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ghzSpUYAEwtoW_002.jpg

在情人節前夕,本想寫些花花草草,甜甜蜜蜜的故仔大家開心一下,可是大清早看完紐約人贏馬刺的比賽,又如骨骾喉,不吐不快,最後還是要寫紐約人的風波。由奧克利(Charles Oakley)被趕出球場,到今日班主占士杜倫(James Dolan)核突的公關show,請來史比威爾(Latrell Sprewell)、拉利莊遜(Larry Johnson)和京治(Bernard King)等紐約人名宿傍住,證明自己仍獲紐約球迷歡心,都是欲蓋彌彰;加上積遜(Phil Jackson)與安東尼(Carmelo Anthony)的風波未解決,若說杜蘭特是cupcake,那紐約人由班主到高層,才是不肯面對現實,如駝鳥般的軟蛋。

像是預先編排好的劇本,今日紐約人在麥迪遜花園很和諧,在Melo攻入25分下,以94:90擊敗西岸強權馬刺,而Melo本身也趕過巴克利(Charles Barkley),成為NBA史上得分榜第25位。場上歡欣滿載,場外也「歌舞昇平」,經過上周三的衝突,班主杜倫料在公關獻計下,大手筆請來一班球星名宿撐場,打造團結形象。除了上面提及的三位,還有比加(Vin Baker)、堅尼獲加(Kenny Walker)和H威廉士(Herb Williams)等等,賽後還一大班的走入更衣室以示支持,Wowww,好團結的一支東岸勁旅!

c4fhjczwcaeurjl-jpg-largec4gqz_swaaawvv4

奧克利的事件,現時是各有各說,出現兩個不同版本。當時兩人坐在附近,杜倫指收到保安報告,指奧克利不受控,情緒有異樣,之後發覺奧克利已在身後,並講出「很多可怕的說話」,杜倫之後更暗示他或有酗酒問題,之後再補充一句,如奧克利解決問題,隨時歡迎他回到球場,現時禁制他入場並非永久。附近的球迷則表示,看不到奧克利有任何異樣,也沒有大聲叫囂或出手,事件引發點是忽然有保安到來要驅逐奧克利出場,結果奧才忍不住出手推撞,現時更被控行為不檢及傷人等罪。當被記者問到,會否因為驅逐奧克利一事而感到羞恥時,極為不屑地回應:「Well,我真的認為查理士才應該感到羞恥。」

賽後接受訪問,奧克利承認自己入場前有飲酒,但從沒有酗酒問題,對於今次的禁令,奧克利指自己暫時不會訴諸法律,但今周應會召開記者會,去說明一切。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兩人結下的樑子,當然不是一場比賽而起。去年是紐約人創會70周年,可是作為球會九十年代的icon,與伊榮(Patrick Ewing)齊名的領軍人物,奧克利從未得到應有對待,在杜倫有意無意的安排下,多項活動都沒有邀請「董事長」參加,至於不少名宿獲邀入場睇波,奧克利則是自己買飛。兩人關係一直都不佳,「不識好歹」的奧克利多次批評球隊,斥責他們胡亂簽人,也指球隊行政混亂,矛頭更一直指向杜倫,就是「太多口」了,令杜倫憎他憎得要死。

事後我反覆看過當時的影片,大量twitter及美國傳媒,就連唯恐天下不亂的《New York Daily》也仔細研究,當然,一切還是以《New York Times》作準。簡單來說,奧克利本就與杜倫不妥,而杜倫則讓保安以看管疑犯的態度場去對待奧克利,結果是成功惹起其怒火;而奧克利控制不好自己的脾氣,當然也不抵幫。

https://www.nytimes.com/2017/02/09/sports/basketball/charles-oakley-james-dolan-knicks.html?rref=collection%2Fsectioncollection%2Fbasketball

奧克利不是那種行出來深得人尊敬的球星,他飲酒,暴躁,試過在拉斯維加斯一酒店內與保安發生衝突,原因是到了關門時間仍不肯離去,結果被五名保安制服,並引致手腕及多處地方受傷。這件事在麥迪遜衝突後,被多間傳媒重新提起,身高6呎8吋,體重245磅,行出來令人望而生畏,在生涯時期就以敢作敢為見稱,「講手」從不手軟,試過在季前賽就郁手打巴克利(Charles Barkely),也是當年在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身邊的護法。被交易到紐約人後,他與伊榮及美臣(Anthony Mason)組成紐約人鐵三角,是當時熱血籃球的標誌,可說是最能繼承「壞孩子」活塞隊的球員。

patrick-ewing-charles-oakley-and-anthony-mason.jpg

形象不好,有動粗前科,可是今次奧克利卻獲多數人的支持。高呼Free Oakley的不是甚麼奀星,包括LBJ及D.Wade在內,都在ig上載奧克利的相片以示支持,而LBJ更形容奧為傳奇(Legend)。當年與其爭鬥不休的溜馬射手米拿(Reggie Miller),沒有直接維護奧克利,但就直指紐約人處理有問題,將令所有球員不欲加盟,「有誰會想為一支班主冷待名宿,總裁在球星背後出招的球隊效力?」還有網路上鋪天蓋地的支持聲音,都令杜倫不得不作出回應。結果今日擊敗馬刺的比賽,就見到一堆「名宿」撐場,包括自2004年後從未現身的史比維爾,他們為何而來?顯而易見吧。

擺在紐約人面前的問題多不勝數,曾幾何時,主場球迷都以自家球員為傲,但來到今日,不知是厭倦了不斷的人事爭鬥,還是對23勝33負的紐約人死心,主場的噓聲也越來越多。事件發生之後,54歲的奧克利向紐約的fans致歉。”I feel sorry for the fans.”



我想,今日簇擁在杜倫身旁的球星們才真正應該感到抱歉,因為他們正以自身名望押注,支持這個混帳班主;看住杜倫意氣風發地看住史比維爾登上場館上方的大電視,兩人勾肩搭背,接受球迷歡呼,我只感到可恥和噁心。米拿的一番話,正正說出問題所在,而球迷看來被他更清楚,只要有錢,哪怕買不到球星?買不到支持者?

無論誰是誰非,我看不到杜倫有何方法解決球隊問題,只是着眼以公關show來作遮醜布,證明自己仍很得球星名宿的歡心。昔日的「籃球麥加」早淪為無主之城,回看那些年與列強爭霸的紐約人,今日隊魂何在?

miller

02oakleyweb5-superjumbo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