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聽許多人說過戲劇、音樂是不完美的藝術,籃球運動何嘗不是?它永遠是矛與盾的抗衡,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就是球例也因應攻防的消長而轉變,那一兩年運動能力普遍提高,分數颷升,便容許部分前臂的阻撓,及至得分整體下滑,也就不再容許手部支住持球者。無怪乎米高佐敦認為,他當打的那個年代,如果沒有hand check,他大可單場拿下一百分。

 

 

當年筆者涉獵田徑項目,教練曾說訓練就如搓湯糰,你總不能把它弄至渾圓,練籃球亦復如此,無論體能、技術、意識哪一方面的增益,好比在原有的、接近渾圓的湯糰上多加一點麵粉,你非得將它重新拿捏不可!奧運精神不就包括「更高、更強、更快」的宗旨及企盼嗎?

 
小寶有感本地球風多按教練自身的理念及能耐而偏重進攻或防守,有的隊伍強於全場區域緊逼,但球員基本功不過平平;有的隊進攻板斧甚多,攻勢凌厲,可惜防禦網形同虛設。寄語一眾籃運愛好者,進攻跟防守本該相輔相成,不可偏廢,大家總不會將份量不合比例的麻蓉和麵粉通通倒進窩裡煮,便當成麻蓉湯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