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嗶──!〞,尖銳的哨音傳來,裁判喝道:「啟南高中,請求暫停!」

小巨蛋內,一時間充滿了光北的歡呼聲,而在這驚人的聲浪之下,快攻灌籃得手的李光耀快步跑向板凳區,伸出右手,拍了也正走向板凳區的辜友榮的屁股。

「好球。」

辜友榮轉頭望向李光耀,看著他臉上閃亮的雙眸還有伸出的右拳,左手抬起握拳,與他碰了拳。

「好球。」

身為球隊隊長的謝雅淑,走出板凳區之外,上前迎接場上的隊友回來,伸出雙手與隊友擊掌,看著走回來的辜友榮,刻意加大擊掌的力道:「辜友榮,你剛剛連巴了吳楚仁好幾個火鍋,打得漂亮!」

辜友榮的反應卻讓謝雅淑有些訝異,臉上沒有激動或是高興,幾乎可以說是面無表情地與她擊掌,一個字都沒有說,跟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她很以為辜友榮會興奮。

辜友榮接過魏逸凡遞來的毛巾跟水,望向李明正,已經在專心等待他的指示。

現在辜友榮的心裡沒有雜念,唯一的想法就只有怎麼幫球隊贏得這一場比賽,而光北現在還落後13分,距離勝利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辜友榮一心一意只想著擊敗啟南,其他的念頭都已拋到腦後。

辜友榮拿著毛巾擦去臉上與身體的汗水,快速地喝了兩口水,眼神散發著亮光,專心聽著李明正的戰術。

另外一邊,啟南高中。

在球員下場之後,王思齊第一件事是做陣容上的調整。

「楚仁休息,周易上。永健你打5號,防守策略一樣,建華去守李光耀,其他人站二二。」

聽到王思齊的話,吳楚仁臉色一時間變得很臭,剛剛在進攻端非但沒有討回被辜友榮撞倒的氣,結果還接連被他蓋火鍋跟抄球,心裡的怒火完全沒有止息,吳楚仁因為覺得丟臉,已經惱羞成怒,現在王思齊又把他換下去,更讓他無法接受。

然而,吳楚仁可不敢挑戰王思齊的決定,硬是把怒氣往肚子裡吞,但他不是一個擅長隱藏情緒的人,心裡在想什麼完全寫在臉上。

王思齊當然有注意到吳楚仁氣呼呼的表情,可是他沒有理會,對待會要上場的球員下達指示,要他們針對光北的外圍防守攻擊,多利用傳球跟擋拆找機會。

不久後,叭的一聲,低沉的鐘聲響起,暫停時間結束。

王思齊把戰術板還給阿山,用力拍了兩下手,「穩穩打,不要被光北牽著鼻子走!」

「是!」

吳楚仁看著隊友上場,再也忍不住挫敗與憤怒的情緒,一屁股重重坐在椅子上。

椅子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吳楚仁用力之大,好像想把椅子直接坐垮一樣。

吳楚仁身體往前傾,雙手手肘靠在大腿上,眼睛看著地上,想起剛剛比賽過程,越想越不爽,看著汗水滴在地板上,胸口一股無法發洩的怒氣悶的吳楚仁咬牙切齒。

就在吳楚仁越來越鑽牛角尖時,一個東西直接掉在他的頭上,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吳楚仁右手往腦後一抓,發現是一條毛巾,抬起頭來,發現王思齊正看著自己。

王思齊對吳楚仁說:「你好好想想剛剛出了什麼錯,為什麼打不進,為什麼會被蓋火鍋,到底是光北的中鋒防守很好,還是你自己出了什麼問題,想清楚之後我再把你換上去。」

話說完,王思齊就轉頭觀察球賽,沒有再對吳楚仁說話。

王思齊的一番話,讓吳楚仁稍稍冷靜下來,拿著王思齊丟過來的毛巾擦汗,然後把毛巾掛在肩膀上,思考王思齊對他說的話。

到底是光北的中鋒防守很好,還是你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王思齊的言語,其實很明顯地暗示了吳楚仁,他剛剛被辜友榮壓制,是他自己的錯。

