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il Blazers球星Damian Lillard首度訪港,為今年的「adidas街頭三人籃球賽2017」揭開序幕。極力誌把握時間與Damian Lillard會面,與他一同談論NBA,講籃球。他不單提到對位最強的對手,還談及對球隊的忠誠,爸爸對他的影響,未能入選明星賽的看法等等。這是一個詳盡而精彩的訪問,讓球迷們能更進一步了解Damian Lillard。

首次來港的Damian Lillard,由於航班關係而延誤一天才到港。他說香港有點像Miami,只可惜自己來晚了一點,沒有時間可以在香港走走。他說日後自己必定會以個人名義,偷偷跑來香港渡假。

(專訪內容及發問,由極力誌及Nick D@SPITGAN Magazine共同提出)

記:記者
D:Damian Lillard

記:我相信你對於來季打進季後賽有一定信心,你覺得你或者球隊,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你們在季後賽更上一層樓,甚或打入總決賽呢﹖
D:我認為我們絕對有這樣的能力。我們在交易期完結前得到了Jusuf Nurkić,當我們得到他時,我們成為了一支有更好防守的球隊。我想在此之前,我們有大概最少12至14場比賽,是因為我們防守太差而輸掉比賽。而現在我們擁有他了,所以預計我們會變得更好,預計在防守方面會打得更出色,與他一起成為一支更好的球隊。當然,我們也要在夏天好好訓練,然後變得更強後回到球場,為我們增加更多籌碼,我們可以變得更好。顯然地,我和CJ (McCollum)一定要變得更強,我想有了這一切,又多了一年經驗,有些人及最強的球隊又老了一年,有些人又轉了隊,有些人打得不太好,又有些人表現得更好,你不會知道發生什麼事,但綜合這一切,我覺得我們是有機會的。

記:所以那個交易讓你們變得更強﹖
D:是的,很明顯每一隊都以Golden State (Warriors)為假想敵,對比起他們,我想我們有Allen Crabbe、Ed Davis,其他人也一直在進步,當我們再碰面時,我們有能力與他們一決死戰。我們都知道,我們若要拿下總冠軍,就必需翻過這一座高山啊。

對於極力誌的提問,Damian Lillard都一一詳盡回答。
對於極力誌的提問,Damian Lillard都一一詳盡回答。

記:當Nurkic來到時,他有讓你感到驚嘆嗎﹖
D:有啊…的確有。(你可能因此拿到冠軍)的確,我只想站到那個舞台上,讓所有人看到,你懂我的意思吧﹖但Nurk的確讓人驚嘆,他讓我們所有人感到驚訝。我知道他很好,但僅限於過往跟他對賽,他為我們帶來很多麻煩。但他不是真的在那個能顯示他實力的位置。例如他們(Nuggets)的進攻並不容許化展示他能做到的。當他加盟我們時,我可以把球傳到位於低位的他,因為他在低位能輕易打敗我們,就像在封阻下得分,用犯規制止他等。我會把球傳給他,然後入攝。入到一半時就可以看看球,就像起初幾場比賽,每次我一入攝,他就把球回傳。起初我感覺就是,老友,你不用每次都把球回傳給我啊。我不是那種吵著說:「給我球!給我球!」的球員。但當我翻看錄像時就發現,他的確是做了對的決定。我過往沒有與一個能不斷傳球的低位球員合作,而我也沒有好好的做好入攝,因為我也不習慣這樣。但接著每場比賽都有這樣的攻勢,我不斷衝擊籃底,每場有2次上籃。你不如刻意去做,只要等待他傳給你。他正在策劃那個攻勢,然後他有時又會來個勾手,又或no-look傳球到角落位。我的意思是,他打Pick & Roll打得非常出色。當你把球給他時,他就能辦到,他閱讀賽事的能力很好,無論是強邊還是弱邊。他就是這樣,有個很不錯的感覺來決定怎樣打比賽。

Damian Lillard認為,Jusuf Nurkić的來到,讓Trail Blazers變得更強。
Damian Lillard認為,Jusuf Nurkić的來到,讓Trail Blazers變得更強。

