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y.jpg

勇士贏得有點運氣,例如Stephen Curry尾段那球擦板三分;爵士也輸得太過大意,包括今季有望挑戰最佳防守球員的高拔(Rudy Gobert),最後選擇夾擊近三分線的杜蘭特(Kevin Durant),卻沒有與隊友溝通,結果讓籃下的伊古達拉(Andre Iguodala)走空輕鬆入樽,大局已定。可是比起第一仗,爵士至少將比賽帶到最後三分鐘,仍是有機會取勝,如非開局太差,戰情或者已不一樣。

其實今日兩場都同樣精采,打頭陣的巫師對塞爾特人,比數懸殊,但張力十足,可說是典型的東岸賽事。兩個Kelly爆衝突,更是有點當年紐約人對熱火的味道。綠軍的Kelly Olynyk曾以一招「鎖肩手」來令騎士的Kevin Love甩骹,也試過專登「晾起」巫師的禾爾(John Wall),說他是茅柴不過份;不過這次引爆的單擋,其實又不算太過份,起碼在季後賽,這個尺度相當合理。Kelly Oubre Jr.明顯輸經驗,大力一推以致Flagrant 2即時離場;首兩戰他都成功扮演板凳奇兵,藉外圍投射取得12分,其活力也令綠軍相當頭痛,今仗被逐之餘,更肯定會追加停賽,在寸土必爭的季後賽中,自損實力,愚不可及。

 

 



 

C_CKyoyXYAA9d2u.jpg largeC_CXU9EWsAA7380.jpg large綠軍今仗輸波,主因當然是內線被打爆,籃板輸38:50之餘,也見到巫師眾將盡情進攻禁區,J.Wall和Marcin Gortat幾乎是表演式的上籃和補籃,就連「拆你屋」也出現,今仗綠軍就似之前面對公牛時般,幾乎只能看住巫師肆虐。最後巫師在顏色地帶攻入56分,剛好是綠軍的一倍,快攻得分也是14:6,幾乎在各項數據都全面壓勝。上戰講過巫師用得太少兩位季中加盟的奇兵,當今戰綠軍防守處於被動,被迫收窄防線,Bojan Bogdanovic就盡情發炮,包括4球三分波,全場取得19分,更重要是有10個籃板及2次助攻,成為後備席上最強火力。

也許是看慣九十年代籃球,No easy basket深入腦海,尤其是東岸的一眾勁旅,無不以嚴防起家,所以巫師今仗打來奮不顧身,血性籃球叫人興奮。以大爆小不是英雄,如J.Wall飛身封走K.Olynyk的射球,才真的值得拍掌。強如勇士,上季也未竟全功,就是因為季後賽的防守激烈,難以在如常規賽般逢射必入。綠軍的內線缺口太大,如我是Brad Stevens教練,一定會派更多人去挑戰M.Gortat,而不是賀福特(Al Horford)般球球拉出去遠射;這種進攻只會令巫師守得更輕鬆,如未平衡內外進攻的比重,綠軍難以在客場偷雞。首圈鷹隊前鋒Paul Millsap就投訴,巫師打來如MMA,充滿肢體碰撞,每次籃底進攻都如打仗,但這才是季後賽的常態,難道仍會有眼神防守,任你上籃?”I guess that’s playoff basketball. We don’t like them and they don’t like us.”上仗射入53分,今仗卻受制於巫師的硬朗防守,只得13分的I湯馬士(Isaiah Thomas)也明白這道理──歡迎來到季後賽,現在留下的,已經沒有軟腳蟹。我相信調整後的塞爾特人,下仗會有不同表現,這也解釋了為何大量數據仍支持綠軍出線。



IMG_0678IMG_0680

談到客場取勝,今日的爵士幾乎做到。聯盟第一的防守,面對面對聯盟第一的進攻,矛盾戰最後贏家仍是進攻一方,但比起上仗第四節就被拋離,今仗爵士在缺少正選控衛佐治希爾(George Hill)下,能夠半步不讓,實在難得。爵士防守的絕招之一是全場壓迫,也經常待球在邊線附近時包夾,藉以令敵人胡亂起手或射失,可是今場卻變成致命失誤;餘下1分45秒,當時爵士落後7分,R.Gobert上前想包夾在右手邊近三分線的KD,可是隊友不為意沒有守住Iggy,結果後者走向籃下,KD也即時傳球,最後一記入樽,將比分拉開至111:102,比賽才算大局已定。

很多人認為KD加入破壞了勇士本來的默契,甚至形容他是唯一可以「守住Curry的男人」,可是今仗就見到KD的作用。不是全隊最高的25分,而是那7次助攻,與S.Curry一樣是球隊最高。初段變身三分射手的Draymond Green可能有些肌肉酸痛,經物理治療師推拿一輪後,仍是困擾着他,結果第四節一度要躺在地上,幾乎以為他成為今個季後賽的另一員傷兵,幸好之後沒有大礙,但明顯速度減慢。KD卻成功補上空缺,無論是入楔後的外傳,或者高位分波,通通做得出色,以Point Forward身份幫助勇士。自他傷癒復出後,與「浪花兄弟」的默契更好,KD傾向多做防守及分波,讓S.Curry恢復了最大球權,加上Iggy回勇,整支勇士的攻守都上了層樓。今仗贏得不輕鬆,但起碼達成保全主場的目標,但失誤數字又回升,是最大隱憂。

或者對勇士和騎士來說,超班的實力令他們目前都未受真正考驗,開始有點輕敵情況出現,像班尼斯(Matt Barnes)說出寧願對快艇好過爵士,因為LA的夜生活比鹽湖城精采;以及K艾榮(Kyrie Irving)在領先2:0後,公開宣佈要盡快「直落四」掃走速龍,以獲得近一星期的休息。這等挑釁言論,就如LBJ在伊巴卡(Serge Ibaka)面前,先把籃球在手中轉一圈才起手射三分一樣,相當不智。或者騎士已忘記了上季也是領先2:0,之後作客速龍時連輸兩場的情節;要是太過輕敵,分分鐘令總決賽之門提早關上。不過我相信爵士給予勇士的考驗,會比速龍給予騎士為多,不是因為騎士勝過勇士,而是爵士極有紀律,整體表現不俗,如果對住火箭或馬刺,分分鐘也可以令對手頭痛萬分。爵士能夠去到次圈,當然已是達標,以他們的紀律和主場威力來看,只要在主場改善初段慢熱的毛病,未來兩仗至少一取得一勝。No Playoffs series truly begins until the road team wins a game. 這又是Pat Riley的另一金句,目前只有火箭做到,下一支客場取勝的球隊會是誰?

55601087C_CLksGUQAAa6bQ.jpg large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