吳楚仁回想剛剛的球賽內容,雖然還是很不甘心,但是在思考的過程中漸漸冷靜下來。

與此同時,比賽繼續進行。

葉建華從裁判手裡接過球,傳給王博謙。

王博謙接到球,快速把球推進到前場,雙腳跨過中線之後,稍稍慢下腳步,看著場上的隊友,老實說,在王思齊把吳楚仁換下場之後,他放鬆多了。

吳楚仁什麼都好,是任何控衛都會想要同隊的中鋒,可是他剛剛的行為嚴重影響球隊的節奏,就跟發狂的公牛一樣,只會橫衝直撞。

情緒控管還不成熟,是吳楚仁現在的弱點。

但是想想這也很正常,一個先前隨心所欲主宰比賽的人,突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實力也比自己弱的中鋒壓制住,要不生氣也很難。

王博謙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吳楚仁的身高是上天給他的禮物,但同時也是一種考驗,如何克服身高帶來的驕傲,是吳楚仁籃球路上最大的課題。

王博謙並沒有深究這個想法,現在在比賽中,他現在最該思考的,是怎麼幫助球隊擺脫光北高中的糾纏,吳楚仁的問題,就交給他自己去煩惱吧。

王博謙右手運球,一邊往左邊側翼走去,一邊比出戰術的暗號。

左邊側翼,是王忠軍防守的區域,王博謙在暫停回來之後,要執行剛剛王思齊所說的,攻擊光北的外圍弱點。

王博謙的舉動,讓光北高中的防守感到緊張,整個防守陣式往左邊靠去。

王博謙彷彿完全沒察覺到光北高中防守的變化,身體一沉,運球往右切,快速的第一步爆發出來,就要直接甩開王忠軍。

王忠軍不想要被啟南高中當靶子攻擊,在這一波防守中展現出強硬的態度,雙腳急速往後退的同時,也利用手部的動作架住王博謙。

〝嗶─!〞

然而,王忠軍手部的動作太過明顯,場邊立刻傳來尖銳的哨音,裁判指著王忠軍,做出他剛剛的犯規動作,「光北高中20號,拉手犯規!」

王忠軍乾脆地舉起手,臉上維持著一號表情,完全不被這次犯規影響。

裁判走到紀錄台前比出王忠軍的背號,隨後走出邊線外,「啟南發球!」

被犯規的王博謙走出邊線外,從裁判手裡接過球,傳給葉建華,隨即踏回場內,把球要回來。

王博謙接到球,看了進攻時間,發現有充裕的12秒,再次走向王忠軍的防守區域。

這一次,光北防守重心往王博謙傾得更明顯。

王博謙趁這個機會,把球快速地轉移到弧頂,傳給葉建華,葉建華又立刻傳給右邊側翼的周易。

極快速的傳導球,讓光北的二三聯防一時跟不上,周易有了空檔投籃的機會,這個啟南陣中的瘋狂射手豈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即使高偉柏飛速撲過來也絲毫不理,拿到球就直接出手,出手速度之快,彷彿是用丟的一樣。

高偉柏完全來不及防守,回頭一看,發現球以非常漂亮的拋物線往籃框飛去,心裡大叫不要進!

彷彿聽到高偉柏心中的祈禱,周易這一球出手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往上彈起。

這時,王思齊把吳楚仁換下場的影響顯現出來,啟南場上平均身高下降,現在反而是光北高中在禁區有身高優勢,辜友榮與高偉柏合力將羅永健與陳士豪擋在外頭,讓依然緊張的麥克,可以不受阻礙地把籃板球抓下來。

啟南高中三分沒進,讓光北高中感到開心振奮不已,觀眾席上的學生發出喝采聲,用力敲打寶特瓶。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周易三分球沒有進,啟南高中已經連續好幾波進攻沒有得到分數!」

李育伸在旁邊咬牙切齒,不過他無話可說,剛剛機會確實製造出來了,只是周易沒能把握機會把球投進而已。

場上,麥克雙腳落地之後,眼睛馬上搜尋李光耀的位置,而後者沒有讓他失望,直接跑到他面前拿球。

麥克把球遞過去,此時謝雅淑在場邊喝道:「好球!守得好!穩紮穩打,大家加油!」高亢的聲音,現在變得有些沙啞。

因為對手太強,謝雅淑這場比賽在場邊為隊友喊話的頻率也比以往更頻繁,加上觀眾席傳來的音量太可怕,謝雅淑為了讓場上隊友聽到自己聲音,每次喊話都使盡全力,第三節還沒打完,她的聲音已經變的嘶啞。

媒體區,藍于銘看著運球到前場的李光耀,心中大喊,李光耀,上啊!光北加油!

