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我們會做運動?

這問題看來好像很奇怪,覺得喜歡就喜歡沒什麼稀奇嘛。但你想深一層,運動其實就是我們自發勞動自己。你其實可以午睡、看電視、享受美食、或是玩手機玩遊戲,爲何你會喜歡勞動自己呢?

很多人會說因爲可以強身健體,或是運動令人身心愉快。但有時這些都解釋不了「人們爲何做運動」。

例如,馬拉松的訓練極度艱苦,對跑手的身體可說是種折磨,爲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不爲金錢、不爲名氣、不爲勝利的去跑。是他們特別不怕痛?或是他們分泌安多酚特別多?不過他們跑到20、30公里時候,那抽搐扭曲的面容就是反證了。那他們是自虐狂嗎?但他們除跑步之外,沒有自殘的跡象啊。

yuki

又想想,打籃球固然是讓人快樂,但艱苦的訓練可以是種折磨,敗陣的創傷也可以令人意志消沉。爲何你還是要繼續打?我們大概窮盡一生都不會打得進NBA,打球又沒有錢送給你,有意義嗎?

但就是不論被擊敗多少次,訓練有多麼艱難,打球多沒前景,你還是孜孜不倦的打球。你隱約覺得 – 除了名利、金錢、健康、快慰這些實際利益之外,運動應該不只如此的。但還有什麼呢?

我們想想 – 在最艱難的時候,是什麼驅使我們繼續撐下去?

rose-fall

你是感到內心有種渴求,要做得更好,要超越作日的自己,要在當下的限制內做到最好,所以你沒有停下來。是這種「自我超越」的精神要我們永不放棄、要跑手跑到力竭筋疲還撐下去、要籃球員多番倒下又挺起來。就是這精神要我們運動。

所以,打不進NBA,沒名、沒錢、沒人欣賞,也沒所謂。因爲只要我在自身的限制內,能超越自己,能在運動當中,展現出自己最強的可能性 (to be the best possible me);那我就是在實現運動最重要的精神 – 「自我超越」。

是因爲這精神,令運動這麼迷人,這麼激動人心。想想 – 我們爲何愛看運動?其實就是愛看運動員展現人的最快、最高、最強可能性。你說人跑100米10秒不可能嗎?運動員就是要顛覆這個不可能。

運動的意義好比向人們宣告:「你看,我可以打破這個『不可能』。」

 

附筆:

近日有人說體育對社會並無貢獻。

運動的潛在經濟效益不用我多說,你看NBA、歐洲的足球聯賽或世界各大馬拉松以億萬計的收入,就知道。然後還未說運動令大衆健康的經濟效益呢。

但即使不計這些實利,運動在精神層面亦有重大的意義。若果有人說運動無貢獻,只是因爲他境界不夠。

大可

大可

運動狂迷,特別愛那廿九寸橙球。
大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