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中午一點。

王忠軍坐在飯桌旁,看著眼前的豐盛菜餚,卻一點食慾都沒有,甚至覺得噁心。

而讓他產生這種反應的,想當然爾不是因為桌上熱騰騰香噴噴的菜色,而是周圍一干親戚的嘴臉。

王忠軍深深記得,以往過年,那些親戚看待他們的眼神,就好像他們是蒼蠅或瘟神一樣。

吃飯時,他們不是只能等到大家吃飽再上桌,就是必須坐在旁邊的板凳,夾菜還要小心翼翼,一個不小心阻礙到別人,或者是碰到別人,就會引來瞪視的目光,好像他們不是家裡的一份子,而是哪裡來的野狗一樣。

吃飽飯後,當大家坐在客廳沙發吃水果聊天時,他們卻只能找一個角落待著,還不能拿遙控器選喜歡的節目看。

如果這麼做的話,後果就是一陣責罵還有白眼,媽媽也會因此被說不會教小孩,一點家教都沒有。

而在眾多小孩之中,他們家收到的紅包也永遠是最少的,而且收到紅包之後,必須馬上收起來,不能看裡面有多少錢,不然也會遭受白眼或譏諷。

「有就不錯了,還在那裡嫌東嫌西。」

「也不想想自己也都沒在包,真是!」

王忠軍在國中時,甚至有一次極為不舒服的經驗。

有一個早就看他們不順眼的親戚,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對來訪的客人說,不要靠近他們家,誰碰到誰倒楣。

那瞬間,王忠軍只覺得晴天霹靂。

他不曉得他們到底做錯什麼事,為什麼要受到這樣子的對待,難道,就只是因為他們窮?他們的身上的衣服都是補丁?他們沒有爸爸?

以前的王忠軍不懂,他只覺得厭惡,可是他明白他不能將心裡的感受說出來,否則後果會非常嚴重。

因為討厭過年的感覺,王忠軍曾經要求媽媽就在自己在家過年就好,他覺得自己的家雖然小,可是很溫暖,而回到爸爸或媽媽家,都會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可是媽媽從未答應過,每一年都帶他們回去過年,而且面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親戚,臉上永遠都帶著一抹微微的笑意,彷彿沒聽到那些冷言冷語,又彷彿沒看到那些瞧不起他們的目光。

王忠軍後來才理解,不是媽媽沒有發覺到那些不友善的對待與目光,而是因為媽媽為了照顧他們,即使受到委屈,也總是把苦往肚子裡吞。

收到的紅包錢再少,都可以多少補貼家用,或者拿去繳水電費、學費。

除此之外,過年時,因為準備的菜實在太多,即使大家再怎麼努力地吃,都一定會剩下,而媽媽在大家吃完飯後,就會拿著塑膠袋,把沒吃完的東西包回家吃,省餐費。

不過包東西這件事必須小心翼翼,用塑膠袋裝好之後,還必須放進手提袋裡面,不能被別人看見,好像做什麼壞事一樣,必須遮遮掩掩的。

好笑的是,其實大家都知道媽媽包了東西回家,只是裝作沒看見。

更好笑的是,王忠軍知道,在過年時分,大家根本不願意吃剩下的東西,媽媽把東西包走之後,餐桌上就可以換上新的菜色,根本正中他們的心意。

所以他覺得,那些親戚的嘴臉真的噁心到不行。

然而,他卻沒想到,那還不是最噁心的。

受到楊翔鷹會長的幫助之後,他們家經濟狀況大為改善,王忠軍可以清楚地感覺得出來,媽媽肩上那一根無形擔子的重量變輕了,臉上的笑容多了,不再整天都愁眉苦臉。

餐桌上的食物變得更豐富更多,媽媽也為他們買了新衣服跟新鞋子,雖然是便宜的夜市貨,不過仍是嶄新的,過往那些不知道有多少塊補丁的衣服,換過幾次底的鞋子,全部都扔了。

一家子的生活方式,比起以前改變了很多,但是王忠軍剛剛才明白,改變最大的不是他們的生活,而是周圍這一群親戚對待他們的態度。

當他們一踏入家門,眾多親戚們就圍了上來噓寒問暖,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那些以往對他們只會冷言冷語的親戚們,剛剛你一言我一語地關心他們,稱讚他們。

親戚們對媽媽說,好久不見,最近過得怎麼樣,氣色好好,臉色好紅潤!

