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走上場,那放鬆地活動身體的模樣,彷彿眼前不是受到萬千人矚目的大戰,而是公園的三打三鬥牛。

王思齊看著李光耀上場,心中頓時湧現一股也把王博謙或葉建華換上去的衝動,不過他壓住這種感覺,畢竟現在他們領先到了16分,場上整體實力也優於光北,如果因為李光耀一個人而調動場上陣容,那啟南王者的招牌也可以直接拿去丟了。

於是,王思齊站在場邊,冷靜地看著場上的情勢發展。

此時,劉正洋發邊線球,傳給站在中線前的黃智洋。

黃智洋接到球,比出放慢速度的手勢,把球傳給右邊側翼的喬應倫。喬應倫拿到球,雙手把球舉高,看了禁區一眼,發現沒有好的得分機會,把球回傳給弧頂的黃智洋。

黃智洋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中,立刻轉移到左邊側翼的劉正洋,後者又傳給同邊邊線的邱忠興。

已經拿下5分的邱忠興,心中充滿自信,面對魏逸凡的防守,決定發動攻勢,沒有任何遲疑地下球往右切。

即使是在啟南陣中,切入速度也是名列前茅的邱忠興,突破魏逸凡的防守,跨步往禁區切,看著辜友榮過來補防,收球雙腳墊步,加快出手節奏,刻意拉高弧度的小拋投出手。

辜友榮想要蓋他火鍋,不過邱忠興這一次出手技高一籌,球越過辜友榮高舉的大手,落在籃板左上角,直接彈入籃框裡。

唰的一聲,清脆的進球聲傳來,邱忠興小拋投得手,比數35比17,差距又拉開到18分。

輕鬆容易,這是啟南這一波攻勢給人的感覺,沒有特別的戰術配合,僅僅是幾次外圍傳球,然後利用個人能力拿分,即使是辜友榮的補防,也阻止不了啟南的攻勢。

邱忠興這一次出手讓光北高中感到挫敗,稍稍澆熄了辜友榮帶起的氣勢,也讓王思齊更是安心,決定讓先發球員多休息一陣子。

此時,辜友榮底線發球,把球交給李光耀。

李光耀拿到球,就在眾人以為他會把控球組織跟進攻強打的雙重責任扛在自己身上時,李光耀把球傳給楊真毅。

「包夾後就傳給我。」李光耀說。

楊真毅微微點了頭,表示知道。

楊真毅與李光耀一左一右地跑到前場,啟南高中並沒有因為李光耀上場而改變防守策略,繼續執行半場壓迫。

因為李光耀剛剛說的話,楊真毅並沒有立即把球傳給他,運球往前進,見到黃智洋與喬應倫同時朝自己衝過來之後,才收球要把球交給李光耀。

可是在這個時候,楊真毅卻見到邱忠興往李光耀衝了過去,明顯想要抄球。

楊真毅心頭一驚,雙手一縮,把球收回身體旁,就怕傳球會被邱忠興抄掉。

但其實,如果楊真毅第一拍就把球傳過去,邱忠興是抄不到球的,只能說啟南強悍的防守,在短短幾分鐘就讓楊真毅產生極大的壓迫感,影響他的判斷力。

楊真毅沒有傳球,給了黃、喬兩人大好機會,也讓自己陷入危機之中。

黃智洋與喬應倫加強防守力道,逼近楊真毅,楊真毅頓時左支右絀,魏逸凡連忙趕過去接應,「這裡!」

楊真毅見到魏逸凡過來,在急忙之中把球傳過去,魏逸凡在右邊側翼拿到球,距離三分線有兩大步的距離,周圍沒有任何防守者。

這無疑是一次非常好的進攻機會,可是魏逸凡接球第一件事不是投籃或切入,而是看向李光耀。

在啟南恐怖的實力之下,魏逸凡徹底失去信心,在大空檔的情況下,竟然不敢自己處理這一波進攻。

全場支持光北的人,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都在心裡大叫,打啊!