李光耀沒有讓藍于銘失望,運球到前場之後,面對葉建華纏人的防守,靠著精湛的運球能力,側身靠著葉建華,一邊運球往右邊側翼走,一邊對隊友比出戰術手勢。

王博謙不打算給李光耀單打的機會,當機立斷地衝上去,要跟葉建華合力包夾李光耀。

李光耀注意到王博謙的動向,身體猛然一沉,做出往右切的假動作,讓葉建華不禁往後退,右腳踏出後右手把球拉回來,馬上做出往左切的假動作。

李光耀的切入假動作又晃開了王博謙,連續兩個Crossover,讓葉建華與王博謙兩人好像摩西分海一樣往兩旁退開,中間頓時露出空檔。

李光耀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把球往葉、王中間一丟,突破兩人包夾,精彩的運球引起了場外的嘩然聲。

李光耀運球往禁區切,發現羅永健與陳士豪都看著自己,收球裝得一副好像要高擦板拋投出手一樣,卻在起跳前小球傳給空手切進禁區的辜友榮。

辜友榮拿到球就起,李光耀這一球傳得之漂亮,讓羅永健與陳士豪起跳封阻的時機比辜友榮慢了一拍。

羅永健與陳士豪眼睛裡面帶著著急,希望這次防守能夠影響辜友榮,不求蓋他火鍋,只求讓他放槍。

極度冷靜的辜友榮,卻做出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舉動。

徹底吸引啟南場上兩個長人的防守之後,辜友榮雙手拿球往下一縮,左手小球傳給籃框左邊的高偉柏。

高偉柏拿到球,雙手用力一個運球發出低沉的砰聲,身體直接跨進禁區之中,趁著羅永健與陳士豪兩人落地的時機,雙腳起跳,在籃下投籃,羅、陳兩人不敢犯規,只能眼睜睜看著高偉伯在他們頭上打板進籃。

李光耀突破,辜友榮助攻,高偉柏得分,三人乾淨俐落的配合,幫助光北高中再次把差距縮小,比數65比54,分差只剩下11分!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興奮地說道:「好球,辜友榮這一個小球傳的真是漂亮,不知道各位觀眾有沒有注意到,這幾波光北高中的進攻,助攻的人都是辜友榮!」

「好球!」蕭崇瑜在場外激動地舉起雙拳,這場比賽異常沉默的苦瓜,依舊緊抿嘴唇,不過豎起的汗毛已經透露他現在內心的情緒。

想當然爾,觀眾席上出現了驚人的歡呼聲,而這樣的情況也出現在網路上。

「差11分了!」「光北高中又追上來了!」「這場比賽也太好看了吧!」「光北高中!!」「這是第一輪比賽嗎?我還以為我是在看冠軍賽!」「面對啟南可以打成這樣,光北高中太威了!」「光北高中太狂了!!」

留言串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增加,甲級聯賽官方架設在小巨蛋外的那個大螢幕外,觀眾看球的情緒也越來越熱烈。

尤其,啟南高中在這一波進攻中,又沒有得分。

王博謙想要針對王忠軍做攻擊,也順利突破王忠軍,吸引光北高中禁區的補防之後,把球傳到右邊邊線的陳士豪,後者不想要運球殺進已經人滿為患的禁區,接到球之後直接拔起來,在三分線外跳投出手。

只不過三分線外並不是陳士豪擅長的出手位置,球的軌道有所偏移,落在籃框內緣往外彈出變成長籃板球,在經過一番爭搶之後,球滾出界外。

邊線的裁判指向王博謙,拍拍手指,指向光北進攻的方向,不過底線的裁判卻做出完全相反的判決,認為是李光耀撥出界外。

場上的裁判聚在一起討論這次過程,最後決定要看重播來判定球權的分屬。

在裁判看重播的同時,球場正上方的大螢幕也播放剛剛爭搶的過程,讓觀眾可以參與在其中。

而透過重播,很清楚地可以看到最後撥到球的是李光耀,不過球在滾出界外之前,碰到羅永健的球褲。

結果非常明顯是光北高中的球,裁判沒過多久就離開紀錄台,「光北高中球!」

劉晏媜、陳紹軒、學生、老師,所有支持光北的人為裁判的判決感到欣喜無比,發出了巨大的歡呼聲,一時間,場上的氣勢完全倒向光北高中,光北士氣之強,讓啟南也不禁感到壓力,身穿黑衣的啟南球迷與學生,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場邊的王思齊,則是緊皺眉頭,對場上大喊,「好好守一個,防守要講話!」