當然了,也有對他說:「忠軍啊,怎麼才一會不見,就長這麼大了!聽說你有參加學校的籃球隊,電視還有轉播比賽?打籃球很不錯耶,要繼續加油喔,不過也不能因此荒廢學業,知道嗎?」

那瞬間,王忠軍覺得寒毛直豎。

這些人,是當初那些瞧不起他們家的親戚嗎?是同一群人嗎?

之前過年,他們家完全被排擠到邊緣地帶,只要他們試圖靠近,就會有冰冷的言語及眼神告訴他們不能往前踏,可是今年,他們卻忽然成為眾人簇擁的中心,受到大家的擁戴,當中甚至還有一些討好的意謂存在。

這讓王忠軍感到極不適應與抗拒,覺得這群親戚到底做什麼?為什麼臉上的面具可以說換就換?

起先他已經覺得真是夠了,可是當吃飯時間,他跟他媽媽都被安排上主桌吃飯,甚至還有親戚夾菜給他吃時,一股難以言喻的噁心感湧上,讓他想要逃離現場。

他轉頭看向媽媽,希望從她臉上看到厭惡的表情,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媽媽竟然笑著跟大家聊天話家常,那自然而然的模樣,彷彿大家至始至終感情都那麼好,讓他感到極為訝異。

因為如此,他只能按下離開餐桌的念頭,硬著頭皮坐著,偶爾當有親戚想到什麼問題時,便簡單地回應。

當然了,那些親戚因為太不了解他,所以問的問題也非常膚淺。

「學校成績怎麼樣?」「身高多高?」「有沒有喜歡的女生?」「現在要好好讀書,先別想交女朋友。」「最喜歡什麼科目?」「英文很重要,一定要學好英文,知道嗎?」「打籃球很健康,可是籃球不可能當飯吃,還是要好好讀書喔!」

對於這些問題與忠告,王忠軍都用非常冷淡的態度回應。

他是故意的。

這是他復仇的方式。

他極度討厭這些親戚,幾乎到了恨的地步,所以他不懂為什麼媽媽不跟他一樣這麼做,反而笑臉迎人,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過了一個多小時,吃完飯之後,一切正如他想像一般,今年的紅包比往年多了很多。

幾乎每一個親戚都有包紅包給他們,而他手中的紅包數量,更是冠絕所有小孩。

手裡拿著十數袋紅包,他卻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看著其他小孩羨慕,甚至是忌妒的目光,他只覺得大人的世界好複雜,也好勢利。

不過這還沒完。

發完紅包後,大家坐在客廳看電視,有一個大人拿了遙控器,塞到他手裡,對他說:「想看什麼自己轉。」

然後他的媽媽,坐在客廳最主位的位置,每個人都圍著她。

王忠軍假裝看著電視,實際上卻是專注地偷聽大人的談話,而也因為如此,他了解到這些親戚態度驟變的原因。

「聽說妳跟翔鷹營造的董事長關係不錯?這是真的嗎?」「他們福利好不好?最近有沒有缺人?」「我兒子再過幾個月就退伍了,可不可以請妳去講個話?」「我老公的公司最近在拓展業務,妳可不可以問問看有沒有合作機會?如果可以見個面,跟楊董親自聊一下更好。」

聽到這些話語,一陣更為強烈的噁心湧上,他受不了,起身將遙控器放在椅子上,轉身走向廁所。

他覺得大人的世界好恐怖。

他不想成為那種大人。

走出廁所後,王忠軍努力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電視播放的節目上,不去理會大人的談話,就這麼靜靜地坐在一旁,散發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

