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_QbRM9XkAQx4KK.jpg large.jpg

看了NBA這麼多年,各種各樣的輸波和賽後也見過不少,但像速龍的迪洛桑(DeMar DeRozan)般,如此徹底認輸真的不多見。我明白這是一句晦氣話,也明白D.DeRozan當時想表達的意思,其實像是任何準備都贏不了對手,但”If we had LeBron on our team too, we would’ve won”這句話真的很難聽。今早和速龍迷阿勤談起,他也說,今次季後賽看速龍的比賽時間少之又少;事實上,速龍在此系列一直都沒有拚死作戰的鬥志,看來始終都不相信自己能勝出,當你連自己也看不起,就難怪網上全部都是《Jurassic Park》的改圖改片,也難怪連公鹿都拿Barney的主題曲來寸你。

近年最常收到的讀者批評,是指我總是貴古賤今,永遠都把Michael Jordan放在第一位,永遠認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比較好。就G.O.A.T的問題,我從不退讓,任何人對我說,有人比MJ更好,我表面上一定笑笑就算,但內心還是那一句:「少年,你太年輕了。」可是整體的打法,加上更多運動科學及技術提昇,加上互聯網的出現,讓更多小朋友提早認識不同球星的技術,相比起從前只能從書本或錄影帶學習,所以才會有Stephen Curry等新世代球星的出現。可是我認為,這班球星還是比不上九十年代,或更早之前的一班,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技術,而是心態,以及鬥志。

IT_MJ.jpg

昨晚剛在FB分享了溜馬的米拿(Reggie Miller)在1995年季後賽對紐約人的片段,當年那場經典的8.9秒連取8分,至今難忘。說也巧合,當年帶領活塞贏得2連霸的活塞主將湯馬士(Isiah Thomas),也在電台節目中表示,如果活塞用今日的規則執法,可能會多贏兩、三個冠軍。因為今日的規則對小個子有利,當年卻是對高佬着數。”I won in an era where all the rules favored the big guys, so if the rules were for the small guys, I think I would win more.”

當然了,要是以當年活塞的粗暴防守,而以今日的規則執法,那班「壞孩子」應該一節過後就全部趕出場,還可能全部都是Flagrant 2,之後追加再停幾場;相信Thomas也心知肚明,所以不說。事實上,當聯盟一心為票房而改動規則,把hand checking規例改變,正如Thomas所說,自然更有利小個子和wing player。如果規則沒變,如Tony Allen及Patrick Beverley能把當年一套用在如James Harden和Russell Westbrook身上,那些「掃手犯規」肯定不會出現,小球風潮也未必大行其道。

可是規則不應該改變了心態,就算如Thomas當年所說,球賽不太有利小個子,四大中鋒大行其道,可是從沒有聽說過,有那隊輸波之後,會說出如D.DeRozan的「晦氣話」。當KD加盟勇士,聯盟的生態變得更差,正如雷霆出局後,我回應讀者的一句:「就算R.Westbrook不是我心目中的MVP,也一定比KD可敬。」要是每一個球星都如KD般,在輸波後就加盟擊敗自己的球隊,那聯盟還會好看嗎?



reggie-miller-vs-michael-jordan.jpg

在公牛統治的年代,西岸球隊還有闖入總決賽的可能,可是身處東岸,就注定做MJ的嫁衣裳。不要說被米拿射爆的紐約人,之後還有熱火、騎士、黃蜂、鷹隊、魔術等。除了魔術一隊,有誰試過衝破公牛高牆?一隊都沒有。可是大家依舊年復一年去努力。冠軍指環是夢寐以求,但在「認輸」之前,大家都是盡全力去靠自己爭冠,所以九十年代的籃球才會這麼好看,因為每個人都是「大佬」,溜馬有米拿,騎士也有派斯(Mark Price),黃蜂有LJ和莫寧(Alonzo Mourning),紐約人有伊榮(Patrick Ewing),鷹隊有韋健士(Dominique Wilkins),魔術當然是奧尼爾(Shaquille O’Neal)和Penny仔,每一隊都陣容完整,就連配角們也如當年大台的綠葉演員,就算不是絕世武功,也都有着清晰面孔。

那些年,冠軍指環重要,但忠誠也一樣重要。那些年,總冠軍是最高夢想,但每位球星都有份驕傲,要帶領自己的球隊勝出,才有意義,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他們從不認輸,也斷斷不會在落敗之後,就出現如D.DeRozan的說話。在去年7月,KD公開表示會離開comfort zome,轉投勇士,當時米拿就公開批評,那時我把他的金句記下,今日重看,更有味道。