記:你跟CJ是如何成功合作如何呢﹖因為你們都是得分先行。
D:我們兩個都負責得分,但我想我們可以同時存在的原因,是……首先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我們不是互相競爭,如果他著火,我就傳給他;如果我著火,他就會傳給我。我們讓球賽節奏自然來到,我們打得具侵略性,但我們是讓球賽節奏來決定如何走。球賽這樣走下去,我是個控球後衛,所以其實我是來到場上控制把球給誰,讓球流動,因為球經常是在我手上,所以可以令我自己隨時打出表現,影響球賽。當CJ空檔的時候,我會將所有機會都交給他,當守轉攻時候,我會將球都交給CJ,讓他作守轉攻的攻勢。如果我命中了好幾球,我就會把球交給CJ控球,他就會處理。而我就會跑出無球單擋,走出Pick & Roll到場的另一邊。我們找到很多一起合作的方法。而且我知道,你懂的,當他著火時,我會在弱邊,而且鮮被關注,我會得到高質素的投籃球會。當大家視線不在我身上時,我就可以作出攻擊。而當我持球在手時,他也得到相同的待遇。所以,我們之間能打出很多可能性。但我認為當中最重要的,是我跟他的友誼。我想看到他打得更好,而他也想看到我打得更好。

Damian Lillard指,自己跟C.J. McCollum之所以能合作無間,全因為他們之間的友誼。
Damian Lillard指,自己跟C.J. McCollum之所以能合作無間,全因為他們之間的友誼。

記:這個夏天你在努力訓練什麼呢﹖
D:這個夏天啊…我過往一般七月初才開始訓練,我會好好利用時間休息,讓身體復原。不過今年打出了個不錯的球季,又打進了季後賽,賽季完結後我沒有感到很疲倦,所以今年我提早了訓練,我已經訓練了一個月了。我正在控制好體態,我今年想打得輕盈一點。(有什麼想改善的嗎﹖)我一場大概能攻入27分左右,我想就是要保持狀態,變得更有效率。我想,來到這個高水準的聯盟,當然你會想加入更多的東西,例如我會想在低位打得更多。當然不單止是得分,包括吸引包夾,然後作出對的選擇、得分等。我的意思是,在那裡打球,我當然想開發低位的攻勢,但對我來說,就是球場上所有東西都要努力練習。我不想變成那種人,只會說:「啊…我想增強這個,增強那個」,當我到球場時,我會訓練一堆投籃、放籃、Step-back,三分Catch & Shoot,我會訓練所有事情。我覺得以這個方法訓練,你就會變得更強。去年我好像是聯盟第三多Floater的人啊,然後有人就說:「他何時會Floater啊﹖」我不是在暑假時說,我只會練習Floater;而是我一直以來都在努力,隨著時間增長而變得更好。所以我一直在訓練Floater,我的Step-back也是這樣。我的生涯並沒有很多Step-back,然後突然間我就做到了。這其實都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我花了很多時間,不斷重覆、重覆、重覆地去練習。然後時間一久,賽季來了,就像我做了一些新事情一樣。但其實只不過他們拿走了一個訓練,但我則是努力其他的事。當你將我逼到那個情景時,我也有練習過,事情就是這樣,為何會有人說,OK,他現在可以這樣了,可以那樣了。我不是只練習一項,而是全部都練習。你懂我的意思吧﹖

記:在你的人生投中那麼多的關鍵球,你最喜歡的是哪一球﹖是對Rockets的那一球嗎﹖(2014年季後賽,Damian Lillard在對Rockets的Game 6命中絕殺球,淘汰Rockets晉級)
D:我最喜歡的就是對Rockets的那一球。好極了!因為了結了那個系列賽,我們自1999年後也再沒有晉級過,那一場對我們的城市、球隊都意義重大。是的,那是一個很難忘的時刻。而且我們是落後兩分啊,不是打成平手。如果那球沒有投中,就要作客打Game 7了。所以很重要。

記:請問一個好Rapper是不是精於垃圾話(Trash Talk)呢﹖
D:我會說啊!當然我不會說很多。但當對手說一句時,我就還他一句,但我不會繼續說下去。我不是個常說垃圾話的人。我只會繼續打球,球員說這些話也只不過是裝腔作勢,他們說這些話是因為他們正在擔心一些事。

記:誰最愛幹這種事﹖
D:Draymond (Green)。Draymond是個愛說垃圾話的人。

Damain Lillard指,Draymond Green是最多垃圾話(Trash Talk)的球員。(圖片:Garrett Ellwood/NBAE via Getty Images)
Damain Lillard指,Draymond Green是最多垃圾話(Trash Talk)的球員。(圖片:Garrett Ellwood/NBAE via Getty Images)

