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_today_10057754.0.jpg

單從今場最後的結果來看,馬刺迷應該笑出聲。在主將尼納特(Kawhi Leonard)傷出下,作客聯盟最強的球隊,最後只小輸2分,無論如何,都是不俗的戰果。經過一頓早餐及兩杯咖啡的沉澱,對柏祖利亞(Zaza Pachulia)的怒火仍然熾熱,起碼頭腦已冷靜下來。比賽塵埃落定,馬刺錯過了最好的「偷雞」時機;加上Kawhi同一部份(左腳)短期內傷兩次,第二戰也不樂觀,令此系列賽更難有勝望。

今日的比賽,勇士展現了強大的反攻力,就算一度大幅落後25分,最後仍能成功反勝,實在神奇。撇除Zaza那腳犯規,勇士在整體的執行和信心都勝過馬刺,尤其是馬刺在鄧肯(Tim Duncan)退休,柏加(Tony Parker)傷出後,在逆境時少了種抗壓力。不同火箭的第六戰,那是由多項部署累積而成,在最後馬刺氣勢已沛莫能禦,但今次對手是聯盟最強的勇士,加上只是第一戰,很多細節都尚要調整,關鍵是本來普波域治教練(Gregg Popovich)可望算死米克布朗(Mike Brown),可是卡爾(Steve Kerr)回歸,讓勇士多了種底氣。當他半場在更衣室要勇士更有信心,肯定了他們的防守,並要球隊打得更快,結果居里(Stephen Curry)和杜蘭特(Kevin Durant)真的忠實執行。上半場陷於被動,也沒有出迷你小球陣,可是在卡爾的建議下, S.Curry下半場不斷地把節奏推快,令馬刺完全被動,防守時消耗大量力氣,結果進攻也全面跌watt。最後三球long rebound都搶不到而被S.Curry射入致命三分,是運氣使然,也是最後力氣已放盡,也是勇士的可怕之處──馬刺以雄厚後備見稱,但勇士一樣用上六位後備,而且全部有得分,甚至比馬刺更勝一籌。

賽後,Kawhi回應記者時有談到Zaza的楔腳,認為後者並非故意;至於「疑犯」Zaza也否認是有心傷害對手,那一記出腳只是無心之失。球迷賽後都分成兩派,有的指Zaza一向打茅波,如效力小馬時就試過如Kelly Olynyk般落地時拉扯Kawhi的手臂,而今仗多次單擋時都有出茅招,其中出手扯Patty Mills一球也異常礙眼。也有球迷認為Zaza真的不是故意,只是一種壞習慣。

 

這叫我想起去年年尾寫的一篇稿,入面提到了令勇士成為不少人心目中茅波的原因(https://goo.gl/8KVwoq)。

「揦鮓,書面語即係骯髒;若用來形容球員,即是奸茅,多小動作,常用陰招。唔使估,今時今日一講茅王,球迷十居其九,都會「提名」勇士的大前鋒祖蒙特格連(Draymond Green),事關他的踢腳去到肆無忌憚,受害者無數。格連本來有力一爭最佳防守球員,即是Defensive Player of the Year,DPOY,經過周日對太陽一戰,網民乾脆將D的意思改為Dirtiest,即係年度最揦鮓球員,現在來看,這座DPOY,還真的沒人是他的對手。

上一代的揦鮓王,應該是馬刺的保雲(Bruce Bowen),就算是銀黑兵團fans,也得承認他除了防守技術好得能入美國隊,小動作也多不勝數,楔腳常事,更不時飛腳踢人,加上防守時的茅招,真的會收人山。可是保雲沒有多口,不會出來對記者說自己是無辜,他的身型平平,進攻不成,賴以生存的「絕活」就是防守,以王牌殺手身份上場之餘,場外也承受了一切批評,在上一代的NBA,這種人有一大堆。」

THUNDER WARRIORS

記得當Draymond Green一腳又一腳踢向對手,包括被稱為「踢蛋腳」的一記踢向Steven Adams,也有自辯說並非故意,只是身體的自然動作,可是本來深得球迷喜愛的勇士便像有了原罪,與茅波畫上等號。D.Green的踢腳與Zaza的楔腳類同,有心也好,無心也好,有打波的朋友一定明白,這比踢腳更危害,也真的會令人收山。令人奇怪是今季Draymond Green的踢腳在成為傳媒焦點後忽然就消失了,既然是自然動作,又為何會如此?不說太久遠的例子,如之前效力騎士的Delly(Matthew Dellavedova),也試過不少次撞向對手膝部,或者如現效力綠軍的Al Horford,也喜歡楔腳,但當被傳媒捉到,就自然地收歛了。我覺得最重要還是聯盟正視罰則,對這種危險動作,最少也要判二級惡意犯規,即時離場,才收到阻嚇作用。當然我對今日的執法也有意見,賽後也指太過「主場雞」,不是因為Zaza,而是大量的非法單擋沒有吹罰,令馬刺的防守遇上極大困難。



