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這個騎馬射箭的高難度進球,讓現場傳來了嘩然聲,藍于銘更是在主播台上驚呼一聲,「哇塞,李光耀這一球竟然進了!太厲害了!」

李育伸馬上冷哼一聲,在旁邊潑冷水,「這一球一定是運氣好,李光耀根本是亂來,外圍隊友空檔那麼大,結果不傳,還硬要往禁區切,要不是這球運氣好進了,裁判也吹哨,光北高中被他這麼一搞,整個節奏又亂掉了。」

事實上,李育伸並不是場館內唯一一個有這種想法的人。

謝雅淑在場邊興奮地大叫好球後,不禁鬆了一口氣,覺得好險李光耀這一球運氣好投進了,否則第一節比賽真的全盤落入啟南的掌握之中了。

場上,李光耀走到罰球線,目光專注地望著籃框,對底線的裁判舉手敬禮,表示自己準備好了。

裁判輕吹哨音,地板傳球給李光耀。

李光耀穩穩地投進罰球,完成三分打,比數25比13,差距縮小到12分。

觀眾席上頓時傳來一陣熱烈的歡呼聲,李光耀這一次三分打,對光北的士氣非常重要,宛如一場及時雨,解救被啟南壓著頭打的慘況。

李光耀罰球投進之後,第一節剩下最後的26.3秒。

李光耀沒有退防,在王博謙接到吳楚仁的底線發球之後直接對上去,站在王博謙面前。

王博謙接受李光耀的挑戰,並沒有把球傳給隊友,右手運球,試圖用速度突破李光耀的防守。

李光耀並沒有讓王博謙如願,腳步緊緊跟著他,始終站在他前方。

王博謙沒有慌亂,一個胯下運球後變向往左切,即使沒能甩開李光耀,卻強硬地在他的防守下把球帶到前場。

令王博謙感到意外的是,李光耀依然站在他的面前,沒有退開的意思。

如果王博謙這個時候把球傳出去,啟南高中將可以對光北少了李光耀的區域聯防,造成相當的衝擊。

可是王博謙沒有傳。

在領先多達12分的情況下,他並不打算退縮,尤其在這個時候擊敗光北的王牌,就等於擊垮光北的士氣與鬥志。

王博謙想要在這個時候,結束這一場比賽。

王博謙加快運球節奏,連續兩次胯下交叉運球,肩膀晃動,試圖混淆李光耀的注意力,身體猛然一沉,腳步往前踏,身體往右衝,想要一股作氣擺脫李光耀。

王博謙全然沒想到的是,李光耀竟然沒被他甩開,緊緊地跟了上來。

讓王博謙更驚訝的還在後頭,李光耀不僅跟上他,甚至在他停下腳步的瞬間,伸出左手,把球點掉。

李光耀只是輕輕碰到,球並沒有彈遠,王博謙連忙轉身把球拿起來,只不過李光耀在下個瞬間貼了上來,不給他喘息的空間。

王博謙有些狼狽地往後退了一步,跟李光耀拉開距離,準備再次運球。

〝嗶──!〞

尖銳的哨音突然響起,王博謙愕然看向裁判,只見裁判雙手握拳,在胸前來回滾動,「走步,球權轉換!」

藍于銘不禁讚嘆出聲,「這是一次成功的防守,李光耀竟然把王博謙逼到發生走步違例,真是不簡單。」

王博謙單打李光耀不成,反而被裁判吹了一個走步違例,這樣的結果,反而讓光北高中的氣勢稍稍提升。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知道機不可失,馬上站起身來,帶領大家喊道:「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然而,第一節的比數,卻定在25比13,沒有動了。