記:你會跟十歲的自己說些什麼呢﹖
D:十歲的我嗎﹖我會跟十歲的我說:「聽爸爸的話。」因為我爸爸啊……我記得我們家擁有的第一個球場,我第一時間走進去用竹支把籃球架降低,然後我就可以一直不斷入樽。我還跟哥哥玩21 Tip-It、入樽賽等等。後來我爸爸來了,把籃框調回10呎高,並說:「不要把籃球架降低,你要有能力投籃才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喜歡把籃框降低,再靜靜把它調回原本高度。有一段時間我可以得分,但我不能投籃。我一直都投不好,直至大概8年級左右,我開始聽他說(把籃框調回正常高度),所以我會跟十歲的我說,聽他的話吧。我應該可以變得更快,投射距離會更好。我真希望我有聽他說的,這是我會跟我自己說的話。

記:你跟你的爸爸經常打籃球嗎﹖
D:我們沒有經常一起打籃球,但他不會錯過任何事。每次我有比賽、練習諸如此類,他都在場的。

記:能說一個他給你的最有用的忠告嗎﹖
D:他給過我最好的忠告是,愛是要無私付出。他的意思是,當你有能力去幫助人時,你就要無私地去幫忙,不要想著要有回報。就是這種課堂,教曉我愛是要無私地付出,這樣做你才能走更遠的路,人們會更尊敬你,會因為這樣更願意等待你。這不是單單他要教導我要這樣做,我每次回想起來,他其實一直都是這樣做人的,這也是為什麼他在Oakland社區得到尊重。

記:在控球後衛這位置上,誰是最難應付的對手﹖
D:我想是Russ(Russell Westbrook),他很堅韌。不單因為他那超強的自信,他是不會放棄的,他就是會勇往直前。他即使連續投失了15球,他還是會繼續勇往直前。在這一點上,我想,我會給任何人反擊,誰給我反擊,我也會反擊他,他(Russ)也是這樣。就像你說,現在是控球後衛的黃金時代,所以每一個球員都要回應對方的回應啊。

Damian Lillard指,Russell Westbrook是他同位對抗過最強的對手。(圖片:Sarah Phipps, The Oklahoman)
Damian Lillard指,Russell Westbrook是他同位對抗過最強的對手。(圖片:Sarah Phipps, The Oklahoman)

記:你喜歡今年球隊所選的新秀嗎﹖
D:我想我們選了個不錯的新秀啊。我喜歡Swanigan及Zach Collins(Trail Blazers今年選的兩位新秀),在選秀完結當日,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將來會變成怎樣,完結時又會怎樣。我想他們兩個將能好好地打好自己的角色,我們只有一個方法去知道結果,我們很快就能看見的。

記:如果你遇上低潮,可能打了一場很差的球賽,又或者是任何事情,你會用什麼方法鼓勵自己﹖你會跟自己說一些激勵說話嗎﹖
D:當我遇上低潮,並不是因為失去了自信,而是我能記得在球賽上我可以做得更好。每一場比賽後,我都能記得15個我做錯了的事,感覺就是:「我做了這種事啊⋯我應該要這樣做才對,我要這樣才對啊」我腦海裡會想起這些事,我會回想起來並努力改善,然後去訓練場館工作。就像今季我有15場低潮期,我帶著受傷的腳踝上陣,一個很不妙的傷勢。我在那15場後場均得分降低至22分。在那之前,我場均是28分,排在聯盟的第二位。接著我下滑了,因為我只能攻入22分。我知道自己有能力打得更好,但我感到迷失。我沒有打好,我們正在輸球。所以我回到基本,繼續努力訓練,然後我發現,每次比賽輸掉後,我都去訓練室繼續訓練,我知道我不能想著過去的。10場之後我還是打不好,我只好繼續努力練習,然後有個明星週末的休息,接著我就回來了。明星週末過後,在餘下的常規賽,我好像場均增加了4分。所以這証明了,我想我所做的,當時未必即時得到我想要的結果,我只要堅持就好了。當有低潮或迷失時,它會自然渡過的。因為每次這樣時,我都能克服。

記:你會打3 on 3三人籃球嗎﹖
D:我會啊,取決於跟誰一起打。(那你想跟誰一隊﹖)CJ及LeBron。CJ是個很好的射手及爭勝者。然後我,你還要有LeBron,因為我守不住他啊。不論是任何位置,他都有著超強的運動力,他就是個Play Maker,是這個世界最好的球員。所以加起來,加上我,我想能做點成績出來吧。