此時,李明正也在場邊做出指示,叫住李光耀,對他說:「打禁區!」

李光耀點點頭,表示明白,而且不用李明正說,其實他自己早有這個打算,因為他跟李明正一樣,發現辜友榮的狀態越來越好。

李光耀運球到前場,同樣面對葉建華的防守,看著葉建華全神貫注的表情,做出了幾次胯下運球,葉建華計算李光耀的運球節奏,突然猛然一撲,想要嚇李光耀。

但是葉建華的計謀沒有成功,李光耀非但沒有被他嚇到,反而趁機運球往右切,鑽進葉建華懷裡,想用強硬的方式突破他的防守。

葉建華心頭一驚,連忙往後退,卻沒想到李光耀在這個瞬間一個胯下運球停下腳步。

葉建華完全跟不上李光耀的節奏,腳步還在往後退,李光耀就已經往另外一個方向切,想要跟上去的時候,因為重心不穩,還差點跌倒在地,引起現場的嘩然聲。

除了辜友榮之外,止住鼻血回到場內的李光耀,在進攻端的表現也越來越強勢,展現出極高端的個人能力,衝擊啟南高中的外圍防線。

李光耀擺脫葉建華之後,王博謙與周易立刻往李光耀撲過去,而李光耀沒有繼續把球停留在自己手上,大角轉移,把球傳給埋伏在右邊底角的高偉柏。

高偉柏拿到球,做出投籃假動作,吸引陳士豪過來之後下球往左切,但是陳士豪看穿高偉柏的意圖,這次切入被陳士豪守住。

高偉柏沒有在慌張之中收球,相反地他很冷靜地停下來,運球往後退。

高偉柏的舉動,讓啟南不禁鬆了一口氣,光北高中現在展現出來的追分氣勢之可怕,讓被封為王者的他們也不禁感到壓抑,尤其李光耀切入越來越強勢與刁鑽,施加給他們非常可怕的防守壓力,高偉柏切入未果往後退,給了啟南一絲喘息的機會。

正當場上的啟南球員與場外的學生、球迷這麼覺得的時候,高偉柏突然一個地板傳球,把球傳給辜友榮。

辜友榮在罰球線右側接到球,這時候,啟南的防守因為李光耀的切入依然一團混亂,辜友榮知道現在正是強攻的好機會,見到羅永健靠過來,並沒有把球傳給外圍無人防守的王忠軍,而是選擇自己切入。

辜友榮運球往右切,面對身高、身材與自己相差無幾的羅永健,辜友榮展現出強勢,靠在他身上強硬地往禁區切。

羅永健身上有三次犯規,不敢以同樣的方式守辜友榮,就怕被裁判吹防守犯規,只能被動地防守,不斷往後退,想要把球點掉。

但是辜友榮的力氣比羅永健想像得更大,羅永健根本沒有伸手點球的機會,直接被他撞進油漆之中。

剛剛防守高偉柏的陳士豪覺得這樣下去不行,羅永健完全處於劣勢,連忙衝回禁區要包夾辜友榮。

辜友榮眼角餘光發現陳士豪過來,在這種時候,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傳球給空檔的隊友,可是辜友榮這一波進攻真的鐵了心要自己打,非但沒有傳球的打算,趁著陳士豪還未完全靠近,收球,直接靠在羅永健身上把球投出。

羅永健整個人被辜友榮壓著,完全跳不起來,只能盡量舉高雙手,希望能夠影響辜友榮。

而辜友榮這一球投得太快太急,出手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側緣往後彈在籃板上,直接往外彈出。

陳士豪連忙跳起要搶籃板球,不過他的站位不好,加上辜友榮早就發覺自己出手感覺不對,落地後反應很快地立刻跳起,在陳士豪眼前抓下籃板球。

辜友榮在籃框正前方抓下進攻籃板,讓羅永健與陳士豪大感緊張,連忙雙手舉高往他貼上去,而辜友榮無視他們的防守,拿球直接起,但是羅、陳兩人的存在還是對辜友榮造成影響,讓他為了閃躲封蓋的出手又歪了,球在籃框上滾了一圈之後掉了出來。

只不過,啟南高中無法高興,因為搶下籃板球的人,還是辜友榮!