畢竟看過光北比賽的人就知道,魏逸凡在光北陣中是個得分好手,熱身賽第一場對上榮新高中,更是繳出單場20分5籃板的成績。

然而,現在的魏逸凡卻完全沒有當初的鋒芒,在場上只是看著李光耀,而後者沒有接球的動作,右手指向禁區。

魏逸凡理解李光耀的意思,眼睛轉為看向辜友榮。

啟南察覺魏逸凡的意圖,章廣雄與劉正洋一前一後阻擋辜友榮,不讓他接球。

一時間,光北的球停止流動,魏逸凡拿球站立不動,失去信心的他,在場上宛如少了舵的船,完全失去方向,即使啟南完全不對他設防,他卻不敢利用這個機會進攻,甚至傳球視野狹小到只有李光耀跟辜友榮的存在,忽略了左邊邊線,擁有大空檔的王忠軍。

「打啊!」心急的謝雅淑,不禁在場邊大喊。

魏逸凡這才下球跨步,在三分線之前拔起來,跳投出手。

毫無信心的出手,結果當然是沒有進,而且球的力道明顯過小,彈道也大為歪斜,球僅僅削到籃框側緣,差點投了一個籃外大空心。

站在籃框旁邊的辜友榮努力想要搶進攻籃板,可是章廣雄在剛剛被王思齊斥罵之後,卡位意識提升,擋住辜友榮,把這一顆籃板球收了下來。

場邊的李明正,這時轉頭對麥克說:「麥克,上去把逸凡換下來。」

麥克緊張地站起身來,脫下身上保暖的衣物,「是!」

李明正看著麥克緊繃的臉龐還有發抖的身體,對他招招手,麥克立刻走到李明正身旁。

「麥克,注意聽到,我給你兩個任務。」似乎深怕麥克聽不懂,李明正刻意放慢說話速度。

「是,教…教練。」麥克聲音顫抖,在場下看隊友奮戰的他,完全感受得出啟南的厲害,覺得以自己的實力上去恐怕只會拖隊友後腿,所以他現在非常緊張。

李明正當然察覺麥克的情緒,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聲音非常平穩地說道:「第一,卡位搶籃板,不管是進攻籃板或防守籃板,你都使盡全力去搶。」

麥克緊張地吞了一口口水,「是,教練。」

「第二,聽清楚了,就是把每一個切進禁區的人的出手蓋掉,讓他們不敢切進禁區,懂嗎?」

麥克點點頭,「懂。」

「好,去換人。」麥克又緊張地點頭,快步跑向紀錄台,因為緊張不安,他的額頭上已經開始在冒汗,聲音更是顫抖,「換…換人。」

麥克才剛說完,場上就傳來尖銳的嗶聲。

麥克嚇了一跳,往球場一看才發現球不知道為什麼飛出界外,裁判指著啟南進攻的方向,場上五人隊友正往後場回防。

〝叭──!〞,低沉的聲響傳來,裁判吹響哨音,「換人!」

麥克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要上場,臉色緊繃不已,發現場上五個隊友看著自己,伸手顫抖地指向魏逸凡。

魏逸凡似乎早有心理準備,低垂著頭,一語不發地跑下場。

麥克踏進場中,一股極為沉重的壓力馬上襲來,壓在他的肩膀上,讓他連呼吸都產失困難,看著四周黑鴉鴉的觀眾,舉步維艱。

為了不讓自己一直胡思亂想,麥克一直在心中提醒自己,籃板球、蓋火鍋、籃板球、蓋火鍋、籃板球、蓋火鍋……

與此同時,走下場的魏逸凡,被李明正招手,叫過去身邊。

魏逸凡做好被李明正痛罵的心理準備,走到李明正身旁。

李明正看著魏逸凡挫敗失落的臉,說:「這一場比賽,應該很多人都在看。」

魏逸凡愕然,不知道李明正為什麼突然講起這個。

李明正很快又說,「嚴本玉教練應該也正在看這場比賽,你覺得如果現在站在你面前的人是她的話,她會對你說什麼?」

李明正這個問句,擊中魏逸凡心中一塊柔軟的地方,讓他不禁羞愧地低下頭,覺得自己有愧當初嚴本玉的教導。

李明正說:「逸凡,我一點都不擔心你投不進,就算你前99球都沒進,但是你要出手第一百球,我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可是…」李明正緩了緩之後,低沉地說道:「我沒辦法接受你不敢投。」