「整個職業生涯,我敗給無數強敵,我敗給MJ,我和伊榮及他的紐約人惡鬥,我輸給Larry Bird和塞爾特人,輸給Isiah Thomas和活塞,我輸給奧尼爾和魔術。就算KD最後如我們一樣,始終宿命難違,贏不到冠軍,世人都會為你鼓掌,看待的方式也不一樣,因為你堅持挑戰巨人,而非與他們聯手。於我而言,這才是真正永垂不朽。人生難以兩全其美,有人既贏得名聲,也贏得冠軍,在王國上締造傳奇,不過這是極少數。占士多好,也始終難以與MJ等並列,因為他捨棄克利夫蘭,投靠D.Wade的王國。」

「總有人問我,為甚麼一直留在印第安納?因為我們贏就一齊贏,輸也一起輸,無論是加油站的員工,或是餐廳的侍應,整個地方的人都上下一心,為勝利歡笑,為落敗傷心。看住這班忠心的球迷,我做不到毅然轉身離開,我不能如LBJ為了獎盃而加盟熱火;我不能放下一切,加盟強隊,然後高興地說,我終於贏得了指環!因為當我落敗時,這班人始終對我不離不棄。」

「2008年,塞爾特人想我從退休中復出,當時他們有PP、Allen和KG,我也有機會加盟湖人,可是我不能這樣做。
因為,帝皇永遠不會離開自己的王國。」

“A King should never leave his  kingdom”

https://sendohbun.wordpress.com/2016/07/07/a-king-should-never-leave-his-kingdom/



C_KUY78XcAEjGWA.jpg largeC_PYCz8XcAAIu0l.jpg largeC_Qa3z9WsAAoaAU.jpg large

連同今季,LBJ已經是連續七季殺入東岸決賽,他的存在,也着實如當年的公牛,樹立了一道高牆,看來難以逾越。可是,當LBJ決定轉投熱火,當KD決定加盟勇士,代表了一種新世代的價值觀,就是追求冠軍指環的結果比過程更重要。大量熱錢湧入聯盟,人工暴漲,今日球星已不用再為生計煩惱,可是錢買得到的,不是尊嚴和骨氣。看速龍孖寶,上季還在東岸決賽和騎士有來有往,最後輸2:4也不算太差,今季直落四場出局,卻一人一句鬥洩氣。D.DeRozan直情把LBJ當神來拜,而隊友Kyle Kowry也據報不想再面對LBJ,而希望轉投西岸球隊,看來又會是合組強隊的老路。這種想法,真的難以接受!要是在西岸幾年都贏不到勇士,那Kyle Lowry還可以去那處打波?在我看來,今日還視自己為帝皇的太少了,當你賽前已不能夠肯定自己,沒有那種一夫當關的氣勢,怎會贏波?有那位速龍fans能告訴我,速龍有球員是有信心勝出,而不是一開始就投降?

D.DeRozan去夏簽下5年1.45億美元的合約,今季的人工是2,650萬美元,K.Lowry少一點,也達到1,200萬美元,今夏如留低也估計至少2,000萬年薪,怎樣去看,都不是小數目。收取天價人工,是否應該有骨氣一點?Mamba Mentality絕不是隨口說說,而是那種渴求勝利的無窮鬥心,要靠一己之力打破高牆;就算說晦氣話,我也期望他會說,我們會從今日開始,開始訓練,下一季一定不會輸得這麼難睇。看Vince Carter出局後就回到健身室努力,希望再一次挑戰冠軍指環,從不會多說甚麼,這份價值觀,豈能不叫這班新一代球星汗顏?

米拿努力了18季,始終與冠軍指環絕緣,其實他大條道理,可以在任何一季說:「假如有MJ,我們可能已經贏了。」然後轉去公牛,和MJ並肩作戰;又或者在退休後復出加盟Big 3的塞爾特人,「抱抱大腿」,輕鬆奪冠,令生涯無憾;可是米拿始終沒有放低身段,視尊嚴勝過總冠軍。不知何時,球星開始認為組團才是正路,勿怪我固執和老土,我始終看不順眼,所以堅持擁護那個年代。Queen這首《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我從不愛聽。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You’ve got to do it ‘cos it makes you feel good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You’re never gonna help yourself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You’ve got to do it ‘cos it makes you feel good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It’s everyone for themselves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