「球!」李光耀跟高偉柏同時在外圍大喊,希望辜友榮傳球,因為他們發現除了羅永健跟陳士豪之外,王博謙跟周易也往禁區靠,李、高兩人擔心辜友榮會在混亂中發生失誤。

辜友榮沒有傳球,他眼神裡面充滿了銳利的光芒,鐵了心要自己打這波進攻,抓下籃板球之後,雙手用力往下運球,肩膀往羅永健一頂,稍稍把他撞開,身體一沉,拿球就要起。

羅永健跟陳士豪心裡一急,連忙往辜友榮撲上去,要阻止他的投籃,但是在下個瞬間,他們心中出現了涼意。

辜友榮身體一縮,等待羅、陳兩人撞上來,拿球起跳出手,把球往籃框一放。

球落在籃框前緣,在上頭輕輕地彈了一下後,直接滾進籃框之中。

尖銳的哨音立刻傳來,羅永健與陳士豪不安地看向裁判,只見底線裁判指著陳士豪,高聲喝道:「啟南高中9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這瞬間,光北高中徹底沸騰起來,巨大的歡呼聲傳來,板凳區的隊友全部跳了起來,在場邊用力揮舞毛巾,大叫:「好球!」與此同時,王思齊指向章廣雄,「阿雄,去把士豪換下來。」

「是。」章廣雄立刻脫下保暖衣物,大步衝向紀錄台,一刻都不敢怠慢,因為他在王思齊的臉上看到了凝重。

觀眾席上的學生們瘋了般在觀眾席上又叫又跳,甚至還有人哭了出來,就連老師們也被氣氛感染,激動地無法坐在椅子上,站起身來高聲叫喊。

葉育誠、高聖哲、羅俊杰、沈佩宜等人伸手互相擊掌,臉上露出開心激動的表情。

藍于銘在主播台激動大叫,「唷呼呼!辜友榮硬是把球擺進去了,還製造了陳士豪的犯規,有三分打的機會!」

「好球啊!」蕭崇瑜現在才不管其他同業要怎麼想,他就是要振臂揮拳,替光北高中加油。

只不過,現在最為辜友榮進算加罰感到開心的,卻是現在看著電視,在顏書洋家裡客廳瘋了般大叫的向陽球員們。

陳信志、翁和淳、林盈睿、溫上磊,這幾個向陽的球員對著電視大叫:「好球!!」「就是這樣,打爆啟南禁區!」「罰球把握住,加油!」「加油!」

聽到藍于銘說著稱讚辜友榮這一段時間表現的話語,這些向陽球員們臉上露出驕傲的表情,彷彿藍于銘稱讚的是他們似的。

顏書洋也坐在客廳裡,看著他們激動的反應,雖然表面上非常鎮定,可是內心同樣激動,熱血奔騰。

顏書洋坐在椅子上,雙手緊握拳頭,眼睛裡面散發著光芒。

友榮,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高中籃壇最頂尖的中鋒!

看著電視轉播的顏書洋,深深為自己曾經的子弟兵在場上的表現驕傲。

友榮,上吧,好好在這場比賽證明自己,追求你的籃球夢!

球場上,辜友榮走到罰球線前,此時啟南已經完成換人,章廣雄上,陳士豪下。

裁判對辜友榮伸出食指,「罰一球!」

辜友榮舉手對裁判敬禮,表示自己準備好了,接過裁判的地板傳球,即使剛剛才打進一次讓全場沸騰的進算加罰,可是他的表情依然是接近冷漠的冷靜。

事實上,在進球的當下,他也沒有表現出非常振奮或激動的模樣,就只是舉起右手,跟走過來的隊友擊掌而已。

辜友榮其實覺得自己很奇怪,如果是在以前,他一定會非常做出誇張的慶祝動作,甚至是仰天高吼,可是現在他卻一點這樣的興致都沒有,只想要好好地投進接下來這一顆罰球,幫助球隊繼續追近分差而已。

辜友榮雙手拿球,輕呼了一口氣,讓自己放鬆下來,看著眼前的籃框,說也奇怪,不擅長罰球的他,現在又處在如此大的場面,不過他心裡就是有那麼一股自信,覺得自己必定可以把這顆罰球投進。