李明正的語氣很平淡,完全沒有責怪之意,但是對魏逸凡來說,越是平淡的語氣,越是讓他感到自責。

「好好休息一下,待會球隊還需要你的表現。」李明正說。

「是!」魏逸凡回答道,大步走回板凳區,臉上帶著自責與愧疚的神色,不過眼中已經出現待會要證明自己的渴望之火。

在李明正與魏逸凡說話的同時,啟南也在場上想要把差距拉開,再一次利用切入撕裂光北的防守,喬應倫的切入銳不可擋,尤其他突破的點,是光北場上的防守大黑洞,王忠軍。

麥克記著李明正給他的任務,看到喬應倫切進禁區,就想要蓋他火鍋,而喬應倫怕也不怕,直直迎了上去,跳起來之後,身體在空中支撐一下,等待麥克撞過來,後腰用力,在空中保持平衡,眼睛盯著籃框,在裁判哨音響起的瞬間把球投出,爭取進算加罰的機會。

喬應倫看著往籃框飛去的球,自認瞄得很準,這球進的機會應該相當高,不過麥克卻摧毀他的希望,高舉的右手中指碰到球的屁股,改變球的軌道,讓球連籃框都沒碰到。

裁判指向麥克,「光北91號,阻擋犯規,罰兩球!」

喬應倫大是扼腕地拍了一下手,覺得自己這球應該再拋高一點,這樣就可以爭取到三分打的機會。

麥克露出做錯事的表情,像是個小孩般低垂著頭。

這時,李明正在場邊喝道:「麥克,對,就是這樣,這麼打就對了!」

謝雅淑也馬上站起,用力拍手,「麥克沒關係,這次補防很快,很好!」

李明正與謝雅淑的鼓勵,讓麥克稍微減低了緊張感,而場上其他四名隊友也馬上來到麥克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跟屁股,讓他放鬆些。

麥克的抗壓性雖然已經比以前提高許多,但是這一場比賽的對手畢竟是擁有王者之稱的啟南高中,實力比之前的對手強上不只一兩個台階,尤其這一場比賽場面實在太浩大,讓麥克非常緊張。

在麥克心中閃過無數雜亂的念頭時,裁判從紀錄台前方走了回來,喬應倫走到罰球線上,準備要穩穩收下2分。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說道:「光北高中攻防兩端的問題真的很大,剛剛把球傳出界外,現在防守又這麼容易被啟南突破,雖然喬應倫的切入能力本來就很有破壞性,但是這麼容易被切進禁區要到犯規,防守的配置上必定出了很大的問題,如果我是光北的教練,現在就會換人了。」

聽著李育伸難得中肯的評論,藍于銘面露擔憂,在他眼裡,李明正這時候把王忠軍擺上來根本是一個錯誤,尤其王忠軍防守爛就算了,進攻端又沒有任何貢獻可言,現在還讓他留在場上……

藍于銘咬牙,心裡有一股揮散不去的不妙預感。

喬應倫在場上罰球,而且把握住兩罰的機會。比數37比17,差距再次被啟南拉開到20分。

觀眾席上傳來一陣歡呼聲,啟南的學生揮打加油棒,神采奕奕地看著啟南繼續控制這場比賽。

辜友榮拿球踏出底線外,把球交給李光耀,而李光耀再次傳給楊真毅。

辜友榮大步衝到前場,楊真毅與李光耀一左一右,兩人幾乎平行地一起小跑步到了前場。

楊真毅把球帶到前場後,李光耀馬上主動要球。

楊真毅理所當然地把球傳過去,李光耀拿到球之後,彷彿沒看見啟南的半場壓迫防守一樣,直接運球往前走。

黃智洋與喬應倫同時往李光耀衝過去,李光耀沒有硬拼,左手對辜友榮一招,右手運球往後退。

黃、喬兩人對李光耀施加壓力,想要製造他的失誤,可是李光耀能力比楊真毅高,處理球也比楊真毅更冷靜,收球跳起來,把球高吊給跑到三分線的辜友榮。

辜友榮本來以為李光耀是叫他過去掩護,看到球飛過來,連忙停下腳步,接住李光耀的傳球,正思考這球要怎麼處理的時候,見到李光耀趁黃、喬兩人轉頭往後看的時候,擺脫他們的防守,衝過來拿球。