其他親戚的小孩,對王忠軍充滿了好奇,畢竟現在的王忠軍,多了一個高中籃球員的身份,不過他們數次想接近,都被他冰冷的眼神給逼退。

這讓他們覺得王忠軍是個極為可怕的人,可是又讓他們更感到好奇,甚至有了一個或許打甲級聯賽的球員,就是像他一樣的念頭。

王忠軍就這麼努力地抵抗噁心的感覺,一直到吃完晚餐後,踏出門外準備回家,心裡那股由衷的厭惡感才減少了些。

坐上媽媽數個月前買的二手小車,在副駕駛座上看著窗外往後退的景色,王忠軍不禁問:「媽,妳為什麼對他們這麼好?」

「嗯?什麼?」

王忠軍說道:「之前那些親戚對我們那麼差,為什麼妳要對他們那麼好?」

媽媽轉頭深深看了王忠軍一眼,見到他臉上忿忿不平的表情,露出了一抹意謂深長的笑容。

「不然你覺得我該怎麼做呢?」媽媽反問。

王忠軍想要回答,當然是趁機報復啊!他們當初怎麼對我們,我們現在就怎麼對他們!

可是他心中卻隱隱覺得,如果真的這麼說,好像會哪裡怪怪的感覺。

媽媽感受到王忠軍心裡的困惑,伸出右手,很快地摸了他的頭。

「忠軍啊,媽媽跟你說,你一直去記住人家以前對你不好,是不是只會讓你一直覺得很生氣?」

王忠軍沒有回話。

媽媽又繼續說:「可是生氣對身體不好,媽媽只要一生氣,胸口就會很悶,很不舒服,所以我後來決定不生氣了,別人怎麼對待我們,是他們的事情,跟我們要怎麼對待他們沒關係。」

「而且你想想,如果我們用同樣的方式對他們,是不是代表我們跟他們是同樣的人?」媽媽問:「你想跟他們一樣嗎?」

王忠軍輕微地搖頭。

「是啊,他們這麼討厭,誰想跟他們一樣。」媽媽笑笑,「媽媽覺得,人活著最重要的是日子過得開開心心,如果一直想著要報復,那怎麼開心的起來?對不對?」

王忠軍還是沒有說話,才高一的他,雖然經過先前窮困的生活,心志比同年紀的人成熟許多,不過媽媽多年來由苦難磨練出來的智慧,卻是才16歲的他難以完全理解的。

—–我是分隔線—–

晚上八點,當王忠軍一家人開車返家的同時,院長李雲翔,則是與麥克回到高雄老家,跟兄弟姐妹還有父母吃完晚餐後,坐在客廳裡面吃水果、點心。

客廳內氣氛非常熱鬧,李雲翔一生奉獻給孤兒院,沒有娶妻生子,但是他的兩個哥哥跟一個妹妹,都生了至少三個小孩,不是上了大學,就是在讀高中,而現在不是在旁邊打牌,玩桌遊,就是在玩手機,已經不再是以前老想著要黏在父母旁邊的小孩了。

看到這個景象,李雲翔不禁感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一轉眼間,這些小孩也快要各自飛走了。

而在這群孩子中,麥克顯得極為突兀。

就跟王忠軍一樣,麥克坐在椅子上,盯著電視,不去理會其他人。

不過跟王忠軍不一樣的是,麥克這麼做不是因為厭惡親戚,而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融入其他人,他也想跟大家一起打撲克牌跟玩桌遊,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

