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pg

今早,讀罷Isaiah Thomas的一篇長文,想了很多。

長文連結: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isaiah-thomas-trade-celtics-cavaliers/

由IT被作為籌碼,送到騎士換來Kyrie,球迷反應不一而足。有些為IT不值,認為他為球會賣命,最後卻成為籌碼,完全顯出Danny Ainge的冷酷無情。也有的剛好相反,認為塞爾特人此舉高明,因為IT有傷未好,加上即將30,也要求一紙頂薪合約,以他的高度一直都是防守漏洞,現在能換來更高更年輕的Kyrie,當然是good deal。

縱有反目成仇,可是上一代的班主、管理層和球員,總有更深厚的感情。老米拿Larry Miller與Karl Malone情同父子,Jerry Buss愛惜球員,Mark Cuban與Dirk Nowitzki是莫逆之交,Peter Holt和Gregg Popovich和Tim Duncan,根本就是一家人。可是這已是上一代的故事。

1355217335-3454164218.jpg

今日的NBA已成了一張「大餅」,在直播權水漲船高下,每支球隊的收益也如火箭上升。簡單去看,侯斯頓火箭隊剛賣盤,班主阿歷山大在1993年購入時花了8,500萬美元,而周三賣出的價錢,是整整22億!而火箭還不是NBA估值最高球隊,據福布斯估計只排第8,可想而知,今日的NBA是一盤多大的生意。

所以每次的勞資談判,班主和球員代表都爭持不下,加上經紀從中推波助瀾,今日的轉會交易,已再難如八九十年代般衡量。球員有更多資訊,更大權力,甚至反客為主;而班主和管理層也不再如從前般講感情,更多是從投資角度去看球會的操作。

每個人心目中的天秤都不同,講忠誠,講尊重,還得看你的上司是Danny Ainge、Pat Riley,還是Gregg Popovich。有些球隊就算交易,還是會為球員打算,盡力送他們到心儀的球隊;也有的見球隊薪資上限卡死,乾脆就叫球員跳出合約;可是更多的是一通電話,一個訊息,就懶理曾為球會付出青春的球員;這在現代運動,這些例子屢見不鮮。

在把運動員當成貨品之前,我認為當中最大的分別,是運動員的壽命極之有限;他們不是一台機器,不能年復年日復日地維持高水準,一個25歲的球星,35歲可能表現大為不同。從前球會更有耐性,明白球員付出了青春和最好表現,換來年齡漸長和一身傷患;球會把老將當成必需品,把經驗當作傳承,建立不同的文化,一代一代流傳;可是今日在球會角度來看,付出的薪水就是購買其表現,當其表現不值身價,那一是減薪,一是裁走或作交易。看Dwyane Wade的下場,就明白這些理智的管理層手法。

當然,NBA有嚴格的薪金上限,每年的選秀都提供新血,不汰舊換新,球隊就會原地踏步。結果這個風潮下,球隊不斷組成星級陣容,不合心水再換,以新一季為例,究竟木狼是甚麼?究竟塞爾特人是甚麼?看上去,會否有四不像的感覺?還是球迷覺得很興奮?我真的不知道。

這是雙向的操作,球星要在有限的球員生涯中,既追求薪金,也追求指環,從前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在年輕的歲月先努力爭取,待表現開始下滑後再轉到強隊;今日這一套已過時,LBJ和KD都成功用自己的方法贏得冠軍,也掌握了自己的命運。

10007868-nba-minnesota-timberwolves-at-golden-state-warriors.jpeg

看住IT的申訴,我內心滿是悲哀。那是被出賣的怨恨,那是被遺棄的殘忍。對的,理智的球迷會大大聲說,要贏冠軍,IT是不行的,Kyrie才是冠軍拼圖。我記得木狼的Ricky Rubio,這位金童由備受期望,到最後被換到爵士,其出色防守和組織能力一直被低估,在去季連遠射也一直有進步,可是更多人主觀地認為要贏冠軍,R.Rubio是不行的,完全漠視了他的努力。就如只得5呎9的IT,很多球迷第一句就是說,他不可能帶領球隊贏得冠軍,他不值得頂薪,今次交換,絕對明智。一如當年Avery Johnson,就曾被睇死永遠不可能成為冠軍隊的一員,結果又如何?更重要是,IT去季帶傷上陣的價值如何衡量?忍受喪妹之痛仍落場如何衡量?要是當日他要休傷,要是IT沒有堅持,今日很可能就健健康康,那會否被人認為換得好?

“Maybe they’ll look around the league, look at a case like mine, and remember that loyalty — it’s just a word. And it’s a powerful word if you want it to be. But man … when it comes to business, it ain’t nothing to count on.”

IT最痛心的不止是被出賣,而是來到波士頓這座城市,大家一起為打倒騎士而努力,最後卻被踢到克利夫蘭,那無異是用實際行動表明,IT才是塞爾特人未能擊倒騎士的最大絆腳石。當管理層高舉忠誠要球員賣命,然後轉頭就用商業理由將其送走,才最令人心寒。

那些燒波衫的,是腦殘;那些上季還為IT鼓掌,然後一次都沒有看過Kyrie在綠軍表現,就認定後者的作用必然比IT更大的球迷,其實也一樣腦殘。今日的聯盟,面目模糊,很多球隊有一堆星,可是沒有隊魂,大家都是打份工的心態去比賽,錢,大家都有更多,可是有幾多人可以講,今日的籃球比起九十年代更加好看?

運動扣人心弦,不止因為球員們的高超技藝,而是為球迷帶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兄弟團結的友情、將帥交心的忠誠、敵我交手時的惺惺相惜、遇上失敗時的堅持和永不放棄,這一切都是球迷支持球隊,買飛入場,留守電視旁邊的原因。在現實世界和運動世界,本來有條微妙的界線,今日卻已煙滅。一步登天最重要,忠誠道義大家都不講,球迷也隨住主旋律起舞,然後人云亦云一番,落井下石時從沒想過箇中因果。It’s all about business,改變了整個生態,也令世界不止沒趣,而是冷酷也殘忍。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