辜友榮立刻把球往前一遞,將球交回給李光耀,腳步往後退,故意撞了身後的章廣雄一下,利用這樣的小動作,讓他沒辦法立刻跟上李光耀。

王思齊激動地在場邊大喊,「非法掩護!非法掩護!」發現裁判沒有反應,臉色顯露不滿。

啟南兩個防守腳步最快的球員被李光耀甩開,半場壓迫防守破了一個大洞,禁區守護者章廣雄又被擋住,此時,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李光耀接下來的show time。

李光耀拿到球之後,把球用力往地板一推,讓球往禁區彈,看著無人防守的禁區,腳步往前跨,拿下球之後,以右腳、左腳的節奏奮力一跳,整個人彷彿飛了起來,雙手拿球拉到腦後,用力地塞進籃框。

〝砰──!!〞,李光耀這一次灌籃力道之大,讓籃框往下翻折,整個籃球架止不住地晃動。

嘩然聲大響,李光耀的雙手大灌籃,讓現場出了如同海嘯般的驚呼聲,就連啟南的球迷跟學生都不禁露出驚訝的面容,畢竟即使是啟南高中,也沒有人可以跟李光耀一樣,展現出如此可怕的體能條件。

藍于銘激動地說道:「哇,李光耀這次灌籃真是精彩,就彈跳爆發力這一點,李光耀絕對是甲級聯賽最好的!」

李育伸維持慣例,在旁邊潑冷水,「彈跳力確實是好,可是光北現在落後18分,彈跳力再好,如果不能幫助球隊贏球,一切都是白搭。」

藍于銘咬牙切齒,可是啟南的攻勢馬上讓他感到緊張,黃智洋沒有受到李光耀灌籃的影響,非常冷靜地組織這一波攻勢,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劉正洋,讓他繼續攻打光北高中現在場上最弱的點,王忠軍。

劉正洋一拿到球,其他四名球員馬上往兩側退開,拉開空間讓劉正洋單打,而劉正洋雙腳一沉,身體挺起,雙手拿球往上一擺,做出投籃假動作,就這麼讓王忠軍往前撲。

劉正洋下球往左切,一個踏步突破王忠軍的防守,看著空空如也的禁區,收球跨步,就要上籃把球擦板放進籃框。

辜友榮回防不及,只能在籃框另外一邊看著劉正洋表現,已經做好底線發球的準備。

場上不分啟南或光北,都覺得劉正洋這球大概就要拿分了,只不過,如果從觀眾息的角度,就可以看到一道人影從後飛身撲向劉正洋。

在劉正洋利用手指輕柔地把球往籃板放,以為這2分已經穩穩入袋的時候,一隻手從後出現,直接把球釘在籃板上。

剛剛才止息的嘩然聲,現在再次響起,而讓他們有如此反應的人,同樣是李光耀。

在劉正洋突破王忠軍的同時,李光耀也轉身往後跑,目光緊緊鎖定劉正洋,完全算準他的腳步送給他一個大火鍋。

「Goaltending!Goaltending!」王思齊在場邊大喊,比出妨礙中藍,球進算的手勢,不過裁判並沒有理會,尤其場上攻守轉換之快,讓他們開始邁步奔跑。

王思齊在場邊憤怒地揮拳大叫,先是非法掩護,接著又是妨礙中籃,王思齊對裁判的哨音滿肚子火,尤其看到李光耀賞給劉正洋一個大火鍋之後,現在正往前場飛奔,推進速度之快,彷彿全速奔跑的獵豹一樣,場上其他人跟他比起來都慢了幾拍,更是令王思齊怒火更是熊熊燃燒。