這裡是一年才回兩三次的家,周圍則是一年可能只見到這麼一次的親戚,不熟悉的環境,不熟悉的氛圍,不熟悉的人,讓麥克回到以往那個害羞內向,甚至可以說是封閉的他。

而這樣的他,在抵達高雄之後,即使是親戚善意的打招呼或噓寒問暖,他都僅簡單地點點頭,避開眼神接觸。

麥克的反應,讓其他人縱使有心想要靠近他,卻也不得其門而入。

所幸李雲翔的家人在很久以前就知道麥克的個性,所以並沒有被冒犯的感覺,只是覺得如果不想個辦法,麥克一直這樣下去並不是一件好事。

李雲翔的家族,不管是父母、哥哥妹妹,或者是後生晚輩,個性都相當和善,對於他將麥克納入家中的一份子,都表示相當的支持與歡迎。

曾經,李雲翔父母對於他把心力全放在孤兒院頗有微詞,但是後來選擇尊重他的決定,甚至會主動關心他的營運狀況,在他決定收養麥克之後,更是表現出由衷的歡喜之情。

即使當面見到麥克之後,臉上顯現出震驚的表情,不過在情緒穩定之後,還是對麥克露出笑容,誠心地展開雙臂,歡迎他成為李家的一份子。

這讓李雲翔感到寬慰,做重大決定時,如果能夠得到家人的支持,心裡真的會踏實許多。

但是讓李雲翔隨後感到擔憂的,則是麥克的態度。

不管他的家人對麥克釋放出多大的善意,麥克就好像拿了一支隱形的筆,在身邊畫了一個隱形的圈,除了他之外,沒有人可以靠近。

李雲翔以為這樣的情況,在麥克加入籃球隊之後會有所改善,沒想到現在卻讓他發現,麥克還是沒變。

李雲翔現在正笑著跟爸媽還有哥哥聊天,但是心裡卻十分憂心於麥克的狀況。

如果不想個辦法,麥克別說上職場,只怕到了大學之後,交友狀況會出問題,甚至被排擠或霸凌都有可能。

一想到此,李雲翔臉色就不禁緊繃起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李雲翔妹妹今年才升高二的兒子,手裡按著遙控器,轉到了Foxy體育台。

就是那麼剛好的,正在重播光北與東台的比賽。

比賽是第二節剛開始,蔡承元投進中距離跳投,幫助東台高中把差距拉開到7分。

電視頓時傳來李育伸的聲音,「果然就跟我預測得一模一樣,東台高中的板凳球員真的是強,馬上就得分了!」

東台高中這四個字,觸動了麥克體內的開關,讓他馬上抬起頭,見到電視重播前天那一場比賽,神情立刻轉為專注,身體微微往前傾。

然後,那個同樣看著電視的高二男生,馬上發現麥克出現在螢幕上,頓時發出驚呼聲,「麥克!」

這一道驚呼,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讓大家把目光投向麥克。

而那個高二男生,指著電視問道:「麥克,那個是你!?」

麥克發現自己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害羞地立刻低下頭,輕微地發出一個嗯聲。

不過麥克發出的聲音實在太小,就跟蚊子一樣,而替麥克解圍的,是李雲翔。

李雲翔站起來,對大家說:「是麥克沒錯,他現在是光北籃球隊的球員。」

「哇靠,也太屌了吧!打甲組耶,什麼時候的事啊?」高二男生站起身,走到麥克身旁,眼神帶著大量的好奇,當然,之中也有一點點的不可思議。

麥克被他的熱情嚇到,露出害怕的表情,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於是李雲翔再次扮演解圍的角色,「麥克他讀的光北高中,去年夏天剛創籃球隊,然後一路從丙級打進甲級,很厲害的。」

聽完李雲翔解釋之後,高二男生更是露出興奮的表情,「也太強了吧!甲組超硬的耶!」

麥克見到他如此興奮的表情,心中卻出現抗拒的情緒,連忙搖頭,「沒..沒有啦,我們三場都輸。」刻意主動提出這件事,避免等一下高二男生問了戰績怎麼樣的問題,但是在他回答之後,馬上露出了大失所望的表情。