辜友榮身體微微一沉,雙手拿起球,左手扶著球,右手手腕將由雙腿帶動而上的力道施與在球上,由手指精準地分配力道,並且在球飛出的瞬間,給了它後旋。

球落在籃框後緣,吭的一聲,直接彈進籃框裡。

辜友榮順利完成三分打,在這瞬間,雙方的差距縮小到第一節以後最少的8分。

比數65比57,光北的追分氣勢,讓啟南高中的氣氛凝重無比。

觀眾席上,黑鴉鴉的一整片啟南的學生與球迷,完全說不出話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球賽會以這種方式進行,光北高中的韌性與實力遠遠超出他們的預料之外。

而被這黑色人潮包圍的其中一個小角落,劉晏媜與陳紹軒正努力地帶領眾人高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王博謙運球到前場,現在這種場面讓他感到一絲不習慣,進到啟南籃球隊之後,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氣勢完全被壓住的感覺。

光北追分氣勢之強,逐漸對啟南高中產生了壓力,這幾乎是啟南高中先前從未遇過的情況。

然而,這可不代表啟南會就此被光北的氣勢擊潰,能夠成為啟南的球員,除了球技之外,每一個人的心理素質也有一定強度,現在這種情況還不足以讓他們感到緊張或慌亂。

王博謙比出戰術的手勢,並沒有再次選擇自己強攻,運球再次走到左邊側翼之後,把球傳給弧頂的葉建華,葉建華傳給右邊側翼的周易,周易又傳給邊線的章廣雄,章廣雄則是高吊給面前兩大步的羅永健。

羅永健拿到球,沒有立刻發動攻勢,感受到身後辜友榮強烈的存在感,眼睛左右掃視,觀察隊友的站位,而正如他想像般,王博謙趁著王忠軍一時沒注意,空手切進來。

王忠軍的防守,對光北來說始終是個無法彌補的致命傷。

王博謙接到球,腳步停下,直接拔起來中距離跳投出手。

然而,有一段時間沒有出手投籃的王博謙,竟然沒能把握住這次空檔得分的機會,出手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出。

幸運的是,王博謙投失的球,直直朝他彈了回去。

王博謙奮力一跳,抓下進攻籃板,看著撲過來的麥克,往上比了一個假動作,直接把他晃起來,身體一沉,運球往禁區切,一個跨步後收球,左腳用力一踏,跳起來準備上籃,又晃起了光北另外一個防守球員,辜友榮。

在空中閃躲辜友榮的同時,王博謙右手隱蔽地小球傳給羅永健,讓羅永健有了極佳的投籃機會。

羅永健運球跨進籃底下,在辜友榮已經被王博謙吸引到空中的情況下,他拿球就起,不過就在他要放球的瞬間,一股巨力從後傳來,直接把他手上的球蓋下來,拍出底線外。

羅永健發出一道驚訝的喝聲,回頭一看,才發現高偉柏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他的後面。

