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erly-westbrook.jpg

就算今日快艇如願大勝火箭,可能作客球迷都想看到,交易而來的Patrick Beverley可以上陣,讓攻入51分的James Harden不再予取予求;可惜賽前獲致敬的比華利因膝傷關係,只能在後備席打氣,雖然贏波,卻總是有點不足。

防守,越來越難。在聯盟刻意修改規則下,今日的防守已如九十年代般,注重一對一的防守;沒有了hand-checking,非法防守規則在千禧年初廢除,有段時間球隊乾脆以區域聯防來對付難纏球員,就算強如奧尼爾,在不斷的夾擊下也不再橫行。至於外圍的防守球員,手不能隨意放在持球進攻者的腰部,於是防守的難度也增加。所以有段時間,聯盟的「最佳防守球員」獎項成了高佬的囊中物,除了03-04年的Ron Artest(即今日的Metta World Peace),其他全都是中鋒或大前鋒,包括Ben Wallace和Dwight Howard等。

Ben-Wallace-and-Dikembe-Mutombo.jpg



單對單的防守技術,是王牌 vs 殺手的對決,近年又再成為焦點,多得Kawhi Leonard的出現,蜘蛛般纏死敵人,聯盟和球迷也再一次欣賞近乎失傳的防守起來。上季的DOY是勇士的Draymond Green,他除了單對單的防守能力出色,其協防也是一流水準,以其身高幾乎可以守足五個位置,是現代籃球獨有的奇材。

在三分球盛行下,聯防的缺點表露無遺,所以外線防守球員再一次被重視;如比華利這種重守輕攻的後衛,或者所謂的3-D球員,即既有三分,又能守外圍的小前鋒,也同告吃香。今早分享了比華利「愛回家」的影片,有朋友留言問:「你覺得Beverley算茅嗎?尤其對WB那記膝撞。」

茅,也不算太茅;不是模稜兩可,而是要討論這個問題,首先要探討何謂好的防守。我認為當中有三大關鍵,體能、經驗、意志。



hi-res-9d961e092df24087bbcc7ad2b4e63237_crop_north.jpg

mason3.jpg

體能,不止是如彈跳力和速度,包括身型和臂長,如近季兩贏DPY的Kwahi,其長臂簡直是異形般的生物,對手有時以為避過還是被他偷波,又或者入樽時以為夠快,豈料還是被封走;當然速度和彈跳力也非常緊要,這裏說的速度不是100米跑9秒9那種,而是瞬間的爆發力,否則對手明爆你,但跟不上就跟不上。日前寫過公鹿的Malcolm Brogdon,大學時號稱可守四個位置,贏過所屬聯盟兩次最佳防守球員,但在NBA,就是因為速度跟不上,成為對手單打的重點對像。

至於內線防守球員的要求當然有點不同,因應高佬的腳步沒這麼快,故此肌肉的力量更為重要,對手不會用速度硬食,而是用身體硬爆,要是不夠力頂住,那幾高手幾長也沒用。未贏過DOY的球員中,有兩個內線「矮仔」是我印象較深的,一個是紐約人的Anthony Mason,另一個是馬刺的Malik Rose,兩個在內線都算矮,可是那個馬步簡直是開車撞上去也紋風不動。就連步法在籃下無敵的Hakeem Olajuwon也承認,美臣令他吃盡苦頭;至於馬歷路斯雖不如前者出名,但在馬刺冠軍路上,亦貢獻良多。幫活塞及公牛皆贏過總冠軍的洛文(Dennis Rodman)又是另一種,他最厲害是那個馬步和橫移速度,年輕的球迷想必也看過他硬扛奧尼爾的片段,雖然不是全場都做到,但以相差的高度和重量來看,簡直是防守的一代宗師。進攻要練,防守也要練,例如防守的姿勢,橫移的速度等,都是重要課題,防守的體能,就是這樣練回來。

要是體能輸蝕,速度跟不上,那就只能放棄?當然不是。經驗,是防守者的另一重要武器。《男兒當入樽》中,也討論過這問題,海南的牧紳一就一針見血,指出櫻木體能勁爆,但防守不行的原因,就是因為缺乏經驗。