「你們對手是誰?」高二男生問。

這個問題,李雲翔就沒有辦法幫麥克,因為他根本記不起來。

高二男生瞥了電視一眼,「東台高中是有名的強隊,輸他們很正常,前兩場比賽對手是誰?」

麥克發現他擺明就是要打破沙鍋問到底,而李雲翔又沒有幫他的意思,眼睛在地上左右亂掃,吞吞吐吐地說:「榮…榮新高中,還…還有三雄家商。」

高二男生大吃一驚,「什麼!所以你們這三場比賽的對手是榮新高中、三雄家商、東台高中?」

麥克輕輕地點頭,「嗯。」

高二男生露出同情的表情,搖頭失笑,「哇靠,你們也太倒楣了吧,這三支球隊都很強耶!」

麥克又輕輕地點頭,腦中頓時回想起這三場比賽的內容,臉上露出專注之意,「超強。」

一時間,因為心裡多出的籃球,趕走麥克一部份的害羞與膽怯。

高二男生拍拍麥克的肩膀,「輸給這三支球隊也很正常啦,整個甲級聯賽,大概也只有啟南高中可以穩贏他們。」

高二男生看向電視,見到差距並沒有想像中的大,問道:「這場比數咬很緊,感覺你們打得還不錯耶,終場輸幾分?」

「5分。」麥克簡短地回答。

高二男生又嚇了一跳,「5分?只輸5分,你們去年剛創籃球隊,然後前幾天只輸東台高中5分?」

麥克微微點頭。

「這也太誇張了吧,東台高中是下半場派板凳嗎?」

麥克微微搖頭,「先發。」

「派先發,結果你們只輸他們5分?怎麼可能?」高二男生顯得難以置信。

麥克指向電視,「因為他。」

場上十個球員,高二男生根本搞不清楚麥克指的是誰,臉上寫滿疑惑,「誰啊?」

「李光耀。」

「李光耀?很強嗎?」高二男生一邊問,一邊盯著李光耀的身影。

麥克肯定地點頭,而一談到李光耀,更是讓他專注在籃球,心裡的膽怯又少了一些。

「他是我們隊上最強的,東台高中完全守不住他。」

「守不住他?有沒有那麼誇張?」高二男生半信半疑地笑道,不過也確實被麥克的話語吸引,目光放在李光耀身上。

兩人就這麼沒有距離地靠在一起看球賽,幾分鐘後,李光耀快攻灌籃,高二男生驚呼,「這個跳躍力也太誇張了吧,整個人好像要飛起來一樣,我第一次在甲級聯賽看到有人可以這樣灌籃!」

旁邊滑手機滑到膩的男生,聽到高二男生接連的驚呼聲,心中起了好奇,放下手機,也開始專注看這場球賽。

而因為這場比賽內容相當精彩,他也被深深吸引,甚至加入高二男生與麥克討論的行列。

不知不覺間,坐在麥克身邊的人,從一個變成兩個,接著又從兩個變三個,四個。

見到這個景象,李雲翔不禁鬆了一口氣,也漸漸了解到,要讓麥克打開心防的方法,其實很簡單。

就是籃球。

—–
我上一章有說過,透過最後一擊,有很多除了籃球的話想告訴大家。
而王忠軍過年遇到親戚的情況,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我覺得自己寫得誇張了,不過我相信,在現實生活中,一定會有更誇張的家庭。
這個社會太強調金錢,有許多人把金錢視為圭臬。
錢真的很重要,可是真的不會是最重要的。
我一直用蝙蝠俠:開戰時刻的一句經典台詞提醒自己:「It’s not who you are underneath; it’s what you do that defines you.」(定義你的,是你的所作所為,而不是你所擁有的東西)
中文翻譯是我自己的解讀,也是我勉勵的話。

透過文章,希望可以讓大家得到一點什麼東西,這是我寫作的信念,除了讓你們沉醉在劇情裡面之外,也同時讓你們獲得更深層的東西。

我寫作最遠大的目標是改變世界,而我的做法就是實際行動,並且將這樣的理念透過文字融入劇情之中。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