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學界賽在即,日前在某大學見到運動員參加選拔,當然有人歡喜有人愁,總有球員會落選,也聽到部分未能入圍者怨同隊球員不配合有之,批評選拔基制不公有之,甚至有人認為內定成分居多。筆者倒覺近年選拔較過往透明度更高,個別滄海遺珠總是難免,而我擔心的還是年青球員的自省跟自我要求能力。

 

要知道小寶較晚接觸籃球,排球才是當年的主項。除托球手外,我打過不同位置,後期多打主攻。猶記得當時常怨隊友一傳接得不好,要筆者處理一些不大到位的離網高球,最初甚感不是味兒,及後發覺這項目不斷提高發球的破壞性,接球的隊伍不易將球準確地傳到托球的標準位置,(當年的排球還沒現今那麼多變化及不同形式的掩護及移位)打「修正球」是主攻手經常要處理的環節,由此漸多要求自己由平穩過渡至扣殺得手,當中關鍵的是要在起跳前及騰空過程對攔網球員甚至其他對手的位置及動態有所掌握,電光火石要兼顧的東西真的不少,要成功取分也委實不易,當時為自己在技術上及心態上提升至另一層次而高興。

corrective (2)

雖然籃球沒所謂「修正球」,但攻籃時遇封阻或被侵犯而要在空中平衡軀幹來投中,不就是修正球嗎?再者,由於落選、戰敗、受傷、處於下風、隊友不和、手感欠佳等不利狀況而帶來的壓力及負面情緒,不是要好好修正嗎?

 

佐敦就是筆者心目中修正能力最高的籃球員,小球友,你準備好打你的修正球沒有?

cor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