李光耀在接下來的進攻中,硬切進禁區,吸引三個人防守之後,把球傳給空檔的魏逸凡,而信心受挫的魏逸凡,沒辦法投進中遠距離的跳投,球彈框而出。

羅永健抓下籃板球時,第一節只剩下4秒鐘,羅永健立刻把球傳給快攻箭頭陳士豪,後者往前場飛奔,卻沒能在鐘聲響起前把球投出。

〝叭───!〞

低沉的鐘聲響起,第一節比賽結束,啟南高中將帶著12分的領先走進第二節。

因為這12分的分差,兩隊走下板凳區時,是完全不一樣的情緒。

啟南士氣高昂,因為這一場比賽其實跟其他場沒有不一樣的地方,他們從第一節就主宰戰局,把對手壓著打。

即使這一場比賽再有話題性,即使這一場比賽再多人觀看,都不會改變他們宰制對手的結果。

事實上,這場比賽一開始雖然創下甲級聯賽收看人數紀錄,但是因為光北高中被電,讓很多人覺得這場比賽只是一場噱頭,沒什麼可看之處,已經紛紛轉台。

收看人數直線下滑,就如同光北高中的士氣一樣。

光北的五名球員低垂著頭走下場,接過隊友遞來的毛巾跟水,無力地坐在椅子上。

謝雅淑感受到士氣低迷,卻有種無能為力的感覺,這讓她感到擔心又無奈,咬著牙,表情有些緊繃。

要不是李光耀剛剛進算加罰,防守端又讓王博謙發生失誤,恐怕現在的士氣會徹底籠罩在黑暗之中…

一想到這裡,謝雅淑就不禁望向李明正,不知道教練會怎麼做出調度。

謝雅淑希望李明正讓李光耀留在場上,否則他如果下場,球隊的競爭力將直線下滑。

然而,事與願違。

李明正從楊信哲手中接過戰術板之後,說道:「第二節,光耀、大偉、偉柏下,傑成、忠軍、真毅上。」

李明正的陣容配置,讓謝雅淑與吳定華嚇了一大跳,愕然地看著他,卻只見李明正開始認真地講解第二節的戰術。

「傑成,等一下你把球帶到前場之後,把球傳給真毅,讓他組織進攻。」

李明正對楊真毅說:「真毅,如果友榮他在禁區裡面有mismatch,就把球塞給他,讓他單打。」隨後望向辜友榮,「友榮,你要自己把握機會,如果發現防守者比你矮,或者你有信心打掉他,你就要去卡位要球,打得強勢一點,不要放過任何一次機會。」

李明正掃了所有球員一眼,「每個人都一樣,有機會就要出手,不要畏畏縮縮的,想贏這一場比賽,我們就要打得比他們更強勢,懂嗎?」

「我們要比他們敢投,我們要比他們敢打,我們要比他們敢拼!」

李明正右手拿筆畫下戰術,「友榮,你有機會就打,而且要展現出禁區裡面是我家的那種氣勢,就跟吳楚仁第一節一樣,他第一節把你壓著打,不是因為他比你強,是因為他比你強勢。」

辜友榮重重點了頭,而李明正隨後望向楊真毅,「真毅,如果你發現友榮沒有機會,就要決定是要自己打,或者跟逸凡擋拆。」

「下決定的時候,不要猶豫不決,決定要怎麼打就怎麼打,這一波進攻打不進,下一波進攻再來就好,不要把事情想得這麼嚴重。」

「我們把問題簡單化,第一,打禁區,塞球給友榮,第二,你跟逸凡擋拆配合,第三…」李明正指向王忠軍,「別忘了外圍還有射手在。」

「防守端,大家一定要講話,不要自己守自己的…」

在李明正對球員下達戰術的同時,蕭崇瑜也拿起相機,對著光北的板凳區,拍下李明正認真的模樣。

蕭崇瑜一連按了幾次快門,不過很快就把相機放下來,臉上露出了不安擔憂的神情,深深皺著眉頭。

雖然他知道兩隊有一定的差距,可是他卻沒想到,光北高中第一節會被壓制成這個模樣,就連李光耀都出現好幾次失誤。

蕭崇瑜望向苦瓜,問道:「苦瓜哥,你覺得光北高中等一下會繼續讓先發上場嗎?」

苦瓜並沒有正面回答蕭崇瑜的問題,對著場上抬抬下巴,「你等一下看不就知道了。」

「嗯。」蕭崇瑜悶悶地回應了一聲,其實他想問的問題不是這個,而是,「苦瓜哥,現在你還相信光北高中能贏這場比賽嗎?」

可是蕭崇瑜問不出口,因為他擔心苦瓜的回答,會讓他更為絕望。

此時,短暫的休息時間結束,低沉的叭聲再次響起。

蕭崇瑜見到光北高中第二節的上場陣容,心頭猛然一驚,不禁激動地說道:「光北高中在幹嘛!」話一說出口,突然發現自己說話音量太大,連忙伸出雙手捂住嘴巴。

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卻沒有多說什麼,安安靜靜地看著比賽。

場上,辜友榮在中線旁發球,傳給在後場弧頂三分線前的詹傑成。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歡迎各位回到Foxy電視網帶來的甲級聯賽轉播服務,現在第二節比賽剛開始,兩隊陣容都有調整,啟南場上五人全是替補球員,分別是8號黃智洋,9號喬應倫,3號邱忠興,19號劉正洋,2號章廣雄,光北高中方面…」