筆者也很執着於防守,記得當年打比賽,經常都會先去吼路,先看看對方的王牌,然後寫下重點,回家分析,希望在碰頭時守死對方。今日大部份的比賽都有片,要做這工作就更簡單,所以NBA每隊都有影像分析員(Video Coordinator),他們的工作就是就不同位置,剪輯對手的片段,讓球員知己知彼。自己會看幾個重點:首先當然是用左手或右手,之後就留意他的慣常得分位置,喜歡切入或跳射,有沒有小動作,脾氣如何,防守怎樣等。例如對手是個只懂用右手的球員,那你的企位就會是死企他的右方,迫使他用不擅長的左手運球;若果他切入飛快,但射波一般,那退後一步來防守,甚至放射不放鏟,又是另一種策略。有些球員在射波前總喜歡先fake一下,那你就可以留意他把籃球放在那個地方,如太高就一拍偷走,其他還有極多細節,不能盡錄。脾氣差的故意挑釁,屢見不鮮,因為防守從來都是一門學問,不仔細留意不行。隨住不斷比賽和練習,就會培養出防守的經驗,懂得那個位置,那種防守會更有效,所以年輕球員通常防守較差,一方面是不肯用心,也因為防守的經驗不夠。

放在NBA,其實也在做同樣的事。所以76人的「準新人王」Ben Simmons越來越難打,就因為對手看準他遠射不行,收窄防禦令他難以輕鬆入楔取分;就算是三分王Jason Tatum,也越來越難在擅長的零度位輕鬆起手,因為對手早早堵塞那處,於是近期綠軍也用他開波或是放在弱邊,先用入楔打亂防守才交予他。NBA之所以難打,季後賽之所以難打,就是因為對手集中分析強弱,要是得一兩招,肯定出事。所以很多球星前期和後期的打法大不相同,就是因爆發力下降後,要發展出不同的進攻招數,才能繼續生存。

談到防守,最重要的還是意志。

進攻,可以摧毀對手,防守,同樣可奪其心志。MJ和Kobe在攻守兩端都犀利,因為他們有「贏,就要贏到盡」的心態。意志要具體表達的方式有很多,如世界和平或比華利,那種惡型惡相望而生畏;也有是嘴巴不饒人,如洛文或披頓(Gary Payton)般,用垃圾話來摧毀對手。

好的防守,與過了火的茅波,有時只差一線,例如楔腳是否故意,防守時的手和腳如何擺放,有時都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像柏賓(Scottie Pippen)和尼拉特(Kawhi Leonard)等防守又好又乾淨,或者像保雲(Bruce Bowen)般非常骯髒的反而是少數;更多是在球證看不到的「合法」角度下,用小動作招呼對手。活塞的杜馬士(Joe Dumars)是公認的防守高手,也是當年Bad Boys中少數的君子,也透露過防守頂尖射手時,要訣是趁球證不為意快速輕打對方前臂,從而打亂節奏。至於傳奇控衛史托頓(John Stockton),防守時更是陰濕非常。

有時擺明打茅波,如活塞的Bad Boys般,是意圖用茅招擊沉公牛的意志,結果MJ在這場對抗中勝出,才有之後輝煌事蹟。打落門牙和血吞,不理前面對手用何種招數仍要打垮對方,那是男人的爭鬥,也是意志的對決。如我們回看八九十年代的防守,如活塞、紐約人和熱火等球隊,今日標準來看,個個也肯定是茅柴,但回頭一看,這班球星經過「洗禮」,其成就也更高,其強悍鬥志也非今日的能相比。

究竟比華利當日是否故意撞傷韋少,只有他才知道,但看他招呼波仔(Lonzo Ball)、居里(Stephen Curry)或其他對手也是全力以赴,只可說這就是鬥牛㹴的風格,無論用甚麼手段都要「咬死」對手。這也解釋了如保雲和林比亞等球員為甚麼從不理自己惡名昭彰,而繼續以踩界風格來整治對手,因為這是進攻不行的球員唯一生存之道。你可以恨之入骨,也可以鬧他們垃圾人渣,但他們卻是不少球隊的至愛,也是所有人都想擁有的隊友。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