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 Antonios Spurs 教練Gregg Popovich 宣佈Kawhi Leonard 將不會在對Golden State Warriors 系列賽的Game 2 上陣 (香港時間5月17日早上9時正)。

Popovich 說:「我們會看看MRI (磁力共振) 怎樣,但是顯然地,他明天不會作賽。」

Kawhi 在Game 1 先後兩次扭傷左腳足踝。他在第三節早段在低角度跳投之後,踏中了向前逼進的Zaza Pachulia 的腳掌而扭傷。

當時Pachulia 被判普通犯規,Kawhi 在投射兩球罰球 (皆命中) 之後退場 — 其時Spurs 領先23分之多 (78-55)。Warriors 隨即打出18-0 的攻勢,這個攻勢也成功扭轉了球賽的局勢。最終Warriors 以113-111 主場得勝,拿下Game 1。

Popovich 在交代Kawhi 將要缺席的記者會上說起Pachulia 的那一球防守:「那兩步、以腳先行的逼防 (two-step, lead-with-your-foot closeout) 是不恰當的。那是危險,那是沒有體育精神的。這不是一個人會隨便對另一個人做的事情。而特別這一個人是有做這一類行徑的歷史。你可以回去並看看在Dallas 的比賽,他因爲踭撞Patty Mills 而得二級惡意犯規。還有他在Dallas 將Kawhi 拉到地上,並鎖住他的手臂,那是可以弄斷他的手臂。」

「問David West,他的現任隊友,當Zaza 爲Dallas (Mavericks) 打球的時候、他和David 衝突的時候,事情是怎麼樣。然後想一想他(Pachulia) 的歷史,而他對於球隊的意義,還有昨夜發生的事情。」

Popovich 指Patty Mills 被Pachulia 踭撞的一球應該是指以下一球 (Pachulia 被判一級惡意犯規):

Pachulia 鎖住Kawhi 的手臂,以及Pachulia 和David West 的衝突:

Popovich 憤然說:「那是一個完全不自然的逼防(closeout),聯盟多年前已經判定是非法的並有加以關注。而Kawhi 不在場,你想知道我們的感覺,你想知道我們的得勝機會有變少與否。我是在和可能是聯盟最強球隊對賽,我們不知道東岸會發生什麼事情。而10個人當中有9.5個人會認爲Warriors 會擊敗Spurs。… Well 我們有一個頗爲不錯的球季。我們在季後賽打得不錯。我認爲我們是在進步當中。而我們對着Golden State (Warriors) 在第三節領先23分啊,而Kawhi 這樣倒下了,而你想知道我們的得勝機率有否變少。你想知道我們的感受怎樣,這就是我們的感受啊。」 (他停頓一會之後問:「後續問題?」引來笑聲)

Popovich 還說:「如果他(Kawhi) 有繼續作賽,而我們最終贏了。我會去吃個好的晚餐、享用一杯紅酒,然後明天醒來去訓練並向前看。但現在這是如屎一般。(“But this is crap.”)」

還有:「因爲他(Pachulia) 有這一個歷史,所以不可能是:『啊那時無意的。他沒有那種意圖。』誰會在意他的意圖是什麼。你有聽過殺人嗎?你依然是要入獄的,我想。當你是個德州人而你最終殺了人,而你是沒有意圖要那樣做;我唯一會關注的是我能看到的事情。我唯一會關注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他那(做同類行徑的)歷史讓情況更加差,而且讓我非常、非常憤怒。」

NBA 宣佈了Pachulia 不會面臨任何處分,而該球的裁判會維持原判。


David West 有作出回應:「要說,Zaza 是我的隊友。他打得賣力,他只是嘗試爭勝。… 嘗試打得賣力啊老兄。他是個積極進取的人。這是他的個性。他一直都是這樣的。」

Warriors 的代理教練Mike Brown 則說Popovich 是在保護他的球員,然後說同樣的情況有發生在Stephen Curry 身上。

「Steph (Curry) 投球,LaMarcus Aldridge 去干擾,而他走在Step 底下。Steph (主動)倒在地上來避免了以足踝着地。而我甚至問了三個球證之中的兩個,我說:『喂,這是跟你判罰Zaza 的一球是一樣啊。』而他們兩個告訴我不同之處是Kawhi 踏了在Zaza 的腳上,而Steph 避免了踏在LaMarcus 的腳。而這是他們沒有吹罰的原因。這是一球不容易(裁判)的籃球動作。LaMarcus 不是一個髒球員,這是一球不容易(裁判)的籃球動作。你不會想看到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受傷。但如果你回去看球賽錄影,那兩球(Zaza 和Aldridge 的逼防)是完全一樣的。」

Pachulia 自己則有這樣的回應:「我14年在聯盟中打球的宗旨是要打得賣力,並付出我的100%。所以我不同意人們說我是個髒球員。我不是一個髒球員。我愛這個比賽,而我打得賣力。這是我由第一開始被教導(要做) 的事情。」

Pachulia 還說:「我爲這個人(Kawhi) 感到不快。我希望那沒有發生,基本上是希望(事情)有不同的結局。但是這球賽是有很多你不能控制的事情。我對Kawhi 有很多尊重的。我認爲他是聯盟其中一位最佳球員,而我祝願他能儘快康復。但是,我們是會向前向。這是籃球比賽,有很多瘋狂的事情會在球場發生,不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