李育伸不等藍于銘講完,直接開口打斷道:「雖然啟南高中換上全板凳陣容,可是啟南高中最強的地方在於,他們板凳球員的實力,跟先發比起來差距並不大…」

兩人說話的同時,詹傑成接到傳球,把球帶到前場。

詹傑成運球到右側三分線,眼睛對上楊真毅,用眼神暗示他準備接球。

詹傑成卻沒有想到,啟南板凳陣容的防守,卻比先發更主動凶悍,他才正準備收球要傳給楊真毅而已,黃智洋就貼了上來。

詹傑成完全沒預料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本來都已經要收球的他,馬上又運球往後退。

然而,尖銳的嗶聲很快傳來,邊線的裁判喝道:「翻球違例,球權轉換!」

李育伸啊哈一聲,「話才剛說完,光北高中就發生失誤了!」馬上開口稱讚黃智洋,「黃智洋這次防守夠聰明,反應也夠快。雖然大家講到啟南高中,第一個聯想到的不是王博謙就是吳楚仁,但是千萬千萬不能漏了黃智洋,要不是位置跟王博謙重疊,他的實力絕對是啟南先發等級,攻守兩端都是頂尖的後衛。」

李育伸稱讚的同時,黃智洋接過替補中鋒章廣雄的邊線發球,把球帶到前場。

而黃智洋都已經在指揮隊友的跑位,李育伸依然在主播台上滔滔不絕地說:「啟南高中有兩個大腦,一個是王博謙,另一個就是黃智洋,他們兩個分別是先發跟板凳的領袖。就某種角度來說,黃智洋對啟南的重要性,甚至還在吳楚仁之上!」

李育伸話剛講完不久,黃智洋就展現出他閱讀比賽的能力,把球傳到左邊側翼,小前鋒劉正洋的手上。

劉正洋接到球,面前的防守者是王忠軍。

擁有身高優勢,整整高王忠軍11公分的劉正洋,在進攻時間還有極為充裕的16秒,而且距離三分線整整有一大步的距離下,見到王忠軍沒有貼上來,接到球就直接出手。

因為對劉正洋來說,這次出手就跟球隊練習沒兩樣,王忠軍的防守根本沒有任何壓力可言。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後緣,直接彈進籃裡。

第二節開始不到30秒,啟南高中馬上飆進一顆三分球,比數28比13,差距一下子又回到15分。

嘩的一聲,觀眾席上傳來一陣驚呼聲,啟南的支持者與學生高聲歡呼,蕭崇瑜、葉育誠、高聖哲等人的臉,再次垮了下來。

而啟南的攻勢還沒結束。

詹傑成把球帶到前場之後,啟南高中突然展開了半場壓迫防守,當詹傑成見到黃智洋與喬應倫過來要包夾,直覺反應是傳球給左邊側翼的王忠軍,而啟南板凳群同樣高端的防守判斷力,斷掉詹傑成的傳球。

小前鋒邱忠興從底線竄了出來,伸手把球抄走,並且展現出驚人的速度,光北的防守反應不及,無人回防,全場就看邱忠興一個人表演。

邱忠興沒有讓觀眾席上的啟南球迷失望,算好距離跟腳步之後,猛然一個加速,收球,以右腳、左腳的順序往前跨步,左腳用力一踏,身體高高飛起,右手把球塞進籃框。

砰的一聲,熱烈的歡呼聲再次響起,第二節開局一分鐘內,啟南高中連得5分,逼得光北高中連續兩次發生失誤,這樣的劇情叫啟南的球迷跟支持者怎麼能不興奮?

比數30比13,差距拉開到了本場比賽最大的17分。

場外的吳定華,臉上出現極為緊張的神情,雙手來回搓揉,站起身來,走向李明正,「明正,要不要叫個暫停?」

李明正回頭瞄了吳定華一眼,平靜地說:「還沒,再等一下。」

吳定華愣愣地看著李明正,實在不懂他為什麼可以在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冷靜。

吳定華腦中出現了一個想法,難道,李明正其實根本不在乎這一場比賽的輸贏?或者認為這一場比賽完全沒有獲勝的希望?只是想把這場比賽當作磨刀石,讓球員增加經驗?

