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狂飊三分大勝後即吃一場敗仗,歸根究柢就是球隊至今尚未掌握跟不同對手作戰的恰當策略。大灑三分雨當然很好看,但季初Love不是說過他寧願捨棄遠程砲而在籃下苦幹嗎?Love其實挺有智慧,騎士陣中能投三分的大不乏人,他知道自己的優勢在禁區內卡位搶板或擠投。全隊投中十九枚三分球絕非易事,但這種火熱的手感端的很難持續。

另一邊廂,速龍能在開季有亮麗戰績在於主力球員Lowry、Derozan 及Ross能裡能外,遇到有利的match-up,他們會在低位以身體素質單打,當守方畏其突破而後撤時,三子又會送你一記遠投;即使他們單挑對手,你也不會見到過於花巧或蠻來的動作。Amir Johnson又是個搶板能手而能作遠投的球員,至於Valanciunas則是個賣力實幹型的中鋒,要言之,整隊速龍會按不同對手而作出合理的進攻手段,反正隊中沒有甚麼星級球員,打的就是不折不扣的團體籃球。

筆者還記得當年有兩位六呎二、三吋的小友,一位身軀壯碩,一位彈力奇佳,都是搶板好手,不約而同兩者皆擅投三分。他們抱怨跟任何教練均被視為內線球員,無機會發揮其遠投本領。小寶說之以理,如他們身高的球員在外地必然當作外線球員,可是本地早年實在沒那麼多兩米以上的內線,如果他們不勉強打低位,而在禁區邊緣伺機搶板,又或者偶作中遠投,誘使對方內線球員離開籃下,間接製造機會予其他隊友,也是一樁美事!一字記之曰靈:必按敵我形勢作戰,且須放下自我而成就團隊,方為長勝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