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亞視傍晚播放「男兒當入樽」,適逢中學時代手機未興,幾個男孩小息午膳在校打籃球,放學飛奔到街場跟隊,幸運的話會遇到香振強或者呂楚威,即使坐在場邊欣賞,也是賞心悅目。打完兩三小時的街頭籃球,再回家食飯看男兒當入樽,過往十年不枉過,現在回想起來仍津津有味。

shohoku-slamdunk-34859978-918-532

再次踏入校園已經是另一個身分,雖然大學非主修體育,但是內心的佐敦夢卻依然存在。今年,筆者做了一件「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事:成立女子籃球訓練班。

 

筆者在將軍澳某間中學任教語文,閒餘時間喜歡到球場與學生「三打三」,有時打完籃球趕着上課,也就不理「大汗如何疊小汗」,手拿幾張紙巾急忙進入課室,學生見到我的樣子,通常會說:「又打波呀!」而我的回答是:「係呀!幾時一齊?」還記得去年有個中一女生曾經在我面前嘆息:「唉!我好想打波,但不夠人。」原來女子籃球的發展在香港很多學校依然非常落後,特別是學界賽中因運動成績不佳而被編為第三組別的中學,不被重視。今年九月開學第一天的早會,筆者站在操場上,見到中一新生中不乏「高妹」,腦海立即浮起那個女生的嘆息聲音,同時萌生一個念頭:成立女子籃球訓練班。

 

早會完畢,筆者把10個中一「高妹」留下,先讚賞和肯定她們的優越條件適合打籃球,再問有沒有人懂得打籃球,答案是:「唔識!」我笑着說:「唔識唔緊要,可以學,很快就會學識!」並鼓勵她們回家詳細考慮,毋須趕急下決定。翌日,筆者再次留下10個「高妹」,期盼得到令人驚喜的回覆,結果係「高處墜落低谷!」只有一個答應,另一個要考慮,其餘八個冷漠地拒絕。筆者當下心灰意冷,後來發揮「阿Q精神」,心想:有一個都好,只要再找兩個,就可以三打三,如果找到四個,不就湊夠五個人了嗎?加上今年教中一,就在班中招攬「非高妹」。

 

筆者藉着班主任和中文老師的身分,游說班中女生嘗試打籃球,分析打籃球利多於弊,苦口婆心地說一齊從頭學起,再加「優點」和「笑容」,務求用熱情融化她們。皇天不負有心人,報名人數共九個,九個都是「書呆女」。

 

後來,練習正式開始,逢二四放學練球。第一次練習主要是體能、運球、傳球和走籃。兩小時完畢,大家拖着疲倦的身體回家。翌日,有一個女生說要退出,原因是家長不給。星期四如常練習,進展良好。翌日,又有一個女生說要退出,原因是沒時間。筆者的熱情立即冷卻一大截,擔心再有人退出訓練班,想方設法留住餘下七人。又過了一個星期,再有一個女生退出,原因是兼顧不了游泳和籃球的恆常練習。九個人,餘下六人,筆者開始反思經營球隊的困難,於是,對餘下的六人做了不少心理安撫和信念鞏固,在球技的教學上亦要做出大幅度的改變,例如每次練習只可教授一個簡單的技術,再輔以比賽,務求在短時間內獲得成功感和建立自信。還有,繼續主動出擊招攬其他中一女生,結果係女生遠處見到筆者,立即掉頭走!不過,奇跡是會發生的。還記得筆者在中一樓層走廊閒逛的時候,有個低着頭的女生迎面而來,筆者循例隨口一句:「打唔打波呀!」本想着對方會搖頭遠走,誰知道,那女生停下了步伐,點點頭。筆者當場叫了出來:「太好了!」然後問她的姓名,她叫潘祉澄。

 

時間一日一日流逝,這班女生的籃球愈打愈好,雖然她們沒有參加過甚麼運動精英計劃,也沒受過專業的技術訓練,但是,她們藉着苦練,漸漸掌握籃球的基本技術和比賽規則。一個月後,另一個女生加入訓練班,兩個月後,另外兩個女生請求加入訓練班。「十、九、八、七、六、七、八、九、十……」這是一組多麼令人難忘的數字。

 

一轉眼,三個月過去。忘了哪位前輩曾經說過:如果學校球隊一星期訓練兩日,那是正常的,但實力一般;如果一星期訓練三日,實力就會稍為突破;如果一星期練四日,那一定會強的。於是,筆者就在想:這十個女生球齡這麼短,不練四日如何追上同齡女生(指小學曾經接受籃球訓練的女生)?但一星期五日上學日,拿四日放學來練習,是不可能的事,家長也未必同意。突然,筆者想起晨操:平日八點上課,七點三回到學校,練半小時,七點九準備早會,這不就解決問題了嗎?而且可以練足五日早上,加上兩日放學,共七日,那實力不就是超強嗎?

 

當筆者通知十個女生有晨操時,立即收到不少埋怨的聲音:「哇!咁早!好眼瞓喎!」「好攰呀!」「我想瞓多半小時」……突然,有一把聲音帶來了希望。「係唔喺可以着體育服回校?」我說:「係!」大家的反應360度轉變,這晨操計劃也就順理成章實現了。

 

三個月過去,籃球成為這十個女生校園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加入有數位男生擔任工作人員,整個團隊經常在籃球場上露面,一股女籃文化逐漸形成。2014的出現,標誌着新的開始,女子丙組學界籃球賽終於開幕,這十個女生也步上了另一個舞台,當首戰擊敗「銘賢」後,她們似乎從代表學校出賽的經歷中找到籃球的魔力,她們愛上了籃球。有勝有敗,次戰對上勁旅「崇真」,亦露出了球齡的「重要性」,畢竟她們只打了三個月籃球。然而,「愈戰愈強」對一班喜歡籃球的人來說,是存在的。離第三場學界賽還有一個月,她們付出了更多的時間和心力,最終,以積極的防守和團隊合作,成功擊敗「協和」,以小組次名進入12強,在12強止步。值得一提的是,又多了兩個中一女生加入球隊。

 

學界賽後,很多學校都會休養生息,備戰考試。這十二個女生卻想追回失去的球齡,以應戰明年學界賽,因此,練習照舊。雖然有不少家長曾向筆者反映女兒只顧打球,疏忽學業,導致成績退步,有意想暫停其練習活動。筆者一方面向家長陳述利害,一方面鼓勵學生少玩手機,換取時間讀書和打籃球,最終學生願意為自己的心愛(籃球)捨棄其他娛樂,又兼顧好學業,一舉兩得。

 

還記得以前在報紙上會有學界籃球的報道,現在愈來愈少。難得極力誌有此平台,也不枉筆者花三小時長篇大論「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讓更多同好知道,原來第三組別的學界賽中,也有可歌可泣的故事。

2014-04-29 19.53.30

文章作者:傻強

作者簡介:將軍澳某間中學中文科老師,熱愛籃球,受男兒當入樽櫻木花道的影響,在籃球場上散播熱情,今年首次成立女子籃球訓練班,主動出擊招攬隊員,成功將籃球興趣注入這班女生的血液當中。他說:帶籃球比自己打籃球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