吳定華這時候真希望自己會讀心術,這樣就可以知道李明正現在他媽的到底在想什麼!

不過有一件事吳定華是知道的,就是球隊現在正被啟南慘電。

吳定華皺著眉頭,看著球場上的發展。

詹傑成接過楊真毅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而啟南高中很明顯又要繼續半場包夾,這讓詹傑成感受到極巨大的壓力。

比起東台高中絲毫不差的半場壓迫性防守,而且進攻端的攻擊性更凶猛,親身體驗啟南高中的實力的詹傑成,終於明白為什麼啟南高中會被稱為王者。

替補的實力比東台先發還要強,這樣其他球隊怎麼打得贏?

第一節開始不到一分鐘,詹傑成跟魏逸凡一樣,完全失去信心,賽前那一股與啟南拼到底的決心頓時消失不見。

詹傑成看著啟南虎視眈眈的防守,彷彿他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會被眼前這頭老虎撕碎一樣。

詹傑成心中升起一股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感覺,他不知道該怎麼打這波進攻,不知道該怎麼指揮隊友。

忘了該怎麼打球。

謝雅淑見詹傑成遲遲沒有動作,彷彿嚇傻了一樣,馬上站起身來,在場邊大喊,「詹傑成,你在幹嘛!?快點跑戰術啊!」

詹傑成如夢初醒,運球往前走,見到黃智洋跟喬應倫又要靠過來,心裡感到緊張,深怕傳給王忠軍球又會被抄走。

這個時候,楊真毅跑到右邊側翼,讓詹傑成比較容易傳球,他剛剛一直站在罰球線附近等著接球,是間接讓詹傑成發生失誤的原因之一。

詹傑成心中大鬆了一口氣,連忙把球高吊過去。

楊真毅拿到球,第一件事就是看禁區的辜友榮有沒有機會,但是楊真毅眼角餘光發現兩道黑影衝了過來,轉頭一看,發現黃智洋與喬應倫衝了過來,見到左邊側翼的王忠軍出現大空檔,心想那正是他最準的位置,沒有多想就把球傳過去。

然而,類似的事情卻再度發生。

邱忠興再次衝了出來,雖然這次沒能抄到球,但是王忠軍拿球就投,不會有第二選項的打球風格,卻讓他被邱忠興蓋了一顆大火鍋。

啪的一聲,邱忠興手紮紮實實地按在球上,把球往後拍飛。

邱忠興馬上往前衝去追球,而詹傑成與楊真毅迅速回防,想要阻擋邱忠興。

詹傑成速度比楊真毅更快一點,眼睛冒出凶狠的光芒,往邱忠興衝了過去,伸出雙手要直接把邱忠興這次快攻上籃毀掉。

邱忠興察覺詹傑成的意圖,在詹傑成下手的瞬間,雙手抱球,身體一縮,把球保護好,肩膀往詹傑成一頂,稍稍把他頂開。

尖銳的嗶聲傳來,邱忠興同時腳步一踏,右手把球籃框拋去。

詹傑成轉頭看球,只見球落在籃框後緣,在籃框上面跳了幾下之後,落進籃內。

裁判右手往下一揮,「光北高中55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好啊!!」邱忠興興奮地大吼一聲,右手握拳往空中一揮,而板凳上的隊友也紛紛跳了起來,在場邊揮動毛巾,大叫好球。

反觀光北高中,士氣與鬥志幾乎被邱忠興的進算加罰擊沉。

此時,李明正走到中線旁,對著場上大喊,「真毅,等一下你來帶球!」

楊真毅對李明正點了點頭,而李明正就簡單講了這麼一句話之後就走回板凳區,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依然保持著泰然自若的模樣,令吳定華不禁懷疑李明正的心臟到底是什麼做的。

場上,邱忠興執行罰球,並且漂亮地空心進籃。

邱忠興三分打得手,比數33比13,啟南高中在第二節一開始,打出一波7比0的攻勢,一舉把差距拉開到巨大的20分。

啟南的球迷與支持者高聲歡呼,又叫又跳,李育伸也在主播台上稱讚啟南板凳陣容的厲害,與此同時,轉台的人越來越多,有些人是覺得比賽一點都不精彩,根本就是一面倒,有些人則是因為想看光北再次上演奇蹟,但是啟南卻完全宰制戰局,因而大失所望地轉台。

