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由始至終還是醉心由積遜教練引領佐敦成就霸業的公牛皇朝,當然奪魁不單是二人的功勞,背後有管理層、醫療團隊、訓練小組、陪練員等等,球迷範圍廣至球員的新知舊雨、同事、同工、朋友、球友、家人,多得難以想像。但在荷連斯教練的麾下,佐敦空有一身好本領,也礙於二人產生不了化學作用而打不出好成績,佐敦也自感鬱鬱不得志。

 

因緣際會,積遜得掌帥印,佐敦當然素聞積遜的禪道了得,惟佐敦慣於孤芳自賞,對積遜的知遇半信半疑,加上二人對致勝之道在觀念上有所出入,初期佐敦不是失誤連連,便是管理不了情緒,及至肯大膽抄截,又險象橫生。待倆人磨合有時,加上積遜引領一眾團隊循循善誘,佐敦漸次融入了三角戰術,不鹵莽、肯走位、曉分球、固防務,加上如柏賓、格蘭、朗夏巴、居爾、洛文等好隊友不嫌棄佐敦的桀傲不馴,我行我素,仍不斷予以配合,球隊的戰績由持續不振至漸入佳境,季後賽時佐敦的表現亦趨穩定,不慌不忙,漸漸享受球賽,其臉上也開始展露自信的微笑,投進關鍵球也振臂高呼。

 

看官別以為佐敦可沒壓力,他也不想辜負團隊及廣大球迷的擁戴及支持,尤幸他有堅毅的意志,不服輸的精神,總結過往失敗的經驗,開始虛心受教,跟積遜間的默契、信任及欣賞牢不可破,終於驅走了心魔,成功摘下桂冠。小寶是佐敦的死忠,容我代表佐敦向積遜及所有支持者致敬,執筆之時小寶仍眼泛淚光。

jackson_09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