628x471

rawImage.jpg

馬刺一直背負「原罪」,因為隊中有過殺人王保雲(Bruce Bowen),也因為2007年對太陽的西岸次圈,荷利(Robert Horry)把尼殊(Steve Nash)撞到飛出場外,兩隊幾乎就因此開拖。對於保雲,相信所有打波的都極之憎恨,因為他的「收山腳」,「功夫飛腿」,傷害了多位球星。小弟也試過幾次被人楔腳,執筆是右足踝還是隱隱作痛,那幾次傷患,最多試過休息了半年之久,要是打波搵飯食的職業球員,相信會更憎這種茅波。至於R.Horry的那一撞,我覺得是犯規,但未到那種程度,之後S.Nash接受訪問時也有講過,那次是被撞時是故意誇張,以令裁判罰得更重。

我也憎恨保雲,但不代表馬刺出過「茅王」,Kawhi被楔腳就是「抵死」和「有報應」,這種邏輯實在叫人反感。如真的用此準則,那Bad Boys的茅波幾乎令MJ收山,或者湖人以「黑哨」來整死帝王,是否就代表以後對活塞可以用盡茅招,湖人被「黑死」就是有報應?大概是球迷火遮眼,所以討論也變得不理智起來。



b04e3c31-c251-4f32-8801-7f32c420883c.nba_1_1280x720.jpg

就算再問我一次,若果Kawhi沒有受傷,馬刺會否嬴到此戰,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我才會說,勇士勝出本來不會勝出的比賽。對現時的馬刺來說,Beautiful game的剋星正好是勇士,因為行雲流水的進攻,在勇士小巧快速的防守下難以發揮;相反,Kawhi也是唯一能對付勇士的武器,不止是他的單對單進攻難以有人對位,而是身為兩屆最佳防守球員,就只有他一個人能應付KD。7呎的射手已經可怕,更可怕是當S.Curry把節奏推快,三分射起,球場的闊度用盡,馬刺不可能如對火箭的夏登(James Harden)般,在對方切入時包夾來減低威力。

缺少了Kawhi後,勇士和馬刺的得分是58:33,甚至一度打出16:0的攻勢,夠快的P.Mills又太矮;高一點的K.Anderson又太慢,Manu根本跟不上,這成了最大的缺口。若果隊中王牌傷出也不致命,若果少了Kawhi還不是轉捩點,若果還有球迷說沒了Kawhi不是最大的輸波原因,只是勇士的後勁太犀利,馬刺的應變太慢,那實在應該重看第三節後段和第四節初段,馬刺如何一次又一次以犯規和暫停來打斷勇士的節奏,在主將受傷下負隅頑抗,希望在狂攻猛打下生存。我大膽講句,當作客情形下有個攻守都如此重要的王牌缺陣,還能鬥至最後一刻才輸波,就只有普帥和馬刺做得到。



C_0d1c8WsAAQfCh.jpg largeC_1OPmPWsAEBw0n_002C_094-pUAAAdUOc

比賽當然No Mercy,勇士繼續全速前進,自然令馬刺選擇減少,加素(Pau Gasol)只得5分卻有5犯,因為速度不行;另一中鋒Dewayne Dedmon也有同樣原因,連一分鐘也沒有上陣。被視為奇兵的Jonathon Simmons也因經驗不足,多次緊張過度浪費進攻機會。相比同是倒戈的「大衛西」,大衛李(David Lee)其實防守做足功夫,一分未得但有7個籃板,包括三個進攻籃板,與勇士的Shaun Livingston一樣,成為最大奇兵。

同樣贏過總決賽MVP,Kawhi因左腳受傷退賽,勇士的Iggy(Andre Iguodala)也因傷未能在下半場上陣,要照MRI才知情況;但相比Kawhi的重要程度,還是馬刺受的打擊比較大。

勇士不擅打早場,今次馬刺搶攻失敗,下仗無可避免變得保守,也肯定要拖慢節奏,讓加素、Manu及K.Anderson等多參與比賽,才有望不落後太多。Manu今仗再次演出不老表現,17分是兩軍後備中最高,幫忙控球也減輕了球隊的壓力,讓更擅於無球跑動的P.Mills可以發炮,但後者卻與Klay Thompson一樣失準,射8中1只得5分;另一射手Danny Green封阻S.Curry的上籃當然搶鏡,可是只得8分實在不夠好。勇士現時有三位隨時可獨取40分的球員,要與之抗衡,單靠LA並不足夠,尤其是Kawhi後日的第二戰能否趕及,毫不樂觀。

有心也好,無心也好,這場夢幻西決的確值得球迷等待,三年之間,彼此都有主力變動,可是整體實力仍然是聯盟頂尖,就算勇士擁有聯盟爆發力最強的正選陣容,馬刺對抗起來仍是半步不讓。手傷的S.Curry在後段越戰越勇,我只希望Kawhi經治療後能及時復出,兩軍打多幾場好波。也希望球迷成熟一點,不要再以原罪論去討論馬刺,也不應因一場波就把勇士打落地獄;不過對Zaza的為人,正如對KD的轉會,就不敢恭維了。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