尖銳的哨音馬上響起,裁判說道:「出界,啟南球。」

羅永健扼腕地拍了一下手,他完全沒注意到高偉柏就在後面。

此時,進攻時間只剩下12秒,啟南高中發底線球。

王思齊在外頭高喊並且比出三的手勢,場上除了發球的羅永健之外的四名球員,馬上在油漆區站成一圈

李明正看到這個模樣,在場邊大喊,「一個對一個!一對一防守!」

裁判拿球,遞給羅永健,右手揮動,開始數秒。

站在籃板後方的王博謙開始移動,接連繞過章廣雄與葉建華的掩護,稍稍甩開盯防的李光耀,跑向左邊邊線接球。

儘管辜友榮龐大的身軀就擋在眼前,不過羅永健還是漂亮地把球交給王博謙。

王博謙在左邊邊線前一步接到球,轉身面向籃框,發現李光耀追過來,眼睛望向籃框,身體微微一沉,雙手拿球往上一比,做出相當逼真的假動作,想要把李光耀騙起來。

然而,李光耀卻絲毫不為所動,站在王博謙身前,伸出右手遮住他的雙眼,散發出難以撼動的防守氣勢。

王博謙心裡嘖了一聲,他沒想到李光耀在防守端也這麼難對付。

光北的防守沒有給王博謙太多思考的時間,辜友榮很快過來,要跟李光耀包夾他。

王博謙運球往右退,避開包夾,然後一個快速的地板傳球,把球傳給踏進場內的羅永健。

辜友榮積極的防守,此時卻讓羅永健有了進攻禁區的大好機會。

羅永健接到球後一個大步跨進禁區,看著撲過來的高偉柏,拿球比了一個假動作,高偉柏心中一熱,馬上跳起來,見到羅永健趁機傳小球,心中閃過不妙的預感。

高偉柏轉頭一看,出現在眼前的是章廣雄接到球馬上跳起。

不過,就在高偉柏覺得章廣雄能夠順利得分,準備等球落地後,要用最快的速度底線發球給李光耀的時候,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出現。

一支黑色的大手突然從章廣雄視線角落出現,直接把他手中的球釘在籃板上。

就跟剛剛的高偉柏一樣,麥克從後面擋下了啟南高中的禁區攻勢!

現場頓時傳來了嘩然聲,不過跟剛剛不一樣的是,球並沒有飛出界外,而是往下掉,被章廣雄掌握住。

章廣雄雖然拿到球,卻很快面臨辜友榮與麥克的包夾,被困在油漆之中,完全沒有逃脫的空間。

章廣雄感到緊張,如果再不想個辦法,必定就會被底線的裁判吹三秒違例。

不只章廣雄,場上其他四名隊友也對此感到擔心,葉建華跑到右邊底角大喊,「這裡!」

章廣雄眼睛一掃,見到葉建華身邊無人防守,從麥克的胯下把球傳過去,隨即用最快的速度跑到界外,避免被吹三秒。

葉建華接到球,知道現在進攻時間一定所剩無幾,見到周易在弧頂三分線外有空檔機會,立刻把球傳過去。

周易接到球,發現王忠軍衝過來,這名瘋狂射手,做出大部份球員不會做的事。

周易下球,右腳一踏,身體往後退一步,這樣的舉動雖然離籃框更遠,不過也讓他更是遠離防守者帶來的威脅性,更能以安全不會被蓋火鍋的情緒投籃。

周易眼睛看著籃框,收球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漂亮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後緣,在籃框裡面快速地彈跳兩下,發出吭吭兩聲之後,在進攻時間到的叭聲響起瞬間,落入籃框裡。

周易三分球進!在光北高中氣勢不斷衝起,將差距追近到個位數的時候,周易適時地替球隊送上遙遠的祝福!

這一顆三分球,讓啟南高中心裡的那股悶氣有了宣洩的機會,破萬人的歡呼聲再次響起。

比數68比57,差距回到11分。

只不過,在李光耀運球到前場之後,這股歡呼聲馬上止息,因為李光耀剛剛展現出來的進攻威脅性,讓啟南的球迷與學生不禁緊張地看著球場,無法繼續高興地歡呼。

葉建華知道這一波進攻必須要守住李光耀,全神貫注地盯著他,而後頭的王博謙、周易同樣如此。

這一次,李光耀舉手比出24號戰術的手勢,高偉柏與辜友榮立刻往高位跑,要幫李光耀高位雙擋拆。

整個啟南的防守,更是把注意力放在李光耀身上。

李光耀利用辜友榮的掩護運球往右切,葉建華連忙往後退,繞出辜友榮的身體,往李光耀追過去,而周易、王博謙在這時候也同時衝向李光耀,三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封鎖李光耀!

這個時候,李光耀做出最適當的處理方式,傳球。

李光耀右手拿球,把球甩給左邊側翼的王忠軍。

因為李光耀回到場上的表現太過搶眼,令啟南高中遺忘了王忠軍的存在。

在這瞬間,他們想起了王忠軍這一節比賽已經投進兩顆三分球,一股冰涼的感覺竄上背脊。

羅永健連忙衝向王忠軍,不過卻已經太晚了。

王忠軍接到球之後拔起來,眼睛直直看向籃框,將過往為了發洩心裡負面的情緒,在球場裡獨自一人投三分的孤獨,化為現在最亮麗的成果。

王忠軍球投出之後,維持出手姿勢,閉上雙眼,李光耀看到他這個模樣,轉身面向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與球迷,對他們高舉雙手。

球劃過一道極美妙的拋物線,直直落入籃框之間,帶著後旋的球與籃網摩擦,發出清脆的唰聲。

王忠軍三分球空心球進!在三分線這個領域,王忠軍有著不輸給任何人的自信,立刻還以顏色,差距再次回到8分,比數68比60。

這瞬間,小巨蛋內,乃至於全台灣各個角落,都有人瘋了般在房間、宿舍、網咖、客廳、餐廳、公車,各式各樣的場合高聲叫喊。

光北高中,這所沒沒無名的學校,吹響了反攻號角,在無人看好的情況之下,展現出就連啟南高中都無法壓制的反撲氣勢!

