,筆者倒記不起,反而之後當教練久了,也感到美籍隊友的話果真有點道理。

由於小寶的教練生涯多帶領中學或大專水平球隊,而大部分是男生,其中不難發現個別球員除髮型外,所專注的球風也偏向花俏、賣弄多於實際;在他們口中得知有些球員視社際比賽還重於學界賽事,因為在校內有許多女生圍觀,是他們表演身手的好機會。難怪當年筆者還是二十來歲時,其中一位教練嚴禁我們在賽事前跟女友逛街,自然也不許女朋友們觀賽,聲稱我們會因為忙於表現自己而致動作過大,或求勝心切,更會壞了需要細膩精準判斷的投射及輸送,一言以蔽之,就是弊多於利。

惟在美職水平,Jason Kidd在罰球線的「飛吻」及Jeff Horncek投罰球前的搔鬢腳,均在向他們的家人表達愛意,而他倆的生涯罰球命中率也相當不俗。要言之,筆者從前也說過偉大球員或多或少有點表現慾,對個別球員有良性還是惡性的影響,也端的視球員的年紀、心智及技術水平而定。年青球友們,人家說甚麼也是虛話,大家不妨撫心自問,如你真的會被在座的女友干擾心情,還是乖乖的收拾心情比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