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所有喜歡Slam Dunk的人,都會忘不了山王對湘北的最終一戰,我自己看完後感動得淚流滿臉,所以希望與大家分享一下,和找到共同感覺的人。

雖然赤木和三井有幾句對白都令我印像難忘,但最令到感動的,始終都是櫻木強認着劇痛,堅定不移地說:「老爹你最光榮的時刻是何時呀,是全國大賽?而我呢,就只有現在了。」這段話不單表達了櫻木的決心,更重要的是,是他第一次,因為有人需要他而感到驕傲。因為櫻木在未接觸籃球之前,其實只是一個到處打架的小混混,莫講沒有人需要他,甚至大家都對他避之則吉。這一次,是他第一次感覺到有人等着他,需要他。

我認為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愛打籃球的人,另一種是不愛的。真心喜歡打籃球的人,永遠都像一個大不透的小朋友,他們對於籃球的那種犧牲,那種瘋狂,是不愛打籃球的人永遠都難以想像的。

 

 

在這,我想分享一段屬於我朋友的光榮時刻。

一年前的學界賽,我去觀賞我朋友的比賽,我的朋友以正選上陣, 當他步入場內時, 其實我暗地裏替他擔心, 因為我知道他在早幾天的練習時弄傷了腳腕。比賽剛開始時,他成功盜球,快攻得了兩分。大家都為他歡呼,而我也認為他的腳傷應該沒啥大礙。但正當他回防之際,他的速度明顯地慢了下來,我猜想應該是腳傷的影響。

過了三,四分鐘,他的速度明顯地慢了許多,儘管如此,他仍拼命地防守着。又一次盜球,但他知道自己已不能跑動,選擇傳球讓隊友得分。雖然他仍勉強地站在埸上,然而,他已經痛得面容扭曲。教練也心知不妙,立即把他調離場。我替他脫下球鞋,發現他的腳踝已腫得像雞蛋一樣。我立刻對他說:「不要再打下去了,你還有三年的機會呀。」他沒有回答我,但咬住牙,忍痛重新穿上鞋子並站起來,聲音顫抖地對着教練說:「我……可以……上埸。」教練考慮了一會,說道:「忍不住痛就叫我換人吧。」望着他一步一步再次踏出球場,我有點兒眼泛淚光,我這個平時一無是處的朋友,他步入球場的背影竟然雄偉得令人佩服,令人默然起敬。這一刻,他是一個英雄。

我的朋友再次踏入球場,樣子痛苦得連對方都替他擔心,但他仍然忍着因疼痛而流出的眼淚,在人堆之中搶下一個籃板,再傳出三分線,然後走到對方的籃底,接到隊友的妙傳,跳起擦版射入兩分。這一刻,全埸都掌聲雷動,只有我背着埸沒有鼓掌,但並不是因為我不興奮,只是在入球的那一刻,地面早已被我的淚水沾濕了。

不幸的是,在落地那時,我的朋友始終忍不住,痛得躺在地上,我立刻跑出去,讓他依着我慢慢走到埸外休息。突然,掌聲不絕於耳,連對方的教練也鼓起掌來,向我的朋友表示尊敬。

我的朋友是隊中的主力,球隊失去了他,兵敗如山倒,球隊最終落敗,但我相信他已得到比學界冠軍更有價值的東西,是一段值得他永世不忘的光榮回憶。

其實理性地說,我認為我的朋友很笨,為了一埸D3的學界賽拿自己的腳來冒險。但以一個籃球員的身份來說,我覺得自己遠遠及不上他, 他為了籃球的犧牲,對比賽的執著 ,朝著勝利的堅持,都值得我對他尊敬。其實不一定要轟轟烈烈才算是英雄,在香港這無情都市中,仍然有人為了自己的理想奮鬥,在平凡的人生中揚起不平凡的感動,為自己的人生,留下光輝的時刻。

 

「我只有現在呀!」

slamdunk

圖片:漫畫《Slam Dunk》

 

文章作者:小球孩
作者簡介:身高180,初中生,被迫打大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