媒體區,蕭崇瑜整個人宛如垮下來一般,臉色比哭還難看,鍾愛的光北高中現在被啟南電成這副德性,連掙扎都做不到,蕭崇瑜不是心碎,而是哀莫大於心死,不禁低下頭來,不忍在看。

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輕聲說道:「你在幹嘛?」

蕭崇瑜抬起頭,看著苦瓜,正想開口說話時,苦瓜說:「光北都沒有放棄,你放棄什麼?」

簡單的一句話,卻彷彿當頭棒喝,讓蕭崇瑜將目光移向球場。

球場上,楊真毅接過辜友榮的底線發球,把球帶到前場。

啟南高中的防守策略依然沒有變,仍是半場包夾。

黃智洋與喬應倫蠢蠢欲動,而邱忠興與劉正洋兩個活動性快的小前鋒也觀察楊真毅的動向,想要繼續抄球跑快攻,繼續把差距拉開。

楊真毅眼睛觀察啟南的防守,在踏過中線的同時,沒有運球的右手往左邊一指。

魏逸凡理解楊真毅的手勢,馬上邁動腳步跑到高位,要幫他單擋掩護,站在黃智洋的身邊。

不過楊真毅的意圖實在太過明顯,啟南的防守很快做出應變,黃智洋跨步到魏逸凡身前,而喬應倫則直覺楊真毅等一下必定會傳球給魏逸凡,站在魏逸凡身後,已經準備好要抄球快攻上籃。

喬應倫的直覺是錯的。

楊真毅叫魏逸凡單擋掩護的目的,不是為了跟他擋拆配合,而是想要避開被包夾的場面,面對單個防守者。

楊真毅達到目的,面對黃智洋的防守,毫不猶豫地運球往左切,帶著堅決之意想要突破黃智洋。

不過黃智洋防守腳步很快,飛快往後退了兩步,並且用身體讓楊真毅不得不停了下來。

讓楊真毅停下來之後,黃智洋展現出侵略性的一面,身體往前傾,右手往前一探,想要把球抄走,繼續跑快攻。

這種賭博性的抄截,成功的話,就是一次漂亮的快攻上籃,重重打擊對手的士氣,但是如果失敗的話,就會變成防守漏洞。

黃智洋伸手的速度更快,但是楊真毅反應比他更快,一個轉身閃過黃智洋,運球往前衝,重心整個往前傾的黃智洋,無法即時回頭防守,就這麼被楊真毅突破。

半場包夾被破,啟南的防守頓時陷入混亂,見到楊真毅往籃下衝,前鋒邱忠興與中鋒章廣雄同時對了上去。

楊真毅卻絲毫不懼,衝進三分線後收球跨步,直直迎了上去,只不過在跳起來吸引邱、章兩人撲上來之後,右手把球高高往籃框一拋。

邱、章兩人心中閃過不妙的預感,落地後往後一看,見到引起現場一陣嘩然聲的景象。

辜友榮空手往禁區衝,藉著衝勢高高跳起,在空中接住球,雙手用力地把球往籃框塞去。

〝砰──!〞

炸響聲傳來,辜友榮本身的體重,加上為了宣洩心中的情緒,雙手刻意加大力道,讓這一次灌籃更顯氣勢磅礡。

在光北高中的氣勢宛如一灘死水時,這一次空中接力灌籃,稍稍提振起了精神。

謝雅淑在場邊拍手大喊,「好,這球打得漂亮!現在好好守一個!」

主播台上的藍于銘,臉色顯露興奮,幾乎悶了整場的他,總算逮到機會稱讚光北高中,「好球!這一次空中接力灌籃真是太精彩了!」

旁邊的李育伸發出一道冷哼,「光北高中這球配合確實是不錯,但主要也是因為啟南太想要抄球造成的結果。」

李育伸的話語猶如一盆冷水,直接朝藍于銘臉上澆了下去。

藍于銘臉色顯露不滿,但是這樣的情緒很快就消失,因為啟南高中下一波進攻沒有進。

黃智洋把球帶到前場之後,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還以顏色,把球傳給剛剛才投進三分球的劉正洋,讓他再次在王忠軍的頭上出手三分球。