李光耀幾乎是一個眨眼就把球帶到前場,本來還想要用防守腳步擋下他的黃智洋,知道這種念頭根本是癡心妄想,馬上改變心意,眼神閃過堅決之意,打算把李光耀這一次快攻毀掉。

念頭閃過的瞬間,黃智洋止住後退的腳步,主動往李光耀靠過去,伸手要抱住李光耀。

李光耀察覺黃智洋的意圖,完全不退縮,身體一沉,壓低重心,在黃智洋下手犯規,場邊傳來尖銳的哨音的瞬間收球,身體肌肉一繃,刻意撞進黃智洋懷裡,把他頂開。

長年鍛鍊下來的核心與腿部肌群,此時發揮最大的成果,在與黃智洋衝撞後,李光耀的核心肌群讓他的身體保持平衡,大腿肌力則是讓他繼續往禁區衝。

黃智洋拉不住李光耀,反而被他撞開,臉上露出驚訝與疼痛的表情,看著李光耀小拋投出手,而球空心入網,發出清脆的唰聲。

黃志洋雙手連忙指向地上,對裁判說:「先犯!我在這裡先犯規,還沒收球。」眼裡帶著強烈的盼望。

可是裁判接下來的話語,卻只讓他感到失望,「啟南8號,拉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好啊!」李光耀右手握拳往空中奮力一揮,轉身走向罰球線,與興奮跑過來的隊友擊掌。

王思齊雙手叉腰,努力壓下心中的怒火,站在場邊與裁判「討論」最近兩波攻防的吹判,而光北的歡呼聲之大,讓王思齊不得不加大與裁判說話的音量。

討論完前兩波攻防守,王思齊語氣帶著一絲抱怨地說道:「這不算連續動作吧,

裁判卻堅持自己的判決,令王思齊不禁無奈地雙手叉腰,看著走到罰球線,準備罰球的李光耀,王思齊皺起眉頭。

李光耀深呼吸,平復自己興奮的心情,右腳對著籃框,對底線拿球的裁判舉手敬禮。

「罰一球!」裁判嗶的一聲,把球傳給李光耀,而李光耀沒有放過三分打的機會,穩穩地把球投進。

李光耀完成三分打,現場再次傳來歡呼聲,個人連得5分,比數37比22,差距縮小到15分。

媒體區,蕭崇瑜激動地雙手握拳,希望光北可以繼續保持這樣的追分氣勢,一股作氣把比數追近。

光北高中,這樣打就對了!加油!

場上,光北高中快速回防,在劉晏媜的帶領之下,觀眾席上傳來了光北加油的聲浪,並且在光北站好二三區域聯防之後,齊聲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場上,黃智洋把球帶到前場,專注在球場上的他,並沒有被場邊的聲音影響,左手指揮隊友,想要靠這一波進攻澆熄光北的氣燄。

黃智洋再次針對王忠軍這個點攻擊,而這次負責執行的人,是擁有爆炸性的切入能力的喬應倫。

喬應倫在左邊側翼拿到球,面對王忠軍的防守,沒有做出任何混淆注意的假動作,直接下球往右切,輕而易舉地突破王忠軍。

喬應倫速度之快,王忠軍甚至想用犯規阻止他都辦不到,就彷彿一把利刃般,直直插進光北的防守之中,讓光北學生與支持者不禁屏住呼吸。

因為喬應倫,光北的防守圈不得不快速地往內收縮,然而,這麼做的結果,就是讓啟南的外圍射手,有大空檔瞄籃機會。

喬應倫觀察到光北的防守收縮,目光往外一掃,把球傳給右側三分線的劉正洋。

劉正洋接到球,雙膝彎曲,拿球往上就要跳投出手,楊真毅與李光耀同時朝他撲了過去,而劉正洋卻在這個時候,把球傳給弧頂三分線的黃智洋。

黃智洋拿到球,面前就是一個大空檔投籃的機會,拿球就要起。

光北的防守卻不肯就此放棄,離他整整有三大步距離的王忠軍朝他衝去,希望可以影響他的投籃。

一向被人讚譽有加,認為處理球相當冷靜適當的黃智洋,卻在這個時候發生失誤!

在所有人都以為他要投籃的時候,他竟然傳球給左邊邊線的邱忠興。

邱忠興完全沒有接球準備,甚至早已經在等著要慶祝黃智洋投進三分球。

在這種情況下,球很難接好,更別說黃智洋這一球傳得有點歪。

邱忠興連忙伸長了手要接球,卻只碰到球的邊邊,無法改變這波進攻的結局。

球直接飛出界外,砸在廣告看板上,發出砰的一聲,尖銳的嗶聲馬上響起,裁判喝道:「出界,光北球!」

啟南高中的失誤,讓觀眾席上再次傳來光北的喝采聲,也讓李育伸罕見地出言批評啟南,「黃智洋太客氣了,這一球空檔都已經製造出來了,應該要果決出手才對!就算這一次傳球沒有出界,也會被裁判吹三秒違例。」

