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回

 

再看看Game 5 最後一球防守,哈登只顧看守馬菲斯(Wesley Matthews) 而完全無意識轉換防守以阻截尼勒(Damien Lillard) 的投射,最後因這三分絕殺而緣盡季後賽。(筆者對哈登防守的積極性一直成疑,此子常留力進攻,因此很多時也有一種給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防守感覺,補位及協防這些耗費體力的動作他是吝嗇的,只是他也估不到這次的代價實在很大!)

 

兩位作為隊中的領袖似乎未能共同承擔球隊的勝負。反而在比賽中卻出現了欠缺溝通及爭奪做領袖/大哥(big brother)的情況出現。

 

從進攻模式, 團隊防守以致球員在球場內外的言論都反映了火箭隊仍未能成為偉大球隊,原因是教練建立的球隊文化仍然是以個別球員(I am great)為中心,而團隊的精神仍未以我們(We are great)為共同體來理解。

 

勝負或成敗在火箭隊中都是以個人為單位的!

 

火箭隊若要進一步成為具爭標力的球隊,我相信如何轉化成一隊不以個別球員為中心或勝利不屬於個別球員的突出表現,從而使自己議價力更高的球隊,而是讓團隊有更好的發揮,隊友變得更強的文化塑造才最重要!

 

在現今受統計數據來定義球員的價值的文化中,香港的年青籃球員也不免關心自己的得分,籃板,助攻等數字,有否想過欲成為更高水平的球員,就是協助其他隊友有更好的發揮,讓球隊變得更強大,更具威脅。 不竟一支竹我們可以輕易折斷,如果是十二支竹綑在一起,力量是巨大,不易折斷。

 

請記著: 是我們的球隊,而不是我的球隊。

 

作為教練的我們,如果認同這理念,我們又可以怎樣在管理上,訓練方法,以致戰術設計上陶造這樣的團隊文化及價值觀。這需要我們在不斷實踐,反思及再行動這辯證循環中摸索,最後成為我們自己的籃球哲學。共勉之!

 

(附註: 至於第五階段,已經是超越勝利,球隊各人是享受當中的練習同比賽,成為生活的共同體。‘ Life is great. ’1995-1998年的公牛隊就能達致這階段。

 

筆者只介紹了其中一個積遜教練有關球隊管理的分享,還有很多相關內容未能在此文觸及,例如: 如何以禪修習(Zen Practice)協助球員對自己的認識、塑造互相信任的文化…等,對於作為籃球教練的我而言,實在有莫大裨益,誠意 鼓勵各位有心人閱讀此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