不過劉正洋快節奏的出手彈框而出,長籃板被詹傑成拿了下來。

詹傑成抓下籃板球,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等人馬上敲打手中的寶特瓶,發出興奮的呼聲。

詹傑成雙手緊緊抱著球,身體一縮,不敢隨意下球,就怕被啟南抄走,一直到確認他們全數回防之後,才把球傳給楊真毅。

楊真毅用最快的速度把球推進到前場,不過雙腳跨過中線之後就停了下來,看著啟南高中的半場包夾防守,不敢再往前進。

楊真毅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哪裡,不會被剛剛那次成功的切入沖昏頭,以為自己可以以一己之力衝擊啟南的防守。

因此,楊真毅再此採取同樣的破解方式。

楊真毅伸出手指,示意魏逸凡上來幫他掩護。

魏逸凡很快有所動作,但是啟南高中這一次卻立刻做出反應,黃智洋直接迎上楊真毅,喬應倫則對上魏逸凡。

楊真毅再次面對黃智洋的防守,看著黃智洋冷靜的臉龐,楊真毅依然選擇往左邊切。

結局跟剛剛一模一樣,楊真毅無法靠速度突破黃智洋的防守,被他擋了下來,而這一次黃智洋並沒有下手抄球,僅僅利用防守腳步對付楊真毅。

光是如此,就逼得楊真毅不禁往後退。

黃智洋不放過楊真毅,腳步往前踏,直直逼了上去。

黃智洋的防守能力之高,讓楊真毅一再往後退,完全沒辦法往前進,而且一個不小心,護球動作沒做好,被黃智洋撥到球,緊張之下馬上把球收起來。

黃智洋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整個人貼了上去,逼得楊真毅左支右絀。

啟南堅強的防守,讓謝雅淑不禁在場邊緊張地大喊,「快去接應!」

在謝雅淑大喊的同時,魏逸凡邁動腳步,直接跑到楊真毅旁邊要接球。

楊真毅把球遞了過去,但是下個瞬間,喬應倫就追了上來,跟黃智洋兩人一起包夾住了魏逸凡。

楊真毅反應很快,立刻空手往三分線走,如此一來,只要魏逸凡把球傳出來,那他馬上就有空檔瞄籃的機會。

然而,在包夾之下,魏逸凡找不到傳球的機會,整個人被逼到無法動彈。

黃、喬兩人的包夾完全沒有空隙,魏逸凡沒有辦法,在沒有其他選擇之下,把球砸向黃智洋的腳。

球彈出界外,尖銳的哨音立即響起,裁判右手碰碰膝蓋,「出界,光北高中球!」

這時候,光北的進攻時間只剩下最後的5.4秒。

魏逸凡走出邊線外,從裁判手中拿過球,想要把球傳給楊真毅。

黃智洋卻不給楊真毅輕鬆接球的機會,緊緊黏著他,魏逸凡露出著急的表情,擔心球發不出造成失誤,所幸在這個時候,詹傑成有空檔。

魏逸凡雙手把球舉起來,把球高高傳過去。

詹傑成在弧頂三分線外兩大步的地方接到球,進攻時間開始倒數,謝雅淑大叫,「快點出手,沒時間了!」

在楊真毅、魏逸凡都被黏住的情況下,詹傑成牙一咬,運球往前踏一步,跳投出手。

三分球,一直都不是詹傑成擅長的領域,這一次出手想當然爾沒有進,彈框而出。

啟南的防守,將光北高中這一波進攻完全阻擋在三分線外,而且還是由一個投射能力非常糟糕的詹傑成在倉促中出手,恐怖的防守能力從此可見一斑。

即使是板凳陣容,但啟南幾乎在各個方面都佔據優勢。

除了禁區之外。

看著彈出來的籃板球,章廣雄跳起來想要直接抓下來,但是他卻犯下一個錯誤,就是沒有卡位。

在章廣雄跳起來,右手往球伸過去的時候,眼角餘光發現有一道黑影從後壓了過來,當他驚覺不對的時候,球已經被摘走。

章廣雄不用想就知道後面那個人一定是辜友榮,落地之後連忙舉高雙手,貼上去防守。

辜友榮搶下進攻籃板球,位置就在籃框正前方,眼前防守者身高比自己矮,這樣豈有不打的道理,一個下球直接往章廣雄一頂。