這瞬間,不僅小巨蛋,全台灣都為了光北高中的表現而沸騰。

第三節比賽,剩下最後的1分36秒。

這時,吳楚仁站起身來,拿掉身上的毛巾,走到王思齊身旁,冷靜地說道:「教練,我好了。」

王思齊看了吳楚仁一眼,發現他的眼神清澈,微微點頭,「好,去吧,換建華下來。」

連PO了兩章,仔細校稿後的版本,最近工作忙,加上生病,校稿常常出錯,一直到確定沒有錯誤之後,才敢放上來極力誌,希望不要造成極力誌編輯的辛苦,還有各位讀者閱讀上的困難。

新的兩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

這幾天我看到一個台大葉丙成教授轉貼的文章。

文章內容大意是,有一個只要當40天兵的人,他那一梯有很多是中輟生,他一開始覺得並不想接觸那些中輟生,不過後來他決定要在當兵有限的時間裡做一點有意義的事,就去跟那些中輟生聊天。

後來他發現,這些中輟生、做黑的、參加幫派、做工的,背後其實有很多人生故事,也有很多是我們看不到的社會陰暗面。

他說這些人大致上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真的覺得混幫派很酷,不喜歡唸書,覺得自己最厲害最屌,不過這一類人是少數。

另一類是他們的生活並沒有給他們選擇。

他們的父母親是做零工的人,生活非常困苦,根本沒有餘力照顧他們,就連維持生活都很勉強,不會要求小孩在課業上有什麼好表現,而是要求小孩下課馬上幫忙做工。

而在台灣,除非你是IQ180的超級天才,否則想要拿高分,除了補習跟回家苦讀之外,沒有第二個辦法。課程的難度不是一眼看過就可以理解的,我曾說過我不用靠老師教就可以看懂英文課本,但那也只限英文一科,其他學科我都爛到無可救藥。

為了幫家裡分擔家計,有一群小孩子沒有任何選擇,成績差,家裡經濟沒辦法支撐,最後中輟,不是跟父母做一樣的職業,成為一個做工人,就是去混幫派,做黑的。

說真的,能怪他們嗎?

他們在「正常」的環境交不到朋友,但是在幫派裡面呢?有很多來自於同樣背景的人,在那裡他們可以得到認同感,可以找到理解自己感受的人,這種歸屬感是別的地方給不起的。

尤其,做黑的,賣毒品、討債,一個月據說獲利十萬只是基本。

捫心自問,如果換成你,處在同樣的環境下,會怎麼選擇?

—–

這篇文章引起我的思考,因為我當兵時,是大專梯的前一梯。
當中也有很多中輟生,甚至大半是中輟生。裡面有很多渾身刺青,才剛滿18歲牙齒就因為長期吃檳榔而被染成紅黑的青少年,講話難不開「幹」。

一開始你真的會有點害怕,因為那跟我之前身處的環境完全不一樣,只不過在相處之後,你其實會發現,他們很大部份的人,本性並不壞,就跟大多數男生一樣,喜歡打屁,在沒有女生的場合開女生玩笑。

—–

這讓我思考,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

老實跟各位說,雖然我很拼命追夢,但是在我內心深處,我其實還是沒有完全認同自己。
因為即使再苦再累,我都知道我能夠這樣自由地追夢,來自於我父母給與我一個不虞匱乏的環境,他們讓我可以選擇。

只是我選擇一條比較傻,比較任性的路罷了。

但光是這個「選擇」,我就不知道贏過多少人了。

很多人,是沒得選擇的。

看完那篇文章,我心裡很多感觸,但是我知道一時半刻間,我是沒有能力改變這種現況的,唯有我咬緊牙根努力繼續往前走,才能夠有那麼一點點機會,影響這樣子的情況。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