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自問行事有時會粗枝大葉,然而對籃球的細心程度還算可以,年青時正值佐敦在美職初露鋒芒,自己著迷的程度是每場公牛場事必看,而通常會看上三五遍,當然會玩味球王的球技及英姿,及至後來積遜教練上任,加之柏賓及格蘭也相繼冒起的日子,小寶總會細閱他們的戰術及配合,漸次欣賞及分析不同球隊的優劣及可借鑑的地方,廢寢忘餐是經常出現的事。

就是憑這份熱愛及習慣,自己無論在球隊日常訓練或賽前,必會好好分析及評估對手的一切,打法,重點球員,慣常的得分手段只不過是必做的功課,更進一步是每一球員慣常向左還是右方開步,個別球員運球及傳球的弱點,如何多利用有優勢的配對,而彌補那些吃虧的配對等等。

可是筆者經常在不同水平的賽事,看到部分教練堅持球員去打教練擅長操練的戰術(筆者早年也常犯此毛病),而忽略那班球員的特色及個別差異。尤記得當年於學界賽事作壁上觀,看見好友執教的小將在第三節完結時落後18分之多,而以學界不會在任何邊線球皆停錶的慣例下,在餘下的一節理應沒任何懸念,可是好友保持正面積極的心態,鼓勵球員作壓逼性的防務,進攻時多移位,找空檔投三分球,其實對隊教練及球員也應該知道這是從後趕上的必然方法,惟該教練一味只著隊員守二三聯防,對手不斷投進三分球仍不作出調整,結果當然走漏了對方的球員,追分的一隊終憑己隊的鬥志、信念,以及對方失當的安排而取得最終的勝利。自此筆者每逢賽事部署,也總會在沿用的戰略上選取具針對性的一兩種,再因應對方的得分點而作出微調,正因為這樣方可激活腦袋,提高勝算,不會煩膩地捱過那四十分鐘呢,兼且要落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