辜友榮撞擊的力道之大,讓章廣雄不禁發出一道悶哼聲,就這麼被辜友榮頂開,見到他要拿球出手,左手連忙往下一揮,想要把球拍走,但是卻只落在辜友榮的手上,啪的一聲。

尖銳的哨音立即響起,而辜友榮牢牢抓穩球,雙腳起跳,直接把球塞進籃框裡。

裁判舉高右拳,左手指著章廣雄,「啟南高中2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光北的學生與支持者發出歡呼聲,眼睛閃過一絲光亮,學生們奮力敲打手中的寶特瓶,發出了密集的咚咚咚咚咚聲音,辜友榮在禁區連續得分,而且兩次都是灌籃,讓士氣大振。

章廣雄不禁扼腕地用力拍了一下手,暗罵自己應該要直接把辜友榮扯下來。

場邊的王思齊臉色一沉,對著場上喝道:「阿雄,你在幹嘛?卡位!」

對於王思齊的喝罵聲,章廣雄早有心理準備,馬上回應,「是!」

蕭崇瑜右手猛地握拳,「好球!」心中希望光北高中可以繼續追分,心想,辜友榮,你現在要打得強勢點,現在你是最高的!要把握住這個機會。

讓光北眾人與蕭崇瑜感到惋惜的是,辜友榮接下來的罰球沒進,出手明顯偏移,球落在籃框側緣往右彈出。

這一次,章廣雄紮實地做好卡位動作,抓下籃板球,接著傳給黃智洋。

黃智洋把球帶過半場,沒有繼續打快節奏的進攻,選擇慢下腳步。

黃智洋放慢節奏,右手運球,左手指揮隊友,在進攻時間剩下12秒的時候,把球傳給右邊側翼的後衛喬應倫。

喬應倫接到球,面前的防守者是楊真毅,而即使面對將近10公分的身高劣勢,喬應倫也絲毫不懼怕,直接運球往左切,

喬應倫第一步爆發出來,速度快到楊真毅完全跟不上,直接被擺脫。

喬應倫充滿氣勢地切進禁區,辜友榮沒想到楊真毅就這麼被過,連忙衝到籃下。

喬應倫見到辜友榮過來,並沒有勉強出手,目光一掃,地板傳球給埋伏在左邊邊線的劉正洋。

劉正洋拿到球,光北的防守還來不及對上,他又把球轉移給弧頂左邊的黃智洋。

黃智洋接到球,眼睛望向籃框,身體微微一沉,雙手拿球往上一舉,做出投籃假動作,晃起心急又缺乏經驗的詹傑成,運球往左切。

光北的防守圈,頓時因為黃智洋這次切入往內縮。

只不過,劉正洋在這個時候一個地板傳球,把球往左邊底線傳。

場上每個人目光隨著球移動,只見剛剛埋伏在邊線的劉正洋空手往禁區切,接到黃智洋的傳球,在非常靠近籃框的位置,跳投出手。

李育伸眼睛一亮,「好球,這球傳得真是恰到好處!」心中已經想好球進之後的稱讚之詞。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可是。

第二節開局才飆進一顆三分球的劉正洋,在距離籃框僅僅才一公尺不到的出手竟然沒有進!

球落在籃框內緣,快速彈了兩下之後,跳了出來。

劉正洋雙眼瞪大,不敢置信球就這麼彈了出來,腳步往前一踏,想要抓下進攻籃板,但是一道龐大的身影卻讓他的努力白費。

原本就站在籃框旁邊的辜友榮,展現出霸氣,抓下這一顆籃板球,不禁讓李育伸已經到喉頭的話語,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藍于銘驚呼一聲,「劉正洋放槍!真是可惜了黃智洋這一次地板傳球。」

劉正洋這一次十拿九穩的跳投沒進,讓啟南的支持者不禁發出一道失望的呼聲,另一方面,則讓劉晏媜等人大為驚喜。

隨著籃板球被辜友榮掌握住,現在光北又有進一步把差距縮小的機會,劉晏媜覺得現在正是加油時機,帶領啦啦隊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與此同時,站在場邊觀察球賽的李明正,回頭對李光耀說:「光耀,去換傑成下來。」