「控衛在場上的主要工作雖然是運轉球隊沒錯,但是黃智洋既然有那分實力,機會來了就要出手。」說話的時候,李育伸微微皺著眉頭,因為他明顯察覺,光北的氣勢越來越高漲。

即使李育伸再怎麼不看好光北,可是前三場熱身賽下來,他其實很清楚光北是一隻怎麼樣的球隊,他們的韌性,死都不肯放棄的態度,讓李育伸現在不禁感到擔心。

在李育伸腦中閃過如此念頭的同時,李光耀接過麥克的邊線發球,竟然直接往前場衝,彷彿完全沒見到已經退防到後場的五名啟南球員。

王思齊看到李光耀衝過來,右手一指,喝道:「對上去!」

王思齊知道,李光耀是現在最必須小心的傢伙。

黃智洋聽到王思齊的指示,停下退防的腳步,主動迎上去要擋下李光耀,心想後面有四個隊友在,李光耀絕對不會魯莽地繼續往前衝。

黃智洋錯了,李光耀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身體一沉,突破黃智洋並不專注的防守,見到眼前啟南其他四名防守球員,竟然還是往前衝,主動撞進包圍網之中。

喬應倫、劉正洋、邱忠興、章廣雄四人知道這是成功防守的大好機會,絕對不能下手犯規,雙手舉高,完全堵住李光耀的去路,絲毫不給李光耀上罰球線取分的機會。

這瞬間,所有啟南人覺得李光耀已經無路可去,不是胡亂出手,就是會發生失誤。

李光耀發覺沒有賴犯規的機會,不能繼續硬切,在這個時候收球跳起,身體在空中往後扭,回頭往後看,把球傳給衝到前場的楊真毅。

傳完球之後,李光耀馬上跑向楊真毅,想把球拿回來,而此時此刻,啟南的防守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李光耀身上,卻因此忽略了其他人。

尤其是上場之後,就被當成弱點的王忠軍。

在所有人以為楊真毅會把球交回給李光耀的時候,楊真毅傳給了王忠軍。

啟南高中目光隨著球移動,見到是王忠軍拿到球,周圍無人防守,卻沒有人要撲過去。

原因有二。

一是王忠軍接球的地點是在左側三分線外兩步外,距離太遠,二是他們覺得王忠軍並沒有威脅性,必定會把球傳給隊友。

接下來,啟南馬上知道自己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王忠軍拿到球之後,儘管距離很遠,仍舊毫無遲疑地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脫手而出的感覺,美妙地讓王忠軍不禁閉上雙眼,準備聆聽那道天堂之音。

本來包圍李光耀的邱忠興、劉正洋、章廣雄,馬上轉身衝到籃下要搶籃板球,而喬應倫則是快步往前場偷跑。

啟南沒有人覺得,王忠軍這一球會進。

下一瞬間,清脆的唰聲響起,球漂亮地空心進籃。

王忠軍超遠三分球進,幫助光北高中拉出一波8比0的攻勢,比數37比25,差距在短短的2分鐘之內,縮小到僅僅的12分。

光北的學生與支持者不禁高聲歡呼,就連各班導師也都不禁受到感染,熱血沸騰,跟著葉育誠、沈佩宜一起高聲喝采,而劉晏媜豈會放過如此大好機會,帶領眾人齊聲喝道:「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光北的追分氣勢之強,加上觀眾席上的聲浪加持,影響啟南高中,讓他們也打急了。

黃智洋把球帶到前場之後,傳給左邊側翼的喬應倫,持續針對王忠軍這個點攻擊。

喬應倫想要把比數拉開,讓光北的啦啦隊閉嘴,接到球後就直接發動攻勢,運球往左切,突破王忠軍的防守,大步往禁區切,看到辜友榮的補防,心中帶著就算投不進也要製造犯規的念頭,收球跨步,直直迎向辜友榮。