記:能談談你的家鄉Oakland嗎﹖
D:我想這個地方讓我變得很堅強。我身邊的人都很堅強的,我不是想說要「扮」堅強,而是很多人會這樣說,嘗試這樣說服自己,並讓它變成可見的事。我想在Oakland長大真的讓我變得很堅韌,不是那種口說我能打倒任何人,而是更像那種,你不會輕易把我打倒。如果我輸掉比賽,我把球投失,在投籃時顯得艱辛,我的球隊沒有贏球,所有最差的事都發生了,你也不會把我打倒,心態上不會。這全因為我成長的環境讓我變得堅強,我們可以跟任何人作戰,即使是Warriors,我們今年落後Warriors 0-3,我心裡仍是相信我們可以贏的。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根據歷史及數據來說的話。但在我心入面,我的確是這樣想,這真的是在我心深處。這是我得到的,堅強。我不怕任何人,任何情況,我已經準備好一切。

記:在明星賽之後,你在進攻端的表現都會變得更好。這是個巧合還是你有把一些事情當成激勵呢﹖
D:當然是激勵啊!我只是覺得這真的很有趣,我還是新秀時便差點打進了明星賽,第二年我入選了,第三年也入選了。第四年我由場均21分進步至場均25分7助攻5籃板,但我卻落選了。我們贏了23場比賽,是西岸5號種子,這也未能讓我入選。接著下一年,我場均27分6助攻5籃板,但我還是沒能選中,而且我還把球隊帶進季後賽。每次明星週末休息時,我就像,喂,老友,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啊!不過我會繼續一如以往地努力,而我相信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努力什麼,最終會得到回報的,事情就是會這樣。或者我之後變得更具侵略性,因為我會想起那些我所得到的待遇,但其實我一直都是這樣打球的。

Damian Lillard說:「對我來說,忠誠是一切。」
Damian Lillard說:「對我來說,忠誠是一切。」

記:忠誠對你來說重要嗎﹖你會想跟球隊共同進退嗎﹖
D:當然,對我來說,忠誠是一切。我對於球員市場的看法是,我從來都不是那種走去跟總經理說,你什麼時候交易這個球員,什麼時候才能得到那個球員。在我希望做那東西(要求交易球員)之前,我願意去戰勝任何東西,並嘗試以艱難的方式來爭勝。當我在Portland時,我想這是個很好的團體,我想不是每支球隊對待球員的方法,都會像Trail Blazers這樣對待我們。我們從球隊所擁有的資源、資產等等,我並不認為有很多地方可以提供得到。還有我們的文化,我愛我的城市,球迷都很好。所以我想留在這裡,我的人脈也都在Portland,這裡就是我想待的地方,我忠於這裡。我之前都有說過,我願意留在這裡,即使不能贏得冠軍,只要能留在Portland作建設。如果我能留在這裡作建設,我接受最終未能贏得冠軍,即使我有多麼渴求得勝。我希望那個(冠軍)機會能來到我的球隊,但建設球隊不是我的工作。但是我希望這個機會是在Portland出現。

極力誌向Damian Lillard展示讀者使用「#不給我打明星賽我就打你的明星」的Hashtag的情況。
極力誌向Damian Lillard展示讀者使用「#不給我打明星賽我就打你的明星」的Hashtag的情況。

在與Damian Lillard訪談的末段,極力誌向Damain Lillard展示了極力誌為他創作的Hashtag——#不給我打明星賽我就打你的明星。極力誌將讀者的使用Hashtag的留言列印出後,讓Damian Lillard閱讀,並向他解釋背後的意義。

這時,Damian Lillard突然唸起他在明星賽後,對戰過的球隊所得的分數:「Golden State,我攻入51分;Celtics,我攻入30分;Wizards,我攻入40分⋯⋯」接著極力誌告訴他,我們很多亞洲讀者在談到他時,都有用這個Hashtag,Damian Lillard露出驚訝表情:「真的嗎﹖」

在這個詳盡的對談當中,Damian Lillard不自覺地從自身散發出一種傲氣。他愛挑戰,有自信,但同時也帶點謙虛。我們不知道他在接下來能否拿下一個NBA總冠軍,但肯定的是,他必定會為自己所喜愛的城市及球隊,拼盡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