李光耀微微點了頭,脫下身上保暖的外套,丟在椅子上,大步跑到紀錄台,「換人。」接著在紀錄台前面蹲了下來。

場上,楊真毅運球往前場走,觀眾席上正傳來光北加油的呼聲,楊真毅看著啟南高中的防守陣式,知道他們要繼續半場包夾,雙腳踏過中線之後,沒有再次叫魏逸凡過來單擋掩護,而是雙手把球往上傳,越過黃智洋與喬應倫的頭頂,把球高吊給詹傑成。

詹傑成在右側三分線外接到球,完全沒有人防守,有大空檔瞄籃的機會,但是他不敢投,雙手拿球高舉,望向辜友榮。

辜友榮馬上卡位,想要利用身材上的優勢單打章廣雄,可是辜友榮才準備要位,劉正洋便來到詹傑成眼前,知道他運球能力不是很出色,整個人貼了上去。

詹傑成連忙運球往後退,但是劉正洋卻不放過他,直直跟了上去,擺明就是要逼死詹傑成。

詹傑成被逼到不得不收起球,一股濃濃的危機感跟挫敗感攫住他的心靈,重重打擊他的信心,讓他陷入了慌亂。

魏逸凡見到詹傑成被困住,連忙跑過去要接應,而詹傑成如同溺水的人見到一根浮木般,立刻把球傳過去。

然而,劉正洋右手一揮,竟然攔住詹傑成這一次傳球。

劉正洋抄到球,就要直接跑快攻,詹傑成心裡一急,直接往劉正洋一撲,整個人抱住他。

〝嗶!〞

尖銳的哨音馬上響起,裁判指著詹傑成,「光北高中55號,阻擋犯規!」

裁判走到紀錄台前,比出詹傑成的背後,而李光耀在這時站起身來,簡單地活動身體。

場上出現死球狀態,換人的低沉的叭聲傳來,李光耀踏進球場中,指向詹傑成。

詹傑成早有心理準備,低垂著頭走下場,伸手跟走上場的李光耀擊掌。

詹傑成沒想到的是,擊掌後,李光耀拉住他,用充滿信心的語氣說道:「別擔心,交給我。」

話說完,李光耀放手,往後場走,準備防守。

詹傑成愣愣地看著李光耀的背影,心想他是認真的嗎?交給他?意思是擊敗啟南高中?

僅僅上場兩分多鐘,詹傑成的信心已經被啟南徹底摧毀,對勝利不抱任何希望。

此時,第二節比賽剩下8分12秒,比數33比17,光北落後16分。

—–
台灣最近發生了頗多事情,當中讓我不禁反思起了教育。
我一直覺得台灣的教育很功利主義,而且根本不是教育,而是在製造考試機器人。
我很討厭台灣的教育方式,沒有任何好感,若不是我天生對語言學習比較有天份,不用老師教就看得懂課本在說什麼,又因為愛上Kobe而會去關注NBA,我想我會是台灣教育體制下的放逐者。

若不是生活在一個比較不重視成績的家庭,我想我會活得非常痛苦。(我的家人成績都不是很好,父母都沒上大學,不過他們在商場上達到一定的成就,讓他們相信成功來自於努力,而不是會讀書,否則我一定完蛋..)

我覺得有一點很奇怪,為什麼十年前十年後,我們的手機從Nokia、Motorola、Sony的舊型機,轉成現在的智慧型手機,世界運轉的速度比任何一個時代都快,可是我們的教育卻依然維持不變。

難道,把國、英、數、歷史、地理、物理、化學考到一百分,就可以應付這個時代?

這是我一直覺得很納悶的一點。

樣樣一百分,到社會也等於一百分嗎?

我不這麼認為,而且即使考試機器人真的有所成就,那他懂得如何當一個「人」嗎?
這是我最納悶的一點,就我自己過往讀書的經驗,還有我身邊朋友的經驗,我覺得台灣的教育並不重視「人」,只重視「成績」。

就跟進入社會之後,只重視「錢」。

—–

我覺得很要命的一點是,台灣社會的價值觀,是教人要成為一個會「讓別人羨慕的人」,而不是一個會「讓別人尊敬的人」。

所以有錢、有車、有房、有好工作、有百萬年薪,比起有一顆善良的心,有一個犧牲奉獻的心還重要。

我知道我這麼說或許過度偏激,但是近年來,我越來越感受到台灣出現這種氣氛。

學生比成績,出社會比年薪,用成績單跟存摺上的數字定義別人。

成績高,好學生。
年薪高,好人。

???

我不喜歡,不同意,不認同。

所以我要證明那是錯的。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