喬應倫這一球真的打急了,即使他的切入爆發力真的很快,可是辜友榮早已經做好防守準備,站好位置,跳起防守時,雙手舉高,完全沒有往下壓。

喬應倫故意靠上去,兩者將近30公斤的體重差距,讓喬應倫在空中失去平衡,發出一道悶哼,勉強地把球往籃框一拋,等待哨音響起。

問題是,哨音沒響,球又落在籃框內緣彈出,籃板球被辜友榮拿下來。

「嘿!!」李光耀用力拍了兩下手,讓辜友榮知道他在哪裡。

辜友榮立刻把球傳過去,不過這一次啟南不讓李光耀跑快攻,黃智洋直接把他給抱了下來。

尖銳的哨音頓時響起,「啟南高中8號,阻擋犯規!」

黃智洋大是無奈地舉起手,但是他知道如果不早點讓李光耀停下腳步,李光耀必定會衝擊籃框,到那個時候再下手犯規就太遲了。

主播台上的藍于銘立即說道:「黃智洋又犯規了,這是李光耀上場之後,黃智洋個人的第二次犯規!接下來他可要小心一點了,否則再揹上一次犯規的話,那可能就不得不下場休息了。」

藍于銘說話的時候,現場的轉播師把鏡頭對向王思齊,只見王思齊正對場上的球員大聲說話,臉色憤怒,不過眉宇間也藏著一分擔憂。

場上,光北高中發邊線球。

謝雅淑此時站起身來,在場邊說道:「加油,穩穩打一波!不用著急!」

麥克發球進場,球想當然爾,交給了李光耀。

李光耀運球往前場走,見到啟南高中依然維持半場壓迫防守,心想,你們還真是不死心。

李光耀左手運球,右手比出了24號戰術的暗號。

楊真毅與辜友榮會意,馬上站到黃智洋與喬應倫兩邊,幫李光耀高位雙擋拆。

李光耀身體一沉,運球往左切,選擇身高較矮的喬應倫為突破點。

喬應倫跟黃智洋的反應也夠快,一個往前一個往後,繞過楊真毅的單擋掩護,擋在李光耀的切入路徑上。

李光耀觀察到包夾過來,沒有硬切,一個隱蔽的地板傳球,把球交給楊真毅。

楊真毅在弧頂三分線外接到球,周圍沒有人防守,看到邱忠興衝過來,做出一個投籃假動作,接著下球往左切,突破邱忠興。

啟南半場壓迫防守的弱點在這時候暴露出來,只要沒有在第一拍困住持球者,或者在之後抄到球,那麼啟南的防守便會亂成一團。

就像現在這樣。

楊真毅運球往禁區衝,見到章廣雄跟劉正洋補防過來,一個往右的地板傳球,把球交給空手切的辜友榮。

辜友榮接到球,看著眼前身高比他矮的劉正洋與章廣雄,眼睛裡面閃過凶狠的光芒,大步往禁區跨,奮力跳起,進入光北高中之後,在李明正訓練下提升的爆發力,讓他無視劉、章兩人,右手抓著球高高舉起,使勁往籃框塞。

〝砰!!〞,辜友榮充滿氣勢的單臂大灌籃得手,落地後,辜友榮仰天狂吼,把胸口那一股熊熊燃燒的鬥志透過吼聲傳達出來。

「啊啊啊啊啊───!!」

楊真毅助攻,辜友榮轟炸籃框,光北高中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把氣勢帶到最高點,尤其王思齊這個時候喊出暫停。

低沉的叭聲傳來,裁判吹響尖銳的哨音,「啟南高中,請求暫停!」

這個暫停,讓光北的歡呼聲更劇,劉晏媜趁著這股氣勢,帶領眾人高喊著,「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讓小巨蛋內一時間迴盪光北的加油聲浪,光北的學生與支持者眼神發光,興奮不已。

藍于銘激動地說道:「王思齊教練喊暫停了!根據甲級聯賽紀錄,王思齊教練每場比賽平均只會喊出1.2次暫停,是所有教練最少的,可是他現在卻被光北高中逼得不得不喊出暫停了!」

「好球!」蕭崇瑜渾身顫抖,在啟南把差距拉開到20分的時候,他以為光北高中今天就只有被慘電的份,沒想到即使面對王者啟南,光北高中竟然還能打出熱身賽那種堅強韌性,這讓他感動不已,那一道喝采聲,就這麼情不自禁地從喉頭衝了出來。

這時,比數37比27,第二節比